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5月11日 星期日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鳥人鳥語》


鳥巢和其中的蛋鳥,以及鶵仔,我都曾在自家的《雜樹林》中,觸手可及的近距離範圍內拍攝過相片;甚至鳥家族的飛行訓練課程,我也在旁觀看欣賞過。
鳥語,我未曾學過;如果有心學習,應該很像學習另一種没有文字的外語。

人類的語言繁多,始於進化過程中的相互溝通和警告的需求。然後,就像物種一樣,也陸續地走上退化或被滅絕。鳥語,應該也是如此的下場。

鳥類,是否和人類有血緣的關係?在物種進化過程中,可能在那一個轉折點上,互道珍重再見了,而成為不同的物種。

不懂外語,被形容為《鴨子聽雷》;溝通不良,被形容為《雞同鴨講》。雞鴨都是禽類,也是鳥類同胞;可見雞和鴨,都和人類各民族一様,有自己的語言;只是彼此不通而已;所以才要努力地學習各種異國文化的外語。

我愈來愈相信,人類和鳥類曾經是遠親;大部份的鳥類會振翅飛翔,人類也嚮往飛翔,只是改搭飛機一償宿願。鳥類以兩隻脚站立和行走,人類,不也是如此?

説到底,就是其實你不懂我的心!但是人和鳥,却彼此彼此!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族法懲逆」與「公民公義」》

一件由資深媒體人「蔻姐」揭發的,涉及親子血緣真偽與改姓歸宗的「選舉利益算計」與「不倫性聞」的事件,引起在台灣的「中國遺民族群」的政客、媒體與「蔻姐」的恩怨情仇,喧騰多日。 在本事件之前,另有電子晶片代工業的資深大老「曹董」,捐資培訓「黑熊勇士」,教練槍法以備「抗中保台」之需,也引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