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3月30日 星期日

哲學人生筆記- 《協議真偉大?》


東歐《烏克蘭》的前總統,因為拒絕與《歐盟》簽署《聯結協議》而想要傾向《俄羅斯》,激怒了讚成該協識的人民,也激起了抗爭和政變。總統發現形勢不妙,只好摸黑落跑,也引來東鄰強權《俄羅斯》出兵侵略,併吞《克里米亜》半島。

一份經濟聯結協議,有這麽嚴重嗎?其實,國家之間的協議,涉及現實的權力和利益的歸屬;人民,不論讚成或反對,都是情感上的認同或失落。

就像宗教信仰,若由國家力量的介入和干涉,必然引來人民對宗教迫害的反抗,甚至殉教,而成為教史上的聖徒。

歷史前例,可為殷鑑!歐洲大陸在西元1555年《奧格斯堡宗教和平條約》確立了:"統治者的宗教是人民的宗教"(cuius region eius religio)的《國教》原則;統治一地,就可決定當地人民的宗教。這是中世紀的反動統治,剝奪了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。

其後,歐洲有些國家和《諸候公國》內的人民,為了逃避宗教迫害而移民外地;美國的獨立建國,是由許多避免受迫害和追求信仰自由的移民建立的;可以説,歷史的發展,有些誤打誤撞的故事。

宗教的不同,在許多國家,至今仍是內部分裂和內戰的原因。所以,國王也好,皇帝或總統也好,要先放下自身的偏好和信仰,以免加深人民的對立和緊張。

《烏克蘭》,因為總統以個人的族裔背景和認同傾向,而專橫決斷,否決了一方,以討好另一方;終於招致政變和各方的強權霸凌和介入,國不成國。

因此,在現代國際關係中,權力和利益的歸屬,甚至成為地區緊張的關鍵。一國,內有認同分歧,外有强權覬覦,唯有以民意取代領導者個人的偏好專斷,才能免於更大的傷害。

涉及權力和利益的國家大事,說不清楚,也講不明白;只有"一定要過"的專橫;是什麼協議,有這麽偉大嗎?就是權力和利益,是嗎?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族法懲逆」與「公民公義」》

一件由資深媒體人「蔻姐」揭發的,涉及親子血緣真偽與改姓歸宗的「選舉利益算計」與「不倫性聞」的事件,引起在台灣的「中國遺民族群」的政客、媒體與「蔻姐」的恩怨情仇,喧騰多日。 在本事件之前,另有電子晶片代工業的資深大老「曹董」,捐資培訓「黑熊勇士」,教練槍法以備「抗中保台」之需,也引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