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, 2014的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拜而必敗》

圖片
事在人為,成敗未知;拜有用嗎?拜廟求神以安心。其實,《祈禱》勝過《拜神》;前者,是內心的獨白,後者,是向神的傾訴。

我的宗教經驗,讓我以哲學思考人對未知的恐懼和無奈。有意思地;選舉,是民主社會集合公民意志的表現,應該是每個公民,包括《選舉人》和《被選舉人》,皆以現代公民意識來参與,方能成就進步的公民社會和現代國家。

很遺憾地,社會上對於選舉的認識,表現在語彙上,最常見到的,竟然是《拜票》和《拉票》;換言之,就是《求票》,包括向《在世者》拜票和《不在世者》謁靈獻花。這是《部落社會》的《祖靈意識》,所有的當下後果都和《祖靈》有牽絆。

《拜》,是一種《宗教儀式》,有其莊嚴和承諾,必須源於自我的淨化和坦誠。進步的公民社會,在世俗生活之外,仍然保持精神上的自律和自制,而這是表現在《祈禱》和《告解》後的戒慎恐懼。

《拜而必敗》的原因何在?不反求自己的莊嚴承諾,而淪為抬神遊花街的缺乏自信。選前的各式買票賄選,選後的各類貪污專制;彷彿回到了神權時代。原因在此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同一個太陽》

圖片
時代的精神,得由個人自己去感受。有時候,社會上會浮現《憶苦思甜》的遺緒;認為美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,而且那是一個物質匱乏,但是精神富裕的時代。

《憶苦思甜》似乎,隱喻當代的品位庸俗。現實地看待,當代的一切問題都和人的品味有關;是人的慾望在塑造時代的特色。

世界對於我,就是我看到的樣子,必然不同於其他人的世界觀。現在,去回首童年,那時的社會確實很單調和無聊,生活上能享用的物質,也很樸實有限。

這個世界,進步的動力,其實是人心對現實的不滿足,對物質的享用,有無止境的需求。但是,很遺憾地,這是對物質以喜新厭舊的心態表現出來的。

究竟,何謂精神富裕?求知若渴和品味古典,讓自己在精神世界中找到滿足;這是我個人的註解。人生,正如同,從朝陽到夕陽;望向東方,望向西方,由升起到落下的過程中,精神的追求,可以無限地擴展延伸,物質的享甪,却是容易疲乏。

迎向朝陽和欣賞夕陽,其實,看到的都是同一個太陽;只是隨著人生的歲月不同,心情也不相同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LPKP」記事》

圖片
甲午年末,《天龍王國》各路人馬較勁,明地暗地向皇上表態示意,欲出馬擔任出缺的《京畿首執》,以及《地方知事》肥缺。其中,先皇遺老,王公權貴《L爺爺》之《小王子LP》,乃有字號之《京城大少》,亦為《奸商惡賈》中意而拱之,盼能雀屏中選。京城有人當《門神》,爾後,肥油肥水無虞。

話説,民生疾苦固然久矣!天下草民寢食難安,長年受《奸商惡賈》所害,朝廷無能,久無良方對策;府中各路奴才遇問題看顏色,至少兩手一攤:"挨門說雷!誰理爾等草民乎!聽天由命去吧!"。

是以,宮中府中玩在一起。皇上帶路,荒廢國政,各路門神一直玩,...一直玩,又一直玩;總之,朝野視國事如兒戲。皇上,見朝野玩得不亦樂乎,更加自我感覺良好,與民同樂,以為全民皆樂透。四海昇平,海內同歡。

話說,《京畿》,乃皇上脚下要地,豈容外人染指?《首執》出缺,理當由《保皇人馬》擇優出任。唯,優者,乃《府中首輔》擬具奴才名號若干,放入《金瓶》內,呈奏皇上《金瓶掣簽》,誰中?誰就樂透!

只是,中簽者唯皇命是從,與天下何干?《地方知事》出缺,皇上為體恤野無遺才,乃由地方《保皇人馬》角頭派系若干奴才,擇一出任父母官。唯,為示天下,大公無私,亦採《金瓶掣簽》。

皇上,每有藩邦政要來訪,常自誇吾《聖國》之國情不同於藩邦之《首執》、《知事》率皆由民擇之;蓋藩民未開化,以民為主,即無皇上矣!上天有日,天下,又豈可無皇?

是以,《聖國》自傲於藩邦者,乃《皇主制度》。一日,《米粒尖帝國》之《總督》來宫中巡訪,好奇以問皇上,《京畿首執》人選已定乎?孰知,皇上之愛貓《小黑》亦在場,懶散貼地。

《總督》,亦愛貓之藩人,當著皇上撫之,云:"Good Girl...?"。皇上訝異,看著小黑的《LP》,突然靈光乍現,乃登基以來絕無僅有之機智;云:"吾國《京畿首執》人選難定,朕正思擇優任之,人選已在《金瓶》內。擇優者,猶如於黑室之內,找黑貓《小黑》,難矣!朕僅知,《小黑》有《LP》;摸之,即知《小黑》在此!"。

《總督》,一頭霧水:"What?...《LP?...LP Boy?》..,?????...Xq死米!....???...,Damn it!...Where is 《KP》?"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善後與治理》

圖片
歷史上,國家和王朝的存在,其實,百年的歲月已足夠了;自有《公司法人》的創設以來,歷史上有名的公司或商號,過百年而尚能活力旺盛,是奢求了。

俗語:"富不過三代!";一代苦,二代守,三代毁,不是經驗,而是人性的貪婪和虚無。其成也,怪;其敗也,快。政商勾結,門神內賊為禍,是社會不公不義的源頭。

現代管理學,有學理基礎。管理之道,國家,政府和法人,都必須嚴守《法治國家》原則,依治治理。在法律之前,自然人和國家法人、政府法人、企業法人,都是平等的。

弱者的機會少;強者,有政治為門神而成其大,若仍强調政治清廉,恐怕是無恥之言。政商勾結,而有門神,正是求《影響力》極大,其背後有《公權力》張牙舞爪的黑影,為弱者所無,以致欺壓横行。

治理法人,依法不依人,有其冶理之脈絡。《人流》、《金流》和《資訊流》的有效監督,是專業治理的基礎。對無良大企業《抽銀根》,只是《人治》的市井民粹語言。

政府,對《特許行業》的《銀行法人》,依法有《金融檢查》的法定職權;何不對授信放款的銀行查核放款程序?何以《免擔保》或《低擔保》?對銀行管理階層的放款核定背景追索查明;必要者,移送法辦,等奉因此之銀行官僚,豈有不自保而供出誰是《大頭門神》?

