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選文章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雞蛋與博愛座」》

圖片
看似不相關的兩件鳥事,在無奈的浮世,竟是有相關的想像。 雞蛋,個人少吃幾粒,應該不至於餓到,非必需食品也!多吃無益!何況,蛋白質的來源多樣化矣。然而,群聚犬吠的效應,會擴大成為經濟的供需失衡現象。 在自由的市場,「看不見的手」,價格,會發揮調節功能,使供需失衡回到均衡;除非市場已失靈,被獨佔或寡佔的勢力挾持操控。 台灣的公共交通載具上,普遍設有「博愛座」;表象上看似立意良善,本質上,却是製造「特權」,鼓動自認有特權者,聲索「獨佔」或「寡佔」,引起讓人嘆氣的「爭議」。出發於善意,却流於「特權」的惡劣。 「博愛座」的英文標示為「Priority Seat」,就是「優先座」;給予一些自認有需求者,自認可以優先「求讓」或「迫讓」,却不免流於情緒上、道德上的公然勒索。 「讓」或「分享」,之所以是珍貴的價值,是在於「主動」和「出讓」,而且「讓之以禮」,而不流於表現出丟棄式的「施捨」。被「禮讓」的一方,本來就應有認知,「受讓」、「承讓」是幸福或福氣而不是權利上的「求讓」。 回到「雞蛋」的:「蛋頭問題」!春、夏的供蛋不足的群吠現象,俺注意到,那是出在供需訊息不流暢和時差;若消費者稍降低需求強度,可免於被哄檯所害。有訊息和得蛋來源者,主動分讓、分享來源給鄰友圈,不需去群聚搶購,以共渡緊需時段。 看吧!本來可以正面調節的心理緊迫和解除惡意操作的「蛋頭問題」,現在又如何了?蛋的供應多出全台灣人口每日一蛋的兩天需求量,還迫使勇於任事和做到流汗被人嫌的「尋蛋者」,農業部長陳吉仲辭去官職。 至於,那位求讓「博愛座」未遂的「女作家」,簡直自取其辱有餘,其公審「拒讓者」的「勒索文」中挾帶著提醒台灣社會,她將有「新書」在法國出版,急於去面會法國的出版商,出版給法國人閲讀。其他不知情的無辜乘客應該讓出「博愛座」。罷矣!想出門就享有特權的心態在作崇!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枯葉逢春》


《成、住、壞、空》,這是生命的始與終的過程階段。前兩個階段《成與住》,是喜悦和享受;接下來,《壞與空》,是悲傷和寂滅。

人生,以百年為《人瑞》,却也可能是孤寂,在後兩個階段時,應該是心智已臻成熟,財富與地位也略有所成。然而,青春不二度,心有餘而力不足了。身體和時間都不堪餘裕了。可惜吧?!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。

我注意到,人類歷史上,何以富裕的老男人,總想找各類奇怪的理由,再找年紀很輕,又貌美的女人為伴,為妻,或為妾的現象。帝王如此,企業大老如此。當然,財富地位是權力,代表支配的慾望。

富裕的老男人有何魅力?紳仕風度?世故智慧?財富地位?父愛投射?讓年輕貌美的女人甘願為小或為側或為偏。此種違反生物擇優傳種原則的反常現象,竟然會出現在人類社會。實在不可思議!如何理解?

德國哲學家《叔本華》認為,生命的目的,就是滿足生殖慾望;只要生殖的目的達成,生命即可結束。自然界的鮭魚歷經艱困,迴游返鄉完成生殖的目的;然後生命終結。

富裕的老男人以枯竭的老手,緊握著身旁年輕女人細嫰的玉手;在接觸的當下,彼此恐怕不會有天雷地火的觸電感,而是鮮花與枯葉的落差。

古有名訓,"男兒當自強!";富裕的老男人,也未免太強了吧!?男人的生殖期很長,怪不得年輕的小男生要鬧革命造反。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法哲學筆記 -《"於法尚無不合"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 《「伊朗來的無花果乾!」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!》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折磨學」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極道の國家和女人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