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3月9日 星期日

法哲學筆記 -《國家、法律與正義》


國家、法律與正義,有絕對、比較和相對的三項價值落差。

國家,相對於人民,要求人民絕對的歸屬;「國籍」是證明之一。法律,涉及「權利」與「義務」之界定和「罪之認定」,有「原告」和「被告」的訴訟對抗。正義,作為人間的高尚價值,有「不正義」的「被質疑」。

世人,有所期望於世界的,究竟是什麼?是「正義」嗎?那麼,這項期望,最後必然落空!換言之,「人間不義」;只能「無語問蒼天」!

人間,不是仍有國家和法律嗎?難道,正義無從彰顯?確是如此!

國家以絕對的位階至上,遇到「以國家之名義」而不法;誰來反制?司法官,本身就是國家的護法;不是「正義之神」;國家犯法,司法官敢向老天借膽,控告國家的代表,為「不法政府」嗎?

當國家的作為,形同「黑道」,司法坐視,不就是「黑道護法」嗎?司法官,可以在起訴書和判決書上,洋洋灑灑,引據事證和法律條文;同樣地「黑道護法」,「口誅筆伐」不也是如此嗎?「正義」,當然不在人間世上!

法律,「重判」或「輕判」,本來就只是「表象」而已;司法官,心中究竟有無看透案件的「本質」,才是關鍵。「聲押」,涉及「關與不關」;仍未及「有罪」或「無罪」;司法官,在抗辯過程中,各有考量;依然是停留在「表象」而已。

與其問「人間正義」何在?不如自問:"「我」是誰?「我」在國家和法律的價值順序中,「位置」何在?"。刑不及國家政府、不上達官顯貴和豪門巨室;「我」還能信任「正義」會實現嗎?改姓氏、換血統、變身分,多少是弱者無奈中的選項?!最好,沒有「下輩子」!

對「法之正義」,我另有相關文章《窮人想像的歸宿?》,在此聯結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族法懲逆」與「公民公義」》

一件由資深媒體人「蔻姐」揭發的,涉及親子血緣真偽與改姓歸宗的「選舉利益算計」與「不倫性聞」的事件,引起在台灣的「中國遺民族群」的政客、媒體與「蔻姐」的恩怨情仇,喧騰多日。 在本事件之前,另有電子晶片代工業的資深大老「曹董」,捐資培訓「黑熊勇士」,教練槍法以備「抗中保台」之需,也引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