有效的金融檢查,輔以《公司法》之相關條文,直搗各勾結企業之決策核心,以其治理不當,違背誠信,《行政責任》之事證已經明確,《法律責任》另行移請公檢偵察,而先著令其解散改組治理當局,豈有任其負隅頑抗之時空。

民選政府,受人民之委託,面對政治、經濟和社會信心崩潰的危機,依然口説無憑,豈不證成《無能至極》?!除了當門神,暗地裡裝鬼唬人,真是自言的《混吃等死》!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愛之傷》

圖片
誰知我心/
愛在心裡/
泡在油裡/
為愛而滅頂/
無怨無悔/
自己捨不得吃/
就是留給你/
不要懷疑我的愛/
不想讓你變心/
不想讓我傷心/
貢丸加藩茄,一起滅頂/
青菜摃摃/
水裡,一起加油/
我浮起來了/
你滅頂了/
愛,不能兩全/
不是壯烈,就是淡淡的/

- 《柏拉圖之愛,淡淡如水,莫加油!》-

哲學人生筆記-《誰來抵制?》

圖片
惡者,為何頑強,甚至囂張地嘲諷卑微善者的心願?理性地看待,善惡對峙,是《賽局》,也是數學問題。

只是,善者以道德的正當性和情緒面對惡者;而很不幸地,惡者通常工於心計,可以多方地掌握對方的心理。

社會上,每當出現人神共憤的惡行時,無助的弱者,總是期待政府和國家出面帶頭伸張正義。其實,國家和政府正是《囚徒困境》中的《獄卒》,是可以被收買的;換言之,弱者可能被背叛出賣。

人性,究竟《本善》或《本惡》?其實,客觀地理解,善惡無定數!當惡的誘惑夠大時,會有更多的游移者和漂浮者,甚至,原來的善者,也可能背叛投靠惡的陣營。

還想抵制惡的勢力嗎?時間、空間和深度,是善惡可以開發的荒野。歷史上,宗教以善願出發,依然需要以神學造論,信使傳教和神職説道,都未必能堅定信仰。

更何況,以消費者利益為起點,而對黑心企業進行的抵制,其中有太多分歧的現實利益衝突;《門神》和《內應》,無所不在。那麼,持《善願》者,該如何《善後》?這已經是《神學困境》了!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人間風景》

圖片
到處遊走,我喜愛看大自然的風景,那是多元共生,也是和諧。對於人間風景,我喜愛尋找矛盾;源於對現象的哲學思考;矛盾是對立的表象,突顯了人間的莫可奈何;然而,這正是存在的本質。

每個人,為自己的信仰而活,只要有愛,就勇敢地表現出來。《真理讓人自由!》;這個世界,多元就是美;生活,就是追尋意義;能欣賞和尊重異議,正是信仰自由的意義。相片中的這位老伯伯,勇敢真誠地表達個人意見,以極致之愛,挺持中國的《五星國旗》,立正行禮呈現宗教般地信仰。

我所生長的土地、社會和國家,之能夠有可敬而偉大的可能,在於包容任何不同的信仰,即使是多麼地矛盾,自由的社會也要包容和尊重;這正是我存活在這片土地上的意義。

矛盾,是客觀者的直觀理解;但是,那正是當事人,這位老伯伯的主觀理解。我是從放在他身後的黃底標語板上的意見,看到了人間風景的矛盾現象。

自由,是一切價值的基礎;中國的領導人,看到這幅人間風景,我不知道,《習》不《習》慣?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門神說話」記事]》

圖片
《甲午年》怪象多,時序深秋,天下草民常聽到王公權貴"So what?!"不離口。市坊上,不識字又不衛生的草民,不懂藩文,却又像鸚鵡好學舌,又不知其本義,於是也"説話!説話!"不離口;一時蔚為"問候語",蓋以為,"説話!"二言,就是《官話》,蓋高尚。

本朝諸多王公權貴,乃先皇遺民或當今皇上御用犬馬;不識民間疾苦,平時坐享封建專制之既得利益,混吃等死。又似《活佛》,犬養奸商以求供奉,遊山玩水,活得特別好。

王公權貴無聊時,尋草民開心,官二代、富三代等公子哥兒,混在一起玩鳥開趴,愚弄民女。尤其,奸商食髓知味,找特權商機有門路,王公大官爺貴公子是也!老子王公,小子王八,一門盡是奸商供奉之門神,各有罩門。

只是,走暗路仍不宜張揚,摸黑偷吃莫爆坑,能吃多吃,死而不後已,再傳諸其後代,以驕國人。天道不酬勤,世間不正義,有人撑死,有人餓死;此乃剝剥弱者,以餵豺狼虎豹,有以致之也。

然本朝之王公權貴,何以在《甲午年》張狂而不避諱?蓋有皇上之民間奸商友人,特有門道,竟取得《大內令牌》作專營不法暴利之門神。市井謠言甚囂塵上,有大內資深奴才公公,以傳聞奏請皇上查處,以平有損天嚴之非議。

孰知,皇上聞奴才啟奏,哈哈大笑,丢出"朕即門神!實也!So What!?"。奴才不知皇上所云,以為皇上要"門神說話"。以訛相傳,本朝各路王公權貴,公然以充當門神為時尚,為各行各業之奸商"説話",是權貴;"So What!?"。

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!《門神說話》,乃本朝之《國粹》;未供門神之草民,莫敢從商!乃必然也!

天下風俗之厚薄,奚自乎?自一二人心之所嚮也!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成長圓滿》

圖片
每年深秋時分,看到《柳丁樹》上的果實,總覺得,無中生有,生命的出現和成長,真是奧妙。

為什麼有這顆果子?為什麼出現在這裡?為什麼能歷經風雨而存活下來?記得往年,近年尾時,《芸香科》的《柳丁樹》可以採收成熟的果實,心中總會浮現以上這些疑惑。

生命的出現,是緣份,也是恩典;能存活下來,更是奇蹟。園藝生活是我的哲學荒野;看到植物的眾生相貌和本質,是直觀的領悟。

植物不言不語,却用成長的過程,追求生命的圓滿,無論狂野或嬌羞、奇艷和豐碩,都是歷經自然條件的變化而完成的。

果實,逐漸走向成熟,無論內外,悄悄地就從無到有,從小到大,自我完成生命的歷程。這是讓我感動的恩典。以農為生的實踐,是我的哲學,讓我有泉湧的思想。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預備末日》

圖片
西方文化中,一直有《末日焦慮》。西方,自稱《日落之國》;相對於此,遥遠的東方,被稱為《日出之國》;當然,這個對比和隱喻,也符合太陽起落的位置。

只是,何謂《末日》?《滅亡》在即,或可能《滅頂》?果真如此,人要逃到那裡去?大難將至,不外天災,就是人禍。天災,較容易認定,也可以較清楚地被歸納為天雷、洪水、山火、颶風、地震和海嘯。

