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領帶」換「手銬」》


「遠」看,地產「建商老董」,因「政商賄賂案」被司法偵辦收押;我直覺上,殊為不值!「公司治理」的價值和意義,在這個時代和濁濁世道的社會,其實是奢求和不切實際了。

領薪的受僱大眾,被壓抑薪水或被惡意地資遣裁員;還受不良幫閒之輩冷言冷語地嘲諷;「資產階級」和「官僚體制」互為援引,是人間不公不義的罪惡。「資產階級」壓迫奪利,「官僚體制」買空賣空;玩弄法規,形成政治、經濟和社會領域的剝削;利益輸送的管道,就是統治階級的生命線。

我的父祖兩代,從「日治時期」起,以營建工程為家業;自幼,即感受到父親經營工程事業遭逢的無奈,又逢政權轉換後的「白色恐怖」時代;承受來自「外來政權」官吏知「黑道」的各式巧立名目,或「灰暗規則」的需索,不堪苦擾。

所以,「遠」看白手起家的「建商老董」,「律見」後傳出的「告白」或「串供」;我心頗有同感,是「明白的」。「建商老董」身處的,是「組織化」和「制度化」的「官污文化」。「官禍」,不論「外來政權」或「本土政權」,始終是民之「大患」。

為官之道;權力在手,清廉在口;進貢在途,名利在身。小吏大官,受制度保障的預期優遇,卻有許多暗盤空間可操弄。在這個時代,還加上大學的惡質「學棍」和媒體的「媒渣」,形成與奸商、貪官合成,產官學媒「四位一體」的「吸血體制」;是國家機器的本質。

「白領」犯罪,不是出自生活困苦,而是對權力的貪得無饜。名利,已經有了,卻還要更多;總以為世界欠其良多;加倍需索。世道草民,想要安居樂業,卻遭逢惡政干擾,如同搭車遇到「刺客」或「癡漢」;衰道啊!

「建商老董」,西服,白襯衫打領帶及身,被收押了;再現身時,「遠」看,「領帶」已被收繳保管了。這般景像,頗有「現象學」的哲學境界。「建商老董」貧苦出身,在工地勞苦,看得出來,西服,白襯衫打領帶,都是身外之物,有礙勞動;卻是出道鴻途後的「護身符」;凡與「資產階級」和「官僚體制」交往,向銀行融資;這身裝扮是入場的「門票」;否則,門都沒有。

「領帶」,在古代出自軍旅;中國「秦俑」和羅馬「軍團」的軍人,都有「打領帶」的記錄。在十七世紀「法蘭西王國,讓「外籍兵團」的「傭兵」打上一條稱作"cravate"的布帶;其出自法文的字源"slava hrvat";就是「僱來的」意思。此後,「領帶」成為受僱領薪者的階級形象和外衣飾物。

「建商老董」和「官僚體制」打交道多年,算是打「官僚」的「要害」。「金錢讓世界轉動;破財使貪鬼推磨」,這就是壓迫和剝削體制的本質。「建商老董」,自無到有,與「官僚」互相取用。這一招,無往不利,名取所需。日久疏忽,引來
紅的禿鷹。所以,「建商老董」不想為難大家,我是懂的!

只是,到頭來,「官僚體制」無情地剝去了他那形象飾物
「領帶」;此刻,「建商老董」不再是「官僚體制」僱來送財的,而是政權的「囚徒」,換上「手銬」。商人貪得,卻有無奈;只是便宜了那掛「欺世盜名」的偽善「清廉者」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