2014年3月19日 星期三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向豬學習》


以前,我在外島「金門」服役;當時,部隊裡有一位「充員兵」,大字不會寫,自己的名字,三個字,只聽過而沒寫好過。很奇怪呢!不是「九年國教」了嗎?怎麼不會寫字呢?自己的名字,還得同袍代為更正筆劃。部隊早晚點名時,這位「天兵」不是搶答,就是忘了自己是誰!真是人間不可思議。

但是,那個時代,部隊裡三教九流,散兵游勇,聚在一起;「不識字」的老兵也有;也就是「文盲」。那是時代問題,更是人權問題!「不識字」或教育程度低,有求於人,在團體中,就會受到歧視、被排斥和被霸凌。

「知識就是力量!」,其實是「精神的感召」;知書達禮,可以幫助教育程度的弱者;這也是「正義感」。教育程度低,有些人,是因為人生的無奈,出身和成長條件的不允許。以前,我的祖父母,就很鼓勵子孫多讀書求知,常勸讀書不認真的孫子,不要成為「盲牛」。

當然,老人家多慮了;但是,我也因此在人生途中,常關心教育程度的弱者,提供我能力上的舉手之勞;也因此廣結善緣,成為人生中的好友。世道人心,都是學問;有些能力來自知識的學習;有些來自經驗的傳承。

當年軍旅生活中的那位「天兵」,在二十歲入伍服役時,已經有三位子女了,妻子也不識大字幾個;「天兵」說得很謙虛,妻子會寫自己的「姓名」。我在聽過他「做人」的豐功偉績後;問他如何「性啟蒙」的?而且很會「做人」?!

在「戒嚴時期」,當年學校的「性教育」和「共匪」,並列為「禁區」;而且「天兵」還「棄學」。所以,生命傳承之「大學」,並非學校不可;人間世道都有學問,有「示範」在前,肯學就會;尤其做「愛作」的事。人之初,「性」本善!

那位「天兵」,靦腆地回答我:"報告「張排」,向家裡的「公豬」學來的!"。喔!說的也是!「天兵」「棄學」,是為了分擔父母的養豬家業,終日照顧「豬家族」;豬的一舉一動,包括生「豬寶寶」的「生命之學」;他都得到了啟蒙。就是「那樣子」的「樣子」;他們夫妻,就一個又一個地,鬧出「人命」了。

如今,當年的這位「天兵」,已經兒孫成隊了!養豬家業,也一代傳一代;豬群也壯大了。當今,政府的政策不當,物價狂漲;其中,豬肉的價格更是暴漲;養殖成本也增加了。我想到了,這位對我很一向尊敬感念的「天兵」弟兄,是賺是賠呢?經營所需的專業知識,畢竟不是「性知識」。還好吧?!「兒孫自有兒孫福」;他的子女,都已受過中高等的教育了;經營的問題,就放手給下一代吧!

豬,是「家」字的「豕」部,是家的財產構成;自古為生民之大計,與人類共同存在互惠,有久遠的歷史了。「豬」的一切問題,也是人類的生計大事;「豬家族」,更是人類偉大的啟蒙大師。國家和政府,不想讓人民知道的「黑心秘密」;「豬家族」會知無「不」言地「作示範」,報你知!豬,平等待人,不虛偽;有關生計大事,問「大官」,不如問「豬公」!難怪,人民恭養「神豬」!

《圖片來源:Wikipedia》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族法懲逆」與「公民公義」》

一件由資深媒體人「蔻姐」揭發的,涉及親子血緣真偽與改姓歸宗的「選舉利益算計」與「不倫性聞」的事件,引起在台灣的「中國遺民族群」的政客、媒體與「蔻姐」的恩怨情仇,喧騰多日。 在本事件之前,另有電子晶片代工業的資深大老「曹董」,捐資培訓「黑熊勇士」,教練槍法以備「抗中保台」之需,也引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