在2011年3日11日,東方自稱《日出之國》的《日本》遭逢地震,海嘯和核災,是歷史上少見的天災牽引人禍的恐怖攻擊。受災情况極為嚴重。

當時,遠在《日落之國》的西方歐陸,德國的同事關心地曾來電問我:"要緊嗎?好像世界末日來了!台灣較近日本;是否,先到德國避開《輻射落塵》一陣子?"。

老德同事的盛情隆誼很温馨;只是,我不曾有過類似的《末日情懷》,算是不知天高地厚,世間險惡吧!?天有不測風雲,孰知北半球的《高空輻射䴤》,在幾天內,竟然飄到歐陸中北部了,海水輻射污染,竟然隨著北太平洋的洋流,往北美西岸流去了。

換我,致電援救身陷《末日恐慌》的老德友人。《福地福人居》,我問友人:"台灣是《諾亞方丹》的停泊福地;先來躲避《末日》吧?!"。

幾天後,老德友人真地來了!當然是因公來訪,只是時機巧合;兩天一夜的停留,我招待他們三人,享用高檔的《生魚片》在內的《和式料理》和多種台式的美食,既是接風洗塵,也是送行祝福。

當時,我頗為自豪地,請友人安心享用美食;似乎,只有在台灣,一切安全。而且,即使《世界末日》在即,也先善待自己了!現在,不知如何向老德同事說起,當時的美食,可能有用到...《頂記》來源的...油品...,唉!《末日》未到,先害人害己。

《末日情懷》,其實是《烏托邦》的反射。美國的歷史哲學家《威爾•杜蘭》在他的名著《西方哲學史話》中,以啟示的智慧,提醒讀者:"《烏托邦》,只存在人的心裡!"。同樣地,《末日情懷》,只存在人的偏執心裡!"。

當下,活在當下;天災猶可防,人心真難測!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放棄與再生》

圖片
夏秋之交的忙碌,我疏忽了對花園植裁的照料(Takecare);中秋之後,植物以有氣無力的姿態,向我表達抗議,似乎想尋短。

這是什麼世界?人想要個性,樹想要任性。既然如此難以溝通,就用非常手段,採取鐵腕善後(Caretake)吧!衝突,再尋求理解,達成妥協;最後,彼此相互欣賞。

先從《咖啡樹》下手吧!在深秋初至,先動刀大剪枝條,讓整株樹置之死地;至於能否再生?已無所期待了。其實,這般幾近絕望的心情,正是煉獄之旅,何嘗不是一息尚存,絕不放棄的決心和行動。

終於,在十月將盡的週日,我再度回到園子裡;藍天暖陽下,有些暢快的秋風;鮮嫩的綠葉放出再生的自信和驕傲!向我展示新生的活力。

好吧!服了你的堅韌不屈。果然,生命面對打壓,永不放棄希望;黑暗中,要找到微弱的光明,那是生命的出口。

讓我隨手為刼後再生的樹景拍照,烙下美的印記和自信的見證。

哲學人生筆記-《末代王朝「窮人英文」記事》

圖片
甲午年近末,「天龍聖國」之「京畿首執」(HP - CEO)出缺。"國不可一日無主;京畿不可一日空城",皇上,如是云。

當然,皇上指的,是京畿要地必須有「自己人」代天巡狩。何者,來出任「京幾首執」?國之重臣權貫、先皇遺老和王公貴族,各自角力,想拱個「代理人兒」去搶。

"朕,知道了!";皇上頗傷腦筋;"天下非一人所能獨治,何不如朕自個兒兼任!"。像話嗎?一個屁股,怎能同時坐幾個位子?

何況,國政在手,操持至今,江山沉淪,面目全非,大失民心。「清水河」以南,早為逆賊所佔,收復難如登天;賊逆又節節進逼;前線探子來報,中部「不安河」流域,也可能失守。

人之患,在於「大頭症」,總認為,自己才對自己放心!皇上,和「保皇人馬」也是這般懸念,擔心別人來奪位,那怕地方的芝麻小官,也得是自己人。

就如此這般地,私心自用,天下愈坐愈小;脚下的奴才就愈來愈多。就有那種獻媚的奴才,敢言天下無恥之言,竟然公開為皇上獻計,給皇上安慰,秋風起兮!拍馬好時節。

那蛋頭奴才,深知皇上"哈佛",年輕時曾赴西天學"哈佛";皇上平日喜愛落幾句番言番語,也常在奴才的奏摺上,用番文硃批:"Well,...you know...!OK!...well done!"等不知所云的番文。有的奴才説:"佛法高深,佛曰:"不可説!無知,就是無上智慧!"。

該死的奴才,鬼頭鬼腦地竟然也知道,皇上較偏愛多金的權貴;蓋天子脚下有權貴往來,總勝過「丐幫遊民」遍地,那是會壞了皇上的政績。

奴才多話,投皇上所好,公開放話:"欲接「京幾首執」者,條件乃"一不一會:"不是窮人和會說番語";以免日後番邦富人來朝覲,「京畿首執」在場,却鴨子聽雷,只會躲得遠遠地:"挨門説雷"。

當然,蛋頭奴才之「鳥計」一傳出,天下草民,無論貧富,拼了命,也要學一句番語會話:"Fucking you! Well done! Ok! "。

只是,苦了天下的阿公和阿嬤老人家,鴨子聽雷:"Xxx卡厚!摃啥會?"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黑心沃土》

圖片
商人的事業天地在商場;傳統殷實的商人專心誠懇地經营事業,誠信地開發市場。政者,正也;心無旁騖地管理眾人之事。

在民主法治的國家,政商二路,各走各的方向;不堪的政商關係大都是個別現象。但是,在不民主的人治國家,政商勾結的犯罪行為,是結構現象。

中國,在經濟改革開放後,國力日益强大,成為世界經濟舞台上的一股重要力量。中國,曾經在與歐盟和美國進行貿易談判時,希望被對手承認中國為實施《市場經濟》制度的國家。但是都被拒絕了。

《秀才人情紙一張》,歐盟和美國,何不承認呢?這正是歐盟和美國抗拒短視近利,而捍衛市場經濟的價值和精神。理由,曾讓愛面子的中國顏面無光;就是法治不彰,政府的廉能和公共政策的價值,都受到懷疑與不當干預;政商勾結嚴重。

《一黨專政》的《黨國》,政治掌控市場的通道;商人必須以不同管道繳租,以回饋市場特許。在專制又污濁的政治土壤,不可能有真正自由的《市場經濟》。

顯然地,《市場經濟》制度的運作,必須依循公開、公平和公正的法治原則。當中國當局在整肅貪官時,而奸商也被清理。同時,台灣空有民主和法治,却開門任由在中國發展的惡劣台商,回到台灣原鄉故國,近乎狼吞和放毒;禍國殃民。政商勾結,以商養政,為中國充當特許買辦行業,竟然被侈言國政。

這正是政治沉淪,民主倒退和法治不彰,而為政商勾結放出了一片沃土。台灣當權者傾中,未見良善成效,反而與中國同一貨色,賠上台灣和國民的福祉。真是可悲,不值啊!

