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6月28日 星期六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窗外訪客》


寂静的陽光清晨,我駐足在書房,在閱讀時,眼角閃過飛來的影子。啊!一隻《白頭翁》幼鳥,羽翼未豐;正在學飛。

也許,幼鳥胆小而不敢或不會振翅飛行,於是幾乎是在不同的樹梢之間跳著飛。

生命是如此開始的!一生二熟,有怕,也有不怕;也許没有危機的辨識能力,不知道坐在窗內書桌前的我,已經為它烙下了《初起步》紀實。

我對自己的人生《初起步》,是毫無印象的;如何先爬後站,跌跌撞撞,一步又一步地站稳了,再逐漸地走走停停;就這樣成長為幼童,兒童,少年青年到過了中年,然後人生初老;我完全沒有印象了。還好,我设有誤以為自己出生就會走會跑。

在人生初起步,護著我,鼓勵我,學爬學走的祖父母和雙親,如今皆已作古多年了。人生有記憶的起點,大概始於啟蒙的無知半解;如果晚年不失憶,大概記憶也會衰退。

人生的幸福,困惑或痛苦,是決定於記憶的。記憶所及的人生才有意義;人生要珍惜身體所能提供的記憶能力;酸甜苦澀都是記憶的作用。

《放下》,是什麼意思呢?有些烙印就是忘不了,總是在有些時候就浮現影子;又有些經驗,事過境遷,好像不曾發生過,更何況記憶。

人是為著記憶而活的!隨著生命的過往和前進;多多少少地記下來了,又多多少少地流失了。只是留下來的是什麼?最好是幸福的人生。

精選文章

法哲學筆記 - 《「黑熊 vs. 白旗」》

浮世多啓示,中國政府執行的「清零防控」突然封區或封城,人民苦矣!俄國政府的「捉兵出戰」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。稍前時候,台灣有「黑熊民兵」和「拒絕白旗」的保國抗敵宣導。這個世界,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,似乎和平已離去矣! 俺認為,和平是偽題,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。旁觀浮世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