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7月8日 星期二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香煎熱狗」記事》


草民猶記得,「癸巳年」大暑,天下「狗患」當道;眾狗,無分官犬、民犬、軍犬、愛犬,大多得了「犬瘟」。嚴重啊!草民遠聽狗吠,即知大事不妙,逃為上策。「瘋狗」咬不到草民,只好咬「大內公公」和「府中官爺」,或互咬。慘啊!整個王朝幾近抓狂;幹不了好事;生民塗炭。

天地蕭蕭,長夜漫漫;一狗吠影,眾狗吠聲,此起彼落,還打呼捲舌。「天龍國」,看樣子「百年氣數」將盡?撑著點呀!有人,還指望有撑有戲;就怕,謝謝收看了,得回家替「拙荊大內」抓蚊子。

皇上,處理不了「犬瘟」;尤其「大內」之「監X院」圈養的「御犬」,也早患「犬瘟」矣。自從「王公公」領旨,為皇上領養「官犬」後,內心頗為掙扎,「聖意」難解:皇上,要的「御犬」
是「哈巴犬」,是「牧羊犬」?可,當下看去,每一隻「御犬」皆為皇上欽選;這些畜牲有啥鳥用?不過就是狗仗人勢;幫皇上吠人和咬人用的。

「王公公」,一回神;對喔!自個兒也不遑多讓,也是在「淨身」後,讓皇上欽定領「大內」最爛的「監X院」。「怪鳥不笑野雞」;罷了!別讓「小太監」一干奴才「摸鳥」不成反「摸犬」,叼去「燉香肉」下酒就是了。

只是,犬恐非善類,勢力眼,又仗勢欺人,搖尾乞憐,又媚俗扮可愛。有時,「王公公」擺出「假聖人」姿態;眾「官犬」看穿「王公公」沒鳥可用,也不給鳥面子;反而狂吠相向,又互咬滿口毛。「王公公」悔恨不已,却又覺得,有狗即有鬥,不吠才怪,那豈不成了「啞狗」?久了,也逗趣。皇上的恩賜,豈可拒絕?

皇上有聞,「代誌」大條矣!却又莫可奈何;自個兒,也說不上來,「大內」和「府中」不是俱為一體耶?天下昇平,官聲有碑,清廉有道,夜不閉户;除了冬令香肉進補,養犬何用?醒來,喔!原來是「白日夢」。夢醒最不堪;就如此這般地遷延時日,這批「御犬」,自相嘶咬滿口毛,却啥鳥也沒咬到。就讓畜牲壽終正寢吧!難成要與王朝同歸於盡?

心血來潮,皇上笑了:"老狗不去,新狗不來;對了!「監X院」犬氣冲天;前些時日,「太學孺生」四處出擊,胡亂佔領「有司官署」;「理髮院」被佔領了;專司善後的型整院也被佔領;幸朕英明果決,即令
江公公遣「御用暴警」,胡打亂打一番,才替朕給奪回來。當時,那批御犬噤不出聲,像「龜孫子」一個樣,縮頭不敢吭一聲。莫非「惡狗無膽」,也嚇壞矣耶?

怪了!渠等「逆子孺生」,既佔領「理髮院」,為何未去佔領,近在咫尺之「龜孫子」「監X院」?反而像愛護「處女」一樣,不敢起心動念;難道怕負責?"。

非也!狗氣沖天,嗆人快逃;少去為妙!

「甲午年」,農大六月,盛暑當道。皇上,又決定御養一批新犬;預定農七月「進監」。這回,「王公公」不再受恩賞領事矣;而是回鄉養老。只是,皇上,欲御養新犬,恐無望矣!蓋天下官民盡知:欽選之「御犬」,被譏為「史上最爛敗犬」,遑論「裝虎」,就是等著搶吃民脂民膏的「敗犬一族」;只會等著,為皇上去吠人和咬人。草民,欲摸來冬令進補,門都沒有!

「王公公」暗笑,早說矣!「監X院」就是「狗窩」,早該拆了。既然沒事,養狗作啥?不如吃「熱狗」去!

精選文章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帝國之界」》

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,於帝國首都莫斯科,向全世界展示: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「強盜邏輯」: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,成為俄羅斯聯邦的「新邦」。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,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。後勢將如何發展?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「準會員」的身份,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