中國,寄希望於台灣人民,企圖以《一國兩制》併呑台灣;顯然地,《客觀形勢的發展,不以主觀意志而轉移!》;只是一廂情願的虚幻春夢而已。兩國跨海的政商狼狽為奸,已到窮途末路了。

哲學人生筆記-《數饅頭》

圖片
服過《義務役》的男人,大多有過數日子,等待《退伍日》到來的心情;那曾經是無奈中又有期待的矛盾。德哲《馬克思》說得好,"一個舊時代的結束,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!"。

無奈,是因為過一日,是一日。每日早餐的主食饅頭,每吃一日,就少一日的無奈,退伍後回復自由,海闊天空的期望就更近了。

對於志在沙場,志願服務軍旅的職業軍人,可能心情却是完全不同的。只要《西線無戰事》,只要沒有屆齡退休,多吃一日的饅頭,就多一日的資歷,逐漸成為《菜鳥》行禮對象的老兵、老官或老將的機會就更多了。

饅頭,是庶民的主食,歷史的因緣,饅頭也成了軍中的主食。一種饅頭,兩種心情;饅頭吃愈多,日後的造化也各不相同。《義務役》或《志願役》的復員男人,回鄉再過《死老百姓》的日子。吃饅頭,反而成了主食之外的備食。

在《食油危機》的惶恐中,麵包和糕點,甚至一般用到油品的菜餚,恐怕都不再是安全無虞了。饅頭,成為日常米糧的另外選項,優點是不需配菜,就少了食油風險;除非吃到肉包和菜包。食無配菜,可以嗎?即使軍旅的伙食,也非如此樸素吧!除了平常吃得好,是軍隊中的伙食原則外,有時還有加菜。

但是,有了食油問題,而每日只吃饅頭,恐怕也不正常,也不可能。畢竟,《義務役》的年輕人,可以數饅頭,算日子;在食不安心的時代,民間社會的《死老百姓》,尤其是老人家,豈能只數饅頭生活?《死老百姓》的日子,越數越少;是無奈?還是解脫?恐怕,能期望的,是在等待《變天日》快來到。

法哲學筆記 -《抗告棄子》

圖片
《抗告》,是法律上訴訟當事人之一方,對訴訟程序上之處置有異議,而依法得向法庭,請求另為處置之主張。

當下,食油偽劣犯眾怒,而使嫌疑人之一的巨賈被羈押。巨賈之訴訟代理人律師,為其委託當事人法律上之權利,而向法庭提出《抗告》程序。

司法案件,外界不宜就進行中之程序有所評論,以尊重法院之獨立審判空間。唯就《抗告》之提出,在嫌疑人之中,有上司與下屬之關係者;在上司提出被羈押之《抗告》時,在《倫理學》上有讓人嘆息之處。

上司與下屬共事,法律上出事了,上司為逃避法律責任而主張對被起訴之不法行為不知情。若其《抗告》成立,那麼,所有的不法行為的法律責任將由下屬承擔。

世間事,不公不義而可惡者,在於事成的利益大多歸上司;事敗的責任歸下屬。上司之讓人不恥,在於怯於為自己承擔應負之責任;除非上司自始為不知情的善意者。

實際上,上司為主其事的首謀,乃是管理實務上的常理;否則,何來《棄車保帥》之成語。唯,為犯行而保之帥者,必為懦弱無能之小人。

世間,為上司所棄之下屬,若以為替上司擔責,乃義氣之舉,或可有短利,實為不智又不值啊!當下,在《法治國》原則為《黨國》霸凌時,商人巨賈固可對下屬《棄子》自保。

然而,不義的《黨國》之權力共犯勾結之徒,無論中國或台灣,難道不會也《棄子》,棄無品無行的紅頂奸商巨賈以自保虛名實利?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早餐的意義》

圖片
早餐,是一日之計!早上的進食,是對自己身體的承認知慰問。

飲食,被視為《牙祭活動》;似乎,食物只是獵物。這是尚未進化的《狩獵》思維,也是《返祖》現象。

《大清帝國》平定《太平天國》起義的中興名臣《曾國藩》或《曾文正》,對於一日三餐的攝食原則,就是"早餐吃好,中餐吃飽,晚餐吃少";許多年來被我奉為健康的養身準則。

尤其,早餐以多彩蔬果和營養穀物為主,少油少塩;成效是心情愉悦,身體輕快,氣色有氧,思路清楚。

德國哲人《費爾巴哈》的名言:"人,就是他所吃的食物!"。這句名言,配上《曾文正》的《三餐準則》,可讓人深思;一個國家以擁有美食文化自豪,就不能讓飲食只停留在《牙祭活動》的遠古時代,而疏於注意,自己已進食了多少黑心商人所餵食的《下脚廢料》?

破財傷身又損尊嚴,出了黑心巨賈;氣呼呼地責罵政商勾結,已太遲了。黑心的政商文化,不是停留在《牙祭活動》的民主多數的人民所造成的嗎?

《費爾巴哈》的那句名言,稍作類比,正是"人吃的食物,正是自己的選擇!"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團戰時代》

圖片
團,是群體的簡化。團結力量大,猛虎難敵猴群;似乎,以團行事,威力無比。

但是,歷史教訓,殷鑑猶新。上世紀初年,東方的《大清帝國》末代王朝正面臨《境外勢力》,排山倒海的到來。帝國,如風雨飄搖中的破船,在民間有《義和團》的《漢民族》組織出現,打著《扶清滅洋》的口號,忘了其先人在《清初開國》時期,曾經以各種地下組織的形式和力量,意圖《反清復明》。

歷史是嘲諷的!《義和團》的刀劍,當然不敵洋槍火炮。《大清帝國》終於成了歷史的記載。團,容易有自我《膨脹感》,也會自我消化《罪惡感》和《懦弱感》,而且有自我《優越感》和《使命感》,於是《大家錯就是對!》,成了團的默契和潜規則。

《獨行客》遇到《團客》,得讓路閃到一邊;社會上,於是相信團才是主流;有人《組團》或《併團》,享受《結社》的權利。政團、商團和教團,成為主流的名門正派;等而下之者,混成《黑道軍團》。不過,黑白之分,只是表象;本質上,都是《尚黑》,天下萬教,莫不歸於《黨團》,而後《黨國》為私,終究見不得光。

人,何以存在和何以自處?人,其實像《刺猬》,冬天相互《團聚》以取暖;《靠團》太近却又相互剌痛鬥爭。社會上,團成為勢力,政商、政教和商教諸團,彼比相互勾結,吃定社會上的散客,為害微塵眾生。更諷刺地,當眾生散客呼籲團結,以抗團派勢力;於是危機感激起《團戰時代》。

日文漢字中有《团塊世代》的指涉名詞;還好,這是指日本戰後初期出生的世代,也是在困難中,認真追求幸福生活的世代。團,可以有善的意義,《團圓》真感人!但是,團也有惡的意義,《團結》真害人。

