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3月5日 星期三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因愛生恨?!》


「狂愛繼以狂悲!」;多年以來,我分析一些「精神醫學」的個案,作為「法哲學」論述的參考。從中探索,人性在不同情境中的變異傾向。愛與恨,只是人性許多不同情感表現中的一部份。

在美學的領域中,「主體」和「客體」的區分很重要。美,作為一種形式和本質的主體存在;世間的感受,很直接地停在「形式美」,而較缺乏探索「本質美」。運動的表現,呈現的是「力與美」;因力而美,形式多樣,本質各異;觀賞者各以主觀的認知,各取所需。

歷史上,不乏歌頌「暴力之美」的「軍國主義」,耀武揚威以展現自我的支配意志;甚至於,推到極至的「大屠殺」,而以變態為美。「性學」領域中,有SM的「虐待」與「被虐」角色,而各取愉悅;權力場域中,也有絕對支配的愉悅追求,「強權就是真理!」。

「戀愛情境」,正是「性與權力」的合成,就是「獨佔」;這是對「戀」與「愛」的極大誤解。「戀」是理解;「愛」是自由;這是我的哲學理念。

因此,世事不平靜,除了「天災」;「人禍」是主要原因。人的意志,如果來自內在「自卑」,表現在外的是「自傲」;因為缺乏「自信」,所以拒絕「分享」;不僅自己「封閉」,也不能接受自己矚意的客體有「選擇」的可能。這種「專斷」,是人格的表現,却是追求「獨裁專制」權力的基礎。

近代歷史上,有名的獨裁專制者,都有這種人格;他/她們的有共同的特徵:眼神飄浮,在意小指,走路晃頭晃腦,很難專心;深怕權力旁落或被侵蝕。權力,就是極至之戀,不能忍受戀之對象移動,必須掌控。可怕吧!?世界上,「玉石俱焚」的戀人所在多有;但是只要是有悲劇的可能,就必須警惕。若是涉及大規模的危害,世人就得預防;「大野狼」都是來自「小野狼」。

近期,「烏克蘭」面臨「俄羅斯」的戰爭威脅;讓我想到偉大人物的可貴。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期,「東歐之春」讓許多「共產國家」走向民主化的道路;其中「德國統一」和「蘇聯解體」最受矚目。

當時,我正在德國求學,歐洲各國的政府和人民普遍地憂慮,「蘇聯」內部的強硬派「國家主義」者,必定難以容忍,而會採用武力鎮壓。況且,在1989年6月4日,中國政府已先在「北京天安門廣場」示範,以軍隊武力鎮壓和屠殺集會請願的人民了。

我記得,當時的「蘇共」總書記「葛巴契夫」先生,對於「德國統一」的可能,表達了高貴的文明風度。他認為,此後有關德國前途的政治決策中心在「波恩」和「柏林」;也就是由德國人民自己決定。此一表態,加速了歐洲地緣政治版圖的重組。「葛巴契夫」取得偉大的歷史地位,幾年後,也受頒「諾貝爾和平獎」。

當前的「俄羅斯」總統「普廷」,那時是「蘇聯國安局」(KGB)派駐「東德」(DDR)的「特務」;歷史浪潮和機緣,讓他順利地站上「俄羅斯」的權力高點。甲午年春天,「俄羅斯」的最愛「烏克蘭」有「脫俄入歐」的傾向;被「俄羅斯」視同情感背叛,又無自信留住「烏克蘭」;挫折感生出悲恨,於是等而下之地展現野蠻的手段,揮軍侵略最愛。

愚笨者,認為表達愛意的方法,竟然不是文明的教養風度,而是「暴力之美」;愧為大國!其實,我欣賞俄羅斯的文化,遼闊的大地,文學、音樂、繪畫和哲學,許多年來都是我難以忘情的精神感召。可惜「俄羅斯」偉大的文哲「托爾斯泰」的世界文學名著「戰爭與和平」的人道關懷,也被肌肉猛男「普廷」,因愛生恨而辜負了。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族法懲逆」與「公民公義」》

一件由資深媒體人「蔻姐」揭發的,涉及親子血緣真偽與改姓歸宗的「選舉利益算計」與「不倫性聞」的事件,引起在台灣的「中國遺民族群」的政客、媒體與「蔻姐」的恩怨情仇,喧騰多日。 在本事件之前,另有電子晶片代工業的資深大老「曹董」,捐資培訓「黑熊勇士」,教練槍法以備「抗中保台」之需,也引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