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5月31日 星期六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K世界》


「K」,是「千」的單位代號;表述可以衡量的距離、重量和數量。當初,「K」被引介到「漢文語境」,作為外來語符號時,僅限於科學、工程知交通的計量單位;有客觀準確的「縮語」意義。

社會的時代精神,向下沉
的趨向,最先表現在語言的被濫用和越界。人類歷史上,有些社會,語言表現出暴力和惡質;隨後將呈現集體的專制壓迫;德國的「納粹語言」,中國的「文革語言」和台灣的「反共語言」。

那個時代的語言,充斥著「反對」、「去除」、「解放」、「打倒」、「消滅」等動作意志。在使用這些惡質語言時,必然是先有謊言欺騙的劇本;配合文宣機器喉舌的動員。社會的溝通,存猜疑的氣氛,而少了溫馨、真誠、敦厚的氣質。

當然,語言的使用惡質之後,似乎社會上的朗朗上口者,大都心甘情願地相信,以為自己是在捍衛國家和消滅各路的敵人。既然如此,必然有人被迫害了,成了時代的受難者;社會上潛藏對立、歷史傷痕,文化粗俗,再也不容易復元了。

近年,「K」字被濫用和越界;成為能力和幸福的測量單位;重在表述價格,卻否定了價值和成就。似乎,社會大眾以「K」的多寡來代表意義。「無價」的自我肯定和幸福,也要被「K」來「K」去評比高下;談情說愛也要以「K」的多少,來決定可能危在旦夕或或許長相依偎。

「K」太少,有人被「K」;「K」太多,有人可以去「K」人;「大成就」和「小確幸」,竟然無關生命的意義,而是「K」的多寡。難怪受不了「K」來「K」去;有些人會想「K他命」。官吏「K」自肥;小民「K」油水;如此下去,這注定是沒有希望的時代。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族法懲逆」與「公民公義」》

一件由資深媒體人「蔻姐」揭發的,涉及親子血緣真偽與改姓歸宗的「選舉利益算計」與「不倫性聞」的事件,引起在台灣的「中國遺民族群」的政客、媒體與「蔻姐」的恩怨情仇,喧騰多日。 在本事件之前,另有電子晶片代工業的資深大老「曹董」,捐資培訓「黑熊勇士」,教練槍法以備「抗中保台」之需,也引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