《團戰時代》,眾團打成一片,就像猴群大戰,只見抓咬掀底,那管是名商、奸商、政客、聖人和偽善的教徒。獨行客,在外看好戲,是苦中作樂。

哲學人生筆纪 -《落葉牽絆》

圖片
春與秋,櫻與楓;各有不同的情感指涉。櫻,壯麗而凄美;楓,憂傷而柔美。

櫻的綻放,開花再展葉,更迭短促。楓的變色,由綠色而異色,變異漸進。樱的花凋,是在樹上殘毁,花容不堪,讓人不忍;春之美色,是如此苛酷地化為破碎,不帶依戀。

楓的葉零,是在樹上殘存,葉貌可思,讓人感懷;秋之豐彩,是如此溫柔地轉作春泥,寄情來年。

十月下旬的深秋,正是楓葉變異的開始;季節最嚴酷的寒冬未至,黄楓落葉伏貼在地。

在此之前,楓葉離别樹枝,可以想像,情境是戀戀不捨的牽絆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蔬果救贖》

圖片
大魚大肉,油水免不了。既然有油,食者,大概已經心裡有數,中鏢率至少二分之一。當然不是中Lotto的油水,而是,其實你懂的!就是那樣這樣,官商聯合製造,普及蒼生。政府抽税,還回饋人民《官記油品》。

信心,來自信仰;政府鼓勵全民抵制奸商;其實,人民不如連政府一同抵制。歷史上,印度《聖雄甘地》的《不合作運動》,典型在夙昔。

人民,對背叛民意和人心的政府;最簡單有效的武器,就是《不信任》和《嘲諷》;讓政府和官員自己去玩,自取其辱;讓《劣幣驅逐良幣》,好人退場,只剩無恥之徒。

油脂油膏少吃後,還剩什麼?蔬果!人類的《近親》為什麼住在《花果山》?應該不為油水豐富;而是採擷花果,食用不盡,永續再生。只要有信仰,就有信心,生生不息,善有善報。

丹麥哲學家《索倫.齊克果》(Soren Aabye Kierkegaard,1813 ~ 1855)的名言:"絕望是致死的疾病!"。很諷剌地,許多人還未得到"絕望",就先食用《官記油品》而極可能致死了。

放心吧!政府,有龐大的宣傳機器和政策利多工具;會拯救人民《免於絕望》,才有機會餵以《官記油品》,分享油水。自古,人生誰無死?只是,政府是許多重大問題的《善後者》(Takecarer),也是人民的《送行者》(Caretaker)。

人的出生,由父母決定;人的致死,最後是由政府承認的。人,不妨思考:"政府是致死的疾病!"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心澄如鏡》

圖片
黑心,是這個時代的精神問題;存在的現象,必然有合理的基礎。所謂《天下烏鴉一般黑》;所以,黑心也是《跨文化》和《超國家》的惡質精神病態。

只是,人心為何變黑?《近墨者黑》,顯然地,環境是染黑的條件。另一方面,《人心不古》;也就是古意不再,或古人應該比較單純樸實和厚道;以反諷今人,心機深沉,老奸巨滑;以前古人不曾有的惡行,都由今人做到了。

生命的階段現象,是《成、住、壞、空》,正是人心由純潔變污染的客觀描述。人在《嬰兒期》和《幼童期》天真無邪,年紀愈大愈多心機。

幸好,生命到了老年,身體的老化衰退,甚至失憶,可以讓人心由複雜激越,趨於半静,有返老還童的現象。垂垂耆老,身體不聽心意的驅動,真是無奈。

但是,還有失憶,忘了自己是誰的老人;心澄如鏡。那是無心,還是無奈?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"小紅帽"》

圖片
在德國商旅,除了漫步小城巷道之外,尋訪"廣場市集",也是頗有樂趣的自由行。

在商業詞彙中,對於商品交易的場所,稱作"市場";但是,這個名詞少了古典的風情和人味,讓人想到的是抽象的交易金額數字、報價的手語和焦躁的情緒。

我是珍惜古典精神的,也是戀舊的。在旅行途中,尋訪當地的商品買賣場所,我喜愛以"市集"來代替"市場"的稱謂,用以感受傳統的"現代臨埸感"。這種偏好,是源自對美好生活的記憶;也是對宗教清規自持的逾越,而從中得到樂趣。

記得,求學時代,我客居在《天主教聖方濟教會》的修道院,受到德國修女們的多年照顧生活起居,而得以專心在學業。同時,也努力地豐富在異國的生活經驗。

然而,我以非教徒而入境隨俗,也自我要求,尊重和配合修道院的起居作息和飲食,依偱清規。因此,在修道院之外,我珍惜自得其樂的遊訪。

有時候,逢例假日上午,陽光燦爛,我被小城的大教堂鐘聲牽引,漫步到《廣場市集》。在選購時,與城郊農家到市場販售自產農作物的年輕姑娘聊天。

很意外地,她們的話語中,竟然有濃厚的方言和鄉音。對於説"高地德語"的我,在買賣食材時,彼此的對話,要多猜幾次,才能終於相互理解,那是很有趣的語言交流,彼此教學相長,我也因此増加了在地的語言知識和市集經驗。

帶著戰利品農作物,回到修道院饋贈老修女們,還教以烹煮的秘訣或指導料理配方。嬤嬤們,也得到很多院外的趣聞和料理嚐鮮的樂趣。

不過,嬷嬤們總是好意地提醒我,要提防院外年輕的小姐,因為她們都不懷好意,對上帝不虔敬,只想到大教堂外的廣場賣農作物,而不進大教堂向上帝告解。而且,她們會勾引男人???没聽錯吧??!!當時,讓我以為自己是"小紅帽"!

法哲學筆記 -《假仙女神》

圖片
司法,以矇眼的《正義女神》姿態,向信守法律的人民,宣示:"法律之前,人人平等"。事實上,《正義女神》遇到邪惡,也莫可奈何!

邪惡,當然會偽裝獨立公正,蒙混《正義女神》,欺騙無奈的人民。司法,兵分《檢察》與《審判》二路。當轟轟烈烈的司法行動,從起步就自曝做假,那麼《正義女神》就被邪惡羞辱,而淪落為《假仙女神》。

在眾目睽睽之前,嫌疑人有意無意地自揭《假裝上銬》的舉動;人民,真是千言萬語,一言難盡。假的司法檢察,已注定真的在放水;後續的審判,就可預知是《有錢判生,無錢判死》的人間不義。

當國家以司法掩護殘害人民的不法政商勾結,正是自證,尋常人民,活在邪惡國家政權的統治下,是没有尊嚴的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星期禮拜》

圖片
目前,吾國人民的作息活動以七天為一《週》,或一《星期》;或者一個《禮拜》。這個週期的日數是與信奉《基督宗教》為主的西方世界接軌的。

七天的作息週期,是《猶太教》所信奉的《聖經舊約》所記載的,上帝《創世紀》的日數。其後,《基督宗教》成為世界主流的偉大宗教之一,《笫七日》,是上帝的休息日子,世人也普遍地依循而休息。

