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6月21日 星期六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青春的顏色》


青春,有顏色嗎?相對於青春,很多人諱老也畏老;老皮豆腐,却偏要強調細緻柔弱的內在。

問題是,在只問顏色,不問是非的時代,好像所有的顏色都有《原罪》;《超顏色》才是客觀高尚的,是嗎?

若心中自以為只要《超顏色》,就可以超然;其實《無色》或《超顏色》,也是色;更是《我執》。

《般若波羅蜜多心經》偈示,《色不異空。空不異色。色即是空。受想行識。亦復如是》。

夏日悶熱午後的《對流雨》,滋潤大地的花草植物,葡萄樹又趁《天公伯》的恩澤,長出了新葉,一眠大一吋。好美的青綠色;這是青春的顏色吧!?

如果青春的嫰葉是《無色》的,豈不辜負了老天的美意?或者,嫩葉是《超顏色》的,那如何想像自然的生命面貌?

生命有老少,也有青壯和初老;我總愛各有本色,謹守本份。這個世界,是因多彩多色而呈現豐富的生命面貌。

青春不嫌老,日後也會老;顏色互不嫌,諸色能共存。若只是黑白或無顔色的世界,必然是無趣的貧乏世界。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族法懲逆」與「公民公義」》

一件由資深媒體人「蔻姐」揭發的,涉及親子血緣真偽與改姓歸宗的「選舉利益算計」與「不倫性聞」的事件,引起在台灣的「中國遺民族群」的政客、媒體與「蔻姐」的恩怨情仇,喧騰多日。 在本事件之前,另有電子晶片代工業的資深大老「曹董」,捐資培訓「黑熊勇士」,教練槍法以備「抗中保台」之需,也引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