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纪 -《末日傷痕》


暴力,是不對的!行使暴力者,被譴責為暴徒。國家的形成基礎,有暴力的本質;只是暴力應該是被動行使的,用於退敵。人民是政權的敵人嗎?

只是,國家的暴力是《工具性》的,而不是《目的性》的。正常的民主國家,對於國家的制式武力,有嚴格的法律規範和約束;就是要防止制式武力失控而成為非法暴力。

在民主制度不正常的或不健全的國家,制式武力常會淪為掌權者的《專政》工具,用於對付異己和壓制不配合治理的人民;將內部的異議反對視為外患。

若司法和媒體,也被掌權者操控,則《專政工具》,包括謊言,更是威力無比。通常,國家暴力的事證昭彰,但是在掌權者的心中和中,好像國家行使暴力,就像《拍蚊子》。這是輕賤人的尊嚴和價值。

問題是,《拍蚊子》就可能會置蚊子於死地,所以人民相對於國家暴力的絕對和無情,不死也傷;這已顯示國家和政府的沉淪,視人民為該死的《外敵》。

掌權者,行使國家暴力不分輕重或失控,就是意圖濫權而嗜虐,必然是犯了《反人類罪》;日後也必然遭到刑責控訴;或不在人世了,也將成為歷史控訴的對象,身後也不得安寧了;留下惡名昭彰。

權力,可以為善,更會為惡;但是用於濫殺和暴打人民;其實是以暴力打掉了國家和政府存在的正當性;也説明了掌權者的説理溝通是無能的,只剩下暴力的本質。

權力末日的分水嶺,是由國家暴力打出來的。執政而濫用國家暴力,即使可能以巧言掩蓋一時;歷史却絕對不會放過清算的!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