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進貢白漆」記事》


話說,「天朝中國」皇帝的欽差,代天巡狩「張公公」,跨海到「天龍國」的「末代王朝」視察;本來,用意是要巡撫「化外之民」,是否對「天朝」讓利之恩澤感恩載德,伏首叩謝「天朝」浩浩天恩的。

自古以來,「天朝中國」視「天龍王朝」為孤懸海外,竊佔遼闊祖國「畸零野地」,「南面稱王」之「叛逆賊窩」,「
不語,花不香,男無情,女無義」,祖國失守已二甲子矣!棄之,本不足為惜!

況且,窮山惡水出刁民,想圍剿後收攏之;奈何,「本多於利」;據奏,渠等化外之民,唯利是圖,好為官又貪財怕死;何妨「讓利」收買之,改造之。

自古以來,「夷狄入中國,則中國之!」;況且,事有明證:「天龍國」甚多化外之民,孺慕「天朝中國」之無奇不有;尤其,北地胭脂,南國佳人;早已讓「色男子」投懷送抱,沉溺温柔鄉;鶯鶯燕燕,吳儂軟語,樂而忘返。「天龍國」之「色男子」,多已雙腿發軟,已無逐鹿中原之壯志矣。

唯,讓利已多,何以「末代王朝」化外之民有增無減,「兒皇」所為幾何?竟令「皇命蒙塵」?"朕,已多次恩囑,善解「習題」而無功;「張公公」領御旨,前去一探究竟"。

奈何「聖託」非人也!,代天巡狩「張公公」,出身「天朝中國」之「理蕃部」,高估自身能耐,以為,巡撫化外之民,何難之有?"一切看俺的!"。

於是,一路高唱"I am coming! Oh! I am coming";「天龍國」皇上,甚感「天朝中國」皇威將至,誠惶誠恐;乃命,「錦衣衛」特務「金公公」統領「御警」,大力開道,鎮壓肅反逆眾。

孰知,「有壓迫,即有反抗」;原先招撫之用心,反而全派不上場。反倒是,代天巡狩「張公公」在「天龍國」所經之路,「驛館」業績一落千丈。驛館內「野鴛鴦」,只要傳出"I am coming! Oh! I am coming"之春汛;隔牆有耳,門外之「御警」,以為逆眾藏諸於閣內,正高呼"捱門抗議喔!捱門抗議!",乃一哄而上,破門而入;如此這般地折騰,壞了不少「野鴛鴦」的好事。

氣頭,就出在代天巡狩「張公公」身外。誠然,出師未捷,「天龍國」化外之民不馴,誠不虛也!「張公公」驚嚇
已,落荒而逃。唯返京,何以覆聖命?

「天朝中國」皇帝,以為有「貢品」可嚐?據奏:「天龍貢丸」真美味,口感QQ有勁。孰知,「張公公」惦惦地,緊繃著臉兒:"皇上,奴才為「聖上」帶回化外名產珍品,「白漆」乙桶;請皇上賜名"。

「天朝」皇上,…???:"「白癡」?何可賜名乎?不就是「白癡」耶?"。「貢丸」何在?

「代天巡狩」事件之相關前文,如附聯結「欽差查考」紀行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