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3月3日 星期一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「粗」體驗》


記得,台灣人民「初」體驗民選總統時,中國很緊張,竟然隔海也想要對台灣「粗」體驗;於是向台灣南北的高雄和基隆兩大國際商港的近緣海域發射「M族」飛彈。

那一年的三月,我先回台灣「初體驗」作為總統的頭家。只是,前一年台灣的股市「加權股價指數」,承受到此一「系統風險」,已領先重挫狂跌到4,474.32點。表面上,很多「大腕」、「大款」和「Bumbler散户」憂心忡忡,能拋股套現,無不鞠躬盡瘁。

以前,常聽說,「勇敢的台灣人!」,「蝦米」都不怕!我發現,確實如此!台灣人愛賺錢,只要「不虧自己的本」;虧別人的錢和虧政府的錢,都怕,投資法人機構該勇敢地停損時,就認賠殺出持股部位。所以,「共同基金」的操作績效,長期以來都慘不忍睹;一般的投資人購買「國內基金」,如同割肉餵虎。

當然,也常聽說,「聰明的台灣人」;為自己身家性命避險的功力一流;套利功夫更好。因此,男人有外遇,也有避險功能。那一年,有一些市場上的企業客户找我諮詢專業時,茶餘飯後談到政經前景;有說有笑;完全看出「國難當前」的恐慌。反而,想要證明「危機就是轉機!」。

過去,中國迷信「槍桿子出政權」,重粗不重細,所以常被看出「做作」,而被當成笑談。「統戰」,被為愚笨的狡滑者的「桶戰」,也就是「集笨蛋於一桶!」。中國頻繁地「飛彈軍演」和「文攻武嚇」時,有企業主告訴我,他已經請往來的外資銀行備妥「銀彈」,準備反攻了。而且,股匯市那陣子的雙跌,他們都有避險套利,收穫可觀;正在等待逢低進場的「D Day」。

談笑中,我們還研判,中國射飛彈軍演的落點誤差範圍有多大。那些日子,大家吸收了不少「導彈原理」的專業知識;算是精神與物質俱補。當時,我在高雄有客户說:他和友人參加了「海釣」活動,其實是想出海去看「導彈落海」的水花。真是人間可思議!中國,恐怕始料未及;應該有學到「反市場操作」的「台灣意識」了。

在台北,一天上午我在「敦化南路」的人行道上,正走向「遠企大樓」訪客;行道樹下突然閃出一組新聞攝影採訪人馬。清純的女記者看我「孤男一枚」,立即遞上「迷峰」問我:"這位大哥,請問:您知道飛彈要打過來了嗎?您有做好準備了嗎? ";攝影機就在一旁,已經對著我「全身射擊」,女記者說:"請看鏡頭!"。

大哉問!我轉向鏡頭說:"沒有耶... !好嚇人喔!怎麼辦呢... ?!!!"。可愛的女記者善意地提醒我:"會打戰嗎?"。退伍多年了,竟然有「老百姓」問我這個軍事專業問題。我說:"不會耶!我愛好和平耶,從小就不會打戰耶!"。她,... 竟然噗嗤地笑出來了;"小姐,國難當前,不能笑!現在是新聞採訪,... 我們都要表現「懷憂喪志」的恐慌樣子!貴台的新聞節目,我聽說中國必定收看,耶... !";換我提醒「美眉」。

後來,我認真地回答說:"台灣,絕能停止總統大選,更要堅定地捍衛自由,深化民主;展現文明,以回應中國的野蠻粗暴。這也是照向中國人民的燈塔;至少,我個人不會向槍炮的恐嚇低頭;台灣人民長久以來,視颳風和地震來襲,為生活中的經驗,飛彈又何足畏懼! "。

以上「粗體驗」的「攔路新聞」採訪,必然上不了當天的新聞編輯清單。記得,那個電視台在中國射飛彈軍演期間,強打台灣舉國驚恐的新聞,股市狂跌!央行守不守得住匯率防線???... ,「AIT」門前人群大排長龍;美國海軍「尼米兹」航母前來「撤僑」,... 。

美國政治經濟學者「福山」(Francis Fukuyama) ,在上世紀1992年,提出「《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》(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)」觀點;以為自由民主的價值已經成為人類和世界各國的終極信仰。然而,現實的世界,却是以大國為主,瓜分利益範圍的時代。以和平談判解決國際爭端,不干預別國民主實踐的原則,可以看出大國追求和平互惠的自信心;然而,却事與願違。

大國崛起,民族復興,都只是迷信權力者的謊言。中國對台海實施飛彈軍演的文攻武嚇,未來仍有可能捲土重。尤其,「甲午年」俄羅斯對烏克蘭實施軍演,立即入侵強佔「克里米亞」半島,這是歐洲的第一場區域危機。

其實,這都證明了,自由民主,始終不乏敵人!何況,迷信權力和暴力的「法西斯」信徒,會在每個地區存在,等待專制幽靈的召喚。獨裁者的真實心態,總是想找個擂台表演拳頭硬度,給弱勢者「粗體驗」。

《圖片來源:www.ibtimes.co.uk

精選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大佛手與小愛玉」》

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;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,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。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?雲聚遠天,風起雲湧,真壯觀!但是,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。換言之,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,氣溫會急降;今夜起,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。 晴朗的天空下,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