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完糧納稅」記事》



「甲午年」,農大四月,「節氣」,有「立夏」和「小滿」;朝廷,有「完糧」和「納稅」的規律。皇上,登基多年;「節氣」年年有;「完糧」和「納稅」卻似「老王過年」,一年不如一年。

朝廷食之者眾,開銷繁重,入不敷出;本朝「以農為本」,卻「重商輕農」;富商大賈想割地,朝廷和地方命官,無不立即照割交付。當然是「割農餵商」;孰知,奸商狡兔,朝廷既徵不足糧,也課不到稅。

反正,「屋漏最怕連夜雨;荒年懼聞稅吏網」。皇上,身在深宮,不知民間疾苦,始終以為四海昇平;天下若有不靖,乃是窮山惡水出刁民,以作亂為樂。

稅吏,坊間以「水銀」稱之;蓋無孔不入也;皇上,亦有耳聞,甚喜;下諭,嘉獎有功「水銀」。殊不知,「水銀」非無孔不入也;乃是遇富商大賈則不入;逢升斗小民必入之。

草民,遇小兒哭鬧不休;乃以「水銀」嚇之,方止。人間,不公不義在於「濟強扶盛」的惡政;小民完糧納稅為先,以餵養一大票「不勞分利」的朝廷大小奴才;心有不甘而積怨日深。

「水銀」官,曉之以理,諭民曰:"天生萬物以養民!完糧納稅,乃民之首義,以養「天子」;此乃天理。誰曰不宜乎?蓋普天之下;諸國皆如是;我「聖朝」之稅賦糧課已公允矣!朝廷開銷,無一不從公。

況,吾「聖國」,近年向「美利堅帝國」購入「阿伯奇雞」,以饗我「皇軍」,所費不貲;吾皇,亦有口難言;貴則貴矣!盼我「聖朝」眾民,心甘情願,以完糧納稅為榮;無人可免;我朝「聖皇」,亦須繳稅,況汝等草民乎?"。

皇上繳稅?上繳皇糧?可有誤謬乎?皇上,耳聞震怒,諭查察上奏;何人,如此大膽?

「水銀」官之「大奴才」,怒責小吏多言,知罪扛罪。

「水銀」小吏「俞聞」,怯怯上呈「豆芽文」稅單:"奴才,查字典方知,此稅單,乃「美利堅帝國」之「愛爾死」(IRS, Internal Revenue Service)轉來;以「吾皇」持有「美帝」之「皮耳」(PR)多年,水遠有效!故稅單乃至,無誤!"。

「大奴才」公公,面色慘白:"「俞聞」,汝扛下罪責吧!除非,汝亦有「美帝」之「皮耳」(PR) ?有乎?"。「大小奴才」相視莞爾,...;坊間草民,皆懂的,... ; 原來,「美帝」之「皮耳」(PR),如影隨形,永遠有效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