《基督宗教》的信徒,以虔敬之心上教堂《作禮拜》告解和禮頌上帝的偉大。然而,非基督教徒,也依循稱《第七天》為《禮拜天》或《禮拜日》,可休息,也可玩樂。

長期以來,我對於《一週》的《第七天》,很注意正確的用語稱謂;堅持使用《週日》或《星期日》。非基督教徒,在《星期日》的作息,主要是放鬆;有時還略有放縱。

如果,以《禮拜天》為稱謂,我却可能放縱自己,豈不是對《基督宗教》不敬?台灣,是多元價值並存的《世俗社會》;也正因此,更必須注意日常用語的字詞辨正。尊重多元價值的文化,是和諧社會的基礎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筋骨與良心》

圖片
經常地,有些惡行發生時,當事人是否有虛心承認自己的不當作為,《開口起式》的用語,就大致可以知道事實真相了。

有些當事人,將惡行歸咎為:"不知那根筋不對?"。有意思地,《筋》和《骨》是用來主管身體的行動。《肢體抽筋》,很不好受;《粉身碎骨》,那更惨了,來世再現身了。

《身體保重》,是祝福的用語,道常是期望對方強精固本,顧好筋骨,身體無恙。台灣,陷入食品惡劣的國安危機時,恐怕,《身體保重》的祝福已不夠用了。

《知人知面不知心!》,已是所有黑心惡行的源頭。即使,官商自圓其説,"劣食精煉後仍可食用!";這種惡劣的説詞,已經不再是"筋不對,骨不正"的推卸和避重就輕企圖了;而是《良心掛失》,無視於生命尊嚴的惡劣行徑了。

工業用油,被奸商製成食物用油,莫非視生命為《無機工業成品》?有良心,才有良知,才有良善的成就。這就是天理。

詩人之國筆記-《忘我》

圖片
恍若記憶裡的旅途/
走向天際的山巒/
迎面而來的多彩光景/
行走,前方;不曾想要回首/
山在呼喚/
我,在那裡?/
醒來,自夢境裡!/

-《夢境無我》-

詩人之國筆記-《秋色》

圖片
隨著時間走/
舒適的風似輕撫的手/
拂過樹梢,翻閱色卡/
就是這一張,走過夏天/
披上祖母綠的秋色/
等待的時空/
容得下愉悦的我/
-《尋色之旅》-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世道同行》

圖片
友誼,是大事,也是平常事。古人説:"益者三友,友直,友諒,友多聞"。那麼,友多金或友掌權呢?顯然地,那就不算友誼了,算是權宜同行。當狂風暴雨來時,暫時避風頭,各走各的吧!飛吧!逃吧!

很有錢的人,其實已經不在乎友誼了,財富才是貼心知己;世間已無難事了,肯花錢,就可以擺平。真正擺不平的,是自己的良心。所以,為富不仁者,乾脆没良心,省得傷腦筋。

很有權的人,其實已經不在乎財富了;因為很有錢的人自己會靠過來。有權,可以有支配力;有錢,可以有影響力。多金多權同行,一同統治世界,可以想像:"什麼都有,就是没有良心!"。

歷史上,資產階級支配社會,讓無產階級痛苦不堪,痛恨不已。歷史,换個位置,無產階級取代資產階級;依然是讓被統治者痛苦和痛恨不已。

世間同行者的關係,在大難來臨時,友誼都得承受考驗;更何况金權道上的同行?切割以求生,斷尾是必然的。同行互咬或拉你下水;你死我活,也是必然的。

世道同行,有錢有權者,笑得很好,未必是真的。哭的時候,才知道寂寞。

哲學人生筆記-《末代王朝「蝦油地雷」記事》

圖片
本朝《天九》年間,天下出現怪事,...唉,一言難盡。

《甲午》年,窮極無聊,平日混吃等死拿奬金的朝廷奴才,想尋《死老百姓》開心;流行玩《打地雷》遊戲,也鼓勵官民同樂。人手一機,一直玩,一直玩,一直玩。

據《路透社》透露,來自《天龍王國》資深奴才的小道消息:

"《米國》以《來客多疤》摻入飼料,餵養牛豬畜牲,肉質口感一級棒!皇上,一直憶難忘。不過,《天龍王國》的草民不識貨,迄今,依然反對《米國畜牲》登岸。《米國》總督,很感冒,快抓狂了。他的皇上,一直很Fxxk!

《總督》,多次向本朝皇上反映,《米國》舉國草民的不快。

皇上,就是雙手一攤;在《米國總督》的來函上硃批:"联知道了!"。還貼心地加註:"挨門説雷,No Way!"。

《路透社》,派駐《天龍王國》的《死派》,《哀弟•燙馬史先生》(Mr. Aidi Thomas)發揮《阿奸》的專業能力,認為"謠言是事實的先知";路旁都是《先知》,應該向路人問津,才是《路透大師》。

果然,有草民路人透露:"皇上的民間好友正在賣《蝦油》,...,只是目前有多家大商號,...,恕難再透

...;挨門說雷!...唉!"。原來《錦衣衛》出巡,來了!...來了!...真的來了!。

好奇怪的路透消息,"蝦油"...???"瞎油"?真的?假的?還是"加油"?...What's New?

於是,《米國》老外向《天龍王國》朝廷的《吃藥署》衙門查詢:"貴國的"蝦油",是"瞎油"嗎?汽車可以"加油"嗎?漢字到底該怎麼寫?有問題嗎?是那些店舖在賣?"。

衙門奴才,也是一頭霧水,"蝦油???瞎油???加油???没聽過耶!應該没差吧?!!!

反正,本國草民,用油都是混吃;反正,天下那兒不死人呐?...唉!人生自古誰無死?大家都在等死,只是遲早不同的時辰吧!

去...去...去,一直查!一直查!一直查!煩死了。反正,自己吃了,就知道,本國為何是《美食王國》的原因。死洋鬼子,《那壺不開提那壺》?在《米國》没玩過《打地雷》嗎?《米國皇帝》會玩麼?漢字認得不夠多,當然聽漢語,就會出洋相!

來,...來...,來,擱來...,擱來,...;還有問題耶。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祖宅風水》

圖片
慎終追遠,光宗耀祖,一項優美的文化傅統和善的價值。修繕祖祠和起家老宅;甚至新建或購置總部大廈,以《摩天大樓》的雄姿,向世人自豪,此生已功成名就。世人不免羨慕,人生當如是也!

然而,世事常見黑色諷刺;似乎一動不如一靜;凡事低調自制,不好嗎?當然不好!不自誇?誰知道:"我是大頭!"。世事多空總互異,子孫才剛光耀祖先,歸之庇蔭;却轉眼如過眼雲煙,置祖先顏面於何地?

當代造業,是善是惡?是在自身的心念和修持;總在"能懼"。唯如此,才能如履薄冰,步步謹慎,只求無愧於良心。

子孫,若能謙冲有禮,重視家庭和睦,善盡社會責任,成為良善公民;則又何需袓宅風水,名車豪宅,嬌妻美妾以炫耀世人?

