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9月18日 星期四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江湖執照」記事》


人生海海,居廟堂之高,有志難伸;宮中府中俱為皇上的「親衛公公」把持;稍一不慎,輕則失身,重則喪生。欽差「張公公」遺書保身求生,殷鑑驚醒朝野官民。當奴才不易,三天兩頭被電;羨草民之無所事事,還有江湖可堪閒雲野鶴,任俺自處;真好樣的人生。

殊不知,草民畏惡政如餓虎,豈真無所事事乎?非也!實乃生活大不易,萬物俱漲,謀事在人,却朝不保夕,只好回家吃自己,當然無事可事。於是,處江湖之遠,輒思廟堂之權貴,真好樣的奴才人生;羨廟堂當差之奴才,如大旱望雲霓。再不堪,也有奴才飯碗可捧,還摔不破;俸碌,民脂民膏也,却在草民之上。

本朝各年恩科,草民「識字三四」者,也敢争先恐後,也要擠破頭,進京趕考。若有幸略勝「初識字一二」者,也可榮登金榜,為皇上治國平天下。朝野體察世道,相距如「牛郎織女」;差遠矣!這是「甲午年」何以天下不靖,怪事衰事尤勝往昔之原因。

話說,世道之上,無所事事者眾,後代小子,既無志於儒生為學,乃混跡江湖驃浪一生;道上險惡,歹路不可行;奈何「離學浪子」無一技之長,只能混跡江湖供京城闊少差遣跑腿。既然無從當官府奴才,寄人堂口,也是奴才;有這麼嚴重乎?況可練就一身武技,打砸跑跳碰閃推,逃給官府之御警追。

江湖刀口之人生,據云:可聚「義氣」和「戾氣」於一身,而成「勇氣」?朝廷「週邊有事」,皇上有難言之疾,必須為皇上分憂,猶可獻力一二。皇上,知而裝不知;天下事,豈可僅有廟堂世界;「江湖義軍」可相輔相成。

唯,皇上僅核批獨門執照予「御警」;平日出巡地盤,擺個「貓樣子」;其餘無照之江湖「號子」輩,雞鳴狗盜之徒,罩子可得放亮,可別「號子欺貓」;讓「御貓」失顏面,如同與皇上過不去。此乃「欺君之罪」;自難見容於廟堂。皇上,乃江湖最大堂主,獨賣「總批發」。

「甲午年中秋」甫過,不多日;「京城惡少」為爭
一口氣,聚「眾號子」欺單「御貓」,假戲當真,「御貓」慘遭反噬。天子脚下;「御貓」與「號子」共治,四海昇平,治國平天下,演給無事可事之草民看戲,却讓皇上穿幫,唱不下去矣!

「御貓」裝腔作勢擺陣一戰;「號子」亦不甘示弱,亮出平日供養「御貓」之不堪事跡。一時,江湖風雲湧起,腥風血雨乎?非也!此乃「風頭戲」,不慎之「小風波」也,誤會一場爾爾。不二日,也無風雨也無晴,依然濁世;各家奴才各自歸位。

我佛慈悲!廟堂江湖各自為政,井水不犯河水;唯號子莫忘三不五時,各年節務必進貢,呷好相報!皇上自有恩賜。

精選文章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帝國之界」》

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,於帝國首都莫斯科,向全世界展示: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「強盜邏輯」: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,成為俄羅斯聯邦的「新邦」。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,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。後勢將如何發展?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「準會員」的身份,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