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欽差查考」記事》


「天龍王朝」的儒生,在皇上登基後,開始為學不專,專營外務;專與朝廷過不去。尤其,皇上心向「天朝中國」,輸血獻身;以致儒生在本朝,學無以致用;用了也是白用,白打工了。

朝廷,尤其皇上,一心想向「天朝中國」的皇帝邀寵。蓋天朝自古以來,即有獻禮進貢的「叩頭」體制;凡「天朝」週邊的「阿里不搭」王國,在其眼中皆是夷、狄、戎、狘、倭等「蕃邦」小國。

「天朝中國」,亦以「蕃邦」邀寵的奴性作為「差序」待遇,順之者昌,逆之者亡。皇上,不敢造次,拚命「自蹲稱小」,極盡諂媚;也因此醜態百出,像花癲癡狂;看得在野庶民目瞪口呆;仿佛高潮上身。

儒生受儒教,讀聖賢書,幸有「披髮左袵」之防。因此,皇上受「天朝中國」的皇帝交付完成之「習題」,總被儒生抗議嘲笑,且到處為難朝政,好唱反調。據「大內」管道傳出;朝廷奴才,「太監首輔」執政「公公」,已向皇上奏報,渠等「失教儒生」,為本朝「失敗一族」,著即飭「御警」列渠等為「預防羈押」之「欽犯」查緝在案。

皇上,「螳螂捕蟬,黃雀在後」;忽焉想起,「天朝中國」的「父皇」交付完成之「習題」,已曠日彌久;「父皇」甚表不滿,溢於言表。時逢北方「高麗王朝」女王,登基後即奉召進貢,甚受垂愛御賜恩典;而「東方倭國」,「新首」登位後,未得天顏恩澤,甚且慘蒙「天朝」上下口誅筆伐,脅之武力進犯。

皇上見此,能不驚駭不已?好死不死,初夏六月已屆月尾;「天朝中國」「父皇」派「欽差大人」「張公公」代天巡守;竟然是到「天龍王朝」查考,何以「兒皇帝」之「習題」遲遲未繳?而且,「欽差大人」「張公公」竟然想代「天朝中國」的「父皇」探索民情。

這可如何是好?儒生多言犯顏已有多時,萬一「父皇」得知實情,"朕「無能斑剝」乃本朝草民共識,必將失寵於「天朝父皇」,蒙召無望矣!";如何是好?惶惶不可終日。失寵之患得患失,「妾心」那得安放?

「欽差大人」「張公公」,也想趁機享受「京官大老爺」的威風;人未到,即大老遠
出"I am coming…. Oh! I am coming!";一時之間,普天之下,「御警」帶著「黑道徒衆」代為清場,要求「閒雜人」等迴避和肅靜;且到處破門捉人。

蓋本朝草民英語欠佳,"I am coming…. Oh! I am coming"聽成「捱門抗議」喔!…「捱門抗議」! ;難怪,皇上下令清場!「習題欠繳」已誠惶誠恐,豈堪草民再「捱門抗議」京官「欽差大人」?「門都沒有」!先「破門」捉人再說。

「御警」和「黑道」,聽聞旅舘傳出"I am coming…. Oh! I am coming!" ,二話不說,立即「破門而入」。誤打誤撞,捉到了不少「野鴛鴦」。尤其,「X閣莫得入」(Motel),嘿嘿…嘿,有人入住,沒有登記。「欽差大人」「張公公」,當然在驛館中也看電視,欣賞了不少成人AV!「過乾癮」就是了。坊間人言,此乃本朝皇上欠繳「習題」的另類賄賂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