有意思地,台灣人以《大頭症》為患,稍為升官發財,就迫不及待地請人寫《功業傳記》或《回憶錄》;"世界上,我最偉大!"。

但是,心術不正,樓起樓垮,總在當世。稱之為,台灣人的《大頭症啟示錄》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開口接龍》

圖片
危機,有突發式的,也有《圖窮匕見》式的。前者,有震懾的效果;後者,有期望落空後的驚醒和警覺。

台灣,陸續地爆發許多讓人民争議和不滿的公共議題;面對爭議擴大,危機漫延,而政府無能應對,內閣幾次嚴重地折損;於是《螺旋效應》、《破窗效應》和《蝴蝶效應》就再三重複,一直耗損社會的信心和耐心。

在民間商界行走,也有從政友人,也和學界交誼;我普遍聽到的意見,是領導無能。真的是如此嗎?我對客觀現象的認知,却是不同於各界友人的高見。

惡質現象的出現或存在,必然有孕育的環境條件。國政,不外乎政治、經濟、社會和安全四大世俗領域的關懷;屬於精神層面的價值信仰,是人權、和平、正義和宗教的追求。

無論世俗的或精神的信仰,落實為國民的最大公意,方能政通人和。從這項基礎出發,台灣的危機叢生,在於長期努力奮鬥抗爭而來的自由、民主和法冶,嚴重地倒退了。正如香港人所面對的和所抗爭的危機。

中國,是一切危機的黑影來源;一個《前現代》的反動《黨國政權》,以爆發户心態對外遂行價值顛覆和制度轉換。對台灣的《改頭換面》戰略,就是先進行所謂的《入島、入户、入心》的《三入戰略》。《毛式兵法》的戰略指導原則,就是"碉堡自內部摧毀"。

因此,此岸《黨國政權》自欺以《鮭魚返鄉》的口號,以供惡棍台商,陸續地《順流》回到台灣,分佔媒體和食品等行業。渠等台商,多是唯利是圖的苛刻奸商家族,迷信奸巧後門,鄙視知識。當彼岸《黨國》丢賞有利可圖的保障和特許;惡商自然靠勢甘為走卒,以示範更多的貪婪飛蛾。

彼岸的惡龍跨海而來,此岸有執迷於追求《個人歷史地位》的《首席門房》開口接龍。台灣人民,被洗腦和被餵廢食,正是《三入戰略》的前戲成果驗收。一切都是有安排的造作;却又濫言大勢所趨。

更多的高潮後戲,台灣人民先有心理準備;甘油隨身,平常多食蔬果,保持心平氣和,冷靜以對。

法哲學筆記 -《公敵與法治》

圖片
人神共憤,恐怕下埸很慘!抄家滅族,這些酷刑,並不會比較正當和高貴;同樣地,也是人神共憤的野蠻。食安問題的受害人民有報復的理由和正當性,但是要合乎比例原則,更重要的,是要合法,依法而治。

畢竟,《法治國家》才是在所有的黑心和野蠻的相互毁滅的黑暗中,唯一可貴的燭火。政府執法而濫權,就像黑心企業的勾當,一樣可惡;尤其有權力的公職和大官,在全民憤怒的當頭,更要謹言慎行,而不能和人民比憤怒,出言破壞《罪刑法定》和《無罪推定》的原則。未免太假了吧!?

尤其,在尊重《司法獨立》,法官《依法審判》和《三審定讞》前,即使是全民公敵,依然受到法律的保障。所謂《關到老》、《關到死》,或《罰到倒》,都是民粹濫言。

一般草民,可以隨口洩憤,隨言隨語,説過就算了,不被當一回事。政府,完全執政,完全負責;大權在手的總統和內閣部會,竟然要鼓勵人民抵制、拒買和政府要銀行抽銀根和藉機爭其他合股企業的《董座》。這是《政府治理》和《企業自治》的精神嗎?還是,中國《文革》時期《紅衛兵》的《毁國抄家,革命到底》?

這些目無法治的濫言濫權作為,也是不入流的《黑手黨》行徑。説穿了,假高尚的斷尾求生,小人行徑。午夜夢醒,何不反省?東窗事發前,可曾有所求,收受政治獻金,共飲《交杯酒》的一丘之貉;做過縱容不法的人神共憤勾當?對得起良心嗎?恐怕,為政無心又無能,而且不以正道,才是最没良心的事業!

心有所危,在於人民失去的,不僅《食安信心》,還有《法治國家》原則。為國事衰敗,世道沉淪而悲!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強權與散兵》

圖片
2014年《諾貝爾經濟學奬》,頒給了法國經濟學家Jean Tirole ,以表彰這位傑出的數理經濟學者在市場權力的研究與貢獻。

市場權力,顯然不屬於一般的消費者,究竟屬於誰?從行銷的視角去理解,"客人永遠是對的!",是一句無意義的催眠口號。買貴受氣是小事,受騙傷心才是大事。

理想完美的市埸權力,應該是由供需決定價格,買賣雙方是合意的。現實上,供應者却是可以透過市場訊息的不對等現象,形成不公不義的剝削和欺騙。在電信費率和食品安全的資訊偏頗,最明顯地傷害消費者。

當政治污濁,政策偏向願意大額捐輸獻金的企業和財主,市場強權就形成了。一般消費者,只是市瑒上的散兵遊勇,空喊抵制或抵抗,終是徒然的吶喊。

市埸的資訊,永遠不可能是透明的和對等的。正如同,政治永遠不可能是清明的。權力的本質,就是宰制或支配。

從本質去理解《食不安》和《住不起》的現實民生問題,就會恍然大悟,自己為何是散兵草民的原因:"金錢讓這個世界轉動"。

没錢,就没力;只能任憑市場強權支配。政客,怎會在乎散兵草民呢?"經濟學",最初的本名是"政治經濟學";哲學家《卡爾•馬克思》認為,經濟是下層建築,政治是上層建築。

現實的世界,市場強權必然支配政治。也可以説,金錢包養政客,就像養豬一樣;讓一群畜牲混吃等死!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物極必反》

圖片
台灣,長期以來,一直是愛恨交織的對象。長期地觀察,有惡勢力認為,台灣只有工具價值,而不是目的價值。

前者,存在於歷史上的所有外來政權和殖民者,極盡所能地剝削榨取。為遂行這項心態,台灣被多方地貶抑,台灣的存在是難登大雅。

唯,難以言説的,却是許多外部強權千方百計地想要擁有台灣。這種現象,正是不少台灣人民自卑的根源。如同不少子女,在父母含辛茹苦養育成人,略有成就後,反而嫌棄自己的出身,想要抹滅父母的一切存在事實。

當下,人民正為過去不願承認的病態心理付出沉重的代價。從政治、經濟到民生的痛苦,都可追溯到《反噬》的精神病理。政客、奸商、神棍所形成的惡勢力,以欺騙、催眠和洗腦的手法,貶抑台灣以媚外敵强權。

