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6月25日 星期三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庇蔭》


炎炎夏日,太陽不留情地燒烤蒼生大地。

躲「祂」、避「祂」,畏「衪」為不受歡迎的「太陽神」。說「蒼天」不仁慈,太偏見了吧!其實,沒有「衪」,不僅没有生命,萬古如長夜。

那麼,需要「祂」,又不怕「祂」,該如何辦到?找庇蔭就是了!

這也是為何祖上有庇蔭,子孫非富即貴;尤其,還能位居權貴要津,那就太好了。凡事,禍福相倚;庇蔭必須來得正大光明;否則,承受庇蔭的後人,就失去了享受正當性;所作所為都得説请楚,講明白。

始終依賴庇蔭,也不是辦法;怕太陽,就不可能當農夫;庇蔭之下坐慣了,就不堪體勞,當然更不可能當勞工。如此,疏離大地和勞動大眾,就可能五穀不分,四肢不勤。

沒關係,不是説了,有庇蔭可用嗎? 世界的道理,就是有關係,就沒關係。離開樹下,有保鏢抬轎;轎外,有人搖扇送風;交通警察,以為是嫁娶大喜,不僅違規免開單,還幫忙開道。這就是人間的勢利!

不夠嗎?當然不夠!別只看有人坐轎;後面還跟了一條「人龍」;都是等著抬轎分享恩賜的「小二」。這就是眾生的餓相!

我佛慈悲!天地不仁,蒼生為「走狗」!

精選文章

法哲學筆記 - 《「黑熊 vs. 白旗」》

浮世多啓示,中國政府執行的「清零防控」突然封區或封城,人民苦矣!俄國政府的「捉兵出戰」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。稍前時候,台灣有「黑熊民兵」和「拒絕白旗」的保國抗敵宣導。這個世界,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,似乎和平已離去矣! 俺認為,和平是偽題,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。旁觀浮世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