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公嬤房事」記事》


「住者有其屋」,每隻蝸牛應該有殼!最好,像蝸牛父母生孩子,生來帶來,否則,父母甘為孺子牛,為「仔蝸牛」置殼。

無殼蝸牛,生活大不易!「天龍王朝」的皇上,注意到這個嚴重的問題了!「天九六年」,京城有「孺生」造反;理由之一,是「買殼」無力;「租殼」,也勉強。主要是「孺生」,平常喜愛「打哈拉」、「把馬子」,「粘杏子」;「生活費」,被「上網費」吃下大半。

「孺生」,學而無以致用;失業,是朝廷的事;「打哈拉」,是自個兒愛做的事。「孺生」,「無殼」,朝廷也無可奈何!反正「皇上」的皇宮大內,大到可以養犬放羊。「孺生」,於是借題抒發不滿,到「官署衙門」,去「路過」又「佔領」,免費「通行」兼「暫住」;不亦樂乎,一時甚潮。

「孺生」,在皇權威嚇下,能逞一時造反之快,人生不留白了。「皇上」,震怒又驚恐,坐享江山,却元氣大傷,「王小二過年」,算日子就好。乃動用「御林警」,像搬瓷器一樣地,「小心謹慎地」,又「輕輕地」將「國之棟材」的「孺生」,「大批地」像大內廢品,給清理出去了。

大奴才「宰輔」,說得極是!反正,渠等「孺生」乃失敗一族,只會將失敗怪罪「別人」!"可在指桑罵槐,怪朕乎? 唯天下尚幾人不駡朕?罷了!棄之,即是了!"。

「皇上」,回過頭,百思不得其解:"朕,即位後,夙夜憂勤,即已硃批,各地方官府暨官吏,得大肆徵用民地,酌洽商賈,以興辦房舍;迄今多年,當已有成而普天之下,「住者有其屋」矣;渠等不肖「逆子」,平日荒疏聖人之學,致一事無成,豈可「無殼」可居,而怪之于朕乎!萬方有罪,罪在朕躬,非也!"。

「皇上」,「忠厚難明」,確有「不察」;凡天下有事,只知其一,而不知其二。蓋天下之房舍,掠地於民,已深植民怨在先,又多淪為官吏大爺與商賈大享之囊中物,渠等官商居間操控,拉抬房價,剝削「無力農户」,與「無殼蝸牛」,以中飽私囊,交相貪污養情婦。有壓迫即有反抗,天下,豈能不亂。

唯「亂世出英雄,炒房多人杰」;朝廷內外貪官與奸商合謀,許多「阿公」,年輕時無大志,老來房事旺,身價暴漲;許多「阿嬤」,年輕時不滿意夫君;俟老伴撒手之後,竟然滿手的銀子;人生向晚嚐到甜頭,方知房事惠我良多,不賺,白不賺。

坊間「房仲弟弟」,紛紛地,替天下多金多銀的「師奶阿嬤」炒房事,竟不約而同地「作文造市」,廣發傳單:"小弟,○○○,冒昧打擾,蓋有「阿嬤」已患「腫瘤末期」,來日恐無多,因於心不忍,膝下子女,年幼而「無殼」可居,恐日後流落街頭,誤
王法,佔領有司官署,故亟詢「尊府」可有「陽宅」可售,以供「置殼」,盡釋心頭懸念,死而後已!至盼「府君」割愛,愛屋及烏!"。

草民書生,自嘆,「不才明主棄」,四方遊走歸來,驚見王朝末年怪事多;竟有此等「末法造市」之「會考作文」可賞;然自愧於己,無公嬤之奇緣房事。幸已有殼可安居,遮風避雨,酒足飯飽,幸甚。隱於大市;能知天下事於一二,足矣!唯知,「荒唐文」出自「諸法無為」之時代,乃「末代」矣!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