惡勢力的存在和壯大,是人民的不幸和自責,却是被人民自己的蒙眛和自利餵養出來的。對悲劇的後悔、憤怒,都是發現被背叛和出賣後的情緒反應;很遺憾,只有短暫的止痛效果。

治療《反噬》的病態,在獨立自主的思想能力,超越群體的蒙昧和反動,勇敢地面對事實和是非公義:台灣是主體,有不可剝奪和踐踏的尊嚴;台灣就是她自己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秋狩》

圖片
古代,帝王家族在秋天有圍埸打獵的活動,稱為《秋狩》。表面上,這是渡假兼測考皇族子弟騎射技藝能力的活動。

事實上,秋天是豐收的季節,天高氣爽,草長馬壯,作物逐漸收成,一年的耕作,已過了大半,到達四分之三;收成的好壞,已逐漸明朗。

《狩》,在現代,已不受鼓勵;但是,在意義上,是可以對自己進行一場觀察能力的測試。"國者,人之積;人者,心之器";人,對於自己的能力和潛力,不容易明白;更何況,一個國家的國力。管理眾人之事的政府,受人民委託,對於國家的能力表現和潛力發展,有責無旁貸,無可推托的責任。

當前,國難湧現,而且事涉國家和人民安全的問題。顯然地,人民對於政府的治理能力是不滿的;否則,官員豈會被評為不堪和無能?

政府治理的能力,來自學習和自我完善,權力需要分立和制衡。如果,像古代的《秋狩》一般,只是皇帝和一群皇親國戚自個兒玩騎馬追逐的遊戲;那是遊山玩水的皇族活動。

現實的世界,各類危機真的存在,若政府措手不及,應變無方;那麼《秋狩》時節,常會跌得人仰馬翻;而且,歷史上,秋天多是革命爆發的《變天》季節。

哲學人生筆記-《超越惡障》

圖片
食品不安全,是國民的系統風險;屢次發生,無從改善,那是惡障;也是國民的宿命。

多年來,我在生技和農業改良的生技產業服務,已二十年了;回首來時路,對照當今舉國陷入食安危機和信心崩潰。我對當年德國與奥地利總公司的創新理念和社會責任、人文與自然的關懷,深感欽佩與自感欣慰。

對於國人遭逢的苦難,我同感辛酸和無奈。我出生與深愛的土地與同胞,為何淪落至此不堪和恥辱?國人,普遍有鴕鳥心態和大頭症,那是源於自卑的棄嬰心態和投機的難民心態,而不願坦然面對事實的真相。在國外善的典範,來到這裡,就變異而狀況趨惡。

台灣的宗教興盛自由,却淪落至假裝敬神,而成為斂財贖罪的護身屏障。完成宗教捐獻,就更肆無忌憚地為惡。每次,我看到台上神棍、奸商和政客相互取暖,盡說好話,就知道台下喬好了,人民將有罪受了。

台灣很世俗,却有鬼神迷障,供養政治,而人民自以為虔誠,却淪為待宰的羔羊。一切的惡障,在於人民自欺短視近利,所以好騙。當然,所有善的追求,就只有在悲劇之後短暫地出現呼喊。

以前,我住在德國的天主教修道院,曾請教老神父:"您何以知道上帝的善?";老神父沉思片刻,説:"我能做到的,就是心中想到超越自身的惡障;善就在上帝那裡;惡障是上帝對我的考驗。"。

我没有皈依任何宗教,但是我聽到善對我的呼喚;如果,我自己無以堅持,將與惡為伍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天龍壽星」記事》

圖片
快馬驛道,遍佈京畿地上地下,只差沒有飛天。每逢年慶或草民上下工當差時辰,人潮湧現,如水洩不通。遠離京城之外地,可沒的事,全是另一番世界,草民驃騎放肆,橫衝直撞;稍有不慎,人仰馬翻,嗚呼哀哉,一路歸西。

京城之外草民,無不欽羨京畿皇上子民出門有驛道,可便捷通勤。近驛站之民舍店鋪,亦分享往來便捷之利而奇貨可居。

甲午年,逢本朝「天九六年」,繼南方「氣爆」,災民遍野後,京城亦不靖。先有「驛道快馬列車」發生「喋血事件」;隨後,京城闊少和惡少集結滋事,禍起蕭牆,反噬「御警」。

沒多時候,舉國草民該死,奸商售廢油而肥,朝野震驚,喧嘩不已。皇上深居「大內」,無所事事,府中奴才亦僅能混吃等死。反正,本朝已百年矣;朝野如盲人吞湯圓,自個兒心裡有數;宮中暨府中例行公事,奏報皇上;總是奉御批:"朕知道了!"。

知道?…?可知道是何等「鳥事」乎?小道消息自宮中傳出:"皇上不行了!";…?這話可傳明白了?非也!是"皇上"說話"不行了!"。可怪了?說話,那兒不行了?原來是語無倫次。

蓋皇上是走衰運了,被「王公公」驚嚇過度,也被南方「綠林軍」地盤出身的太學儒子"贈書"分享,補修學分。皇上,以為天下皆敵,草木皆兵。皇上坐大位至這般慘况,究竟是草民無奈,抑或皇上無奈?

不知是那位奴才,給皇上出主意;既然皇上"說話"不行了!";還安排皇上南巡南方綠林軍地盤,宣示:"皇上,還是皇上;不行也行!";此乃「兵法第三十七計 - 白目計」:「那壺不開提那壺」。

皇上公開「御言放送」,奚落南方草民,不似京城草民長壽;乃因無快馬驛道,南方草民驃騎放肆,短命乃必然。嗚呼哀哉!

當思及,"皇上不行了!";果然,"說話"也不行了!;自古「伴君如伴虎」,皇上萬歲,天下民豈敢望其一二,壽比天子脚下之京畿子民?惡政惡過虎;天下草民,無分南北,但求渾世求温飽,安居安食安於行;過一日是一日,豈敢忝列「天龍壽星」?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新書情緣》

圖片
《久早逢甘霖》,這是"農人"的大喜;《洞房花燭夜》,這是"公公"的至痛。對於愛書人,再也没有比《新書送達》的情緣更欣慰的好事了。宅配送達後;我迫不及待地拆箱,逐一慰問飄洋過海而來的新書,邊唸著"辛苦了!好遠的旅程,對吧?"。

新書送達的書名清單,好似人生中的另一份情書;那都是在書海中尋尋覓覓千百度,雀屏中選後,成為心領神會的知交伴侶。在夜深人靜,心靈沉澱時,翻閱書頁,期待從中得到,"你是懂的!"的回應。或者,"原來是如此這般!"的知識;或者"果然,我們有緣,千里來相會!"。

老書店,在網路時代,生存日益艱困。然而,世間總是有打死不退,難以説服的癡情讀書人,堅持親自逛打死不收的老書店的古典心情。期盼,在書堆中找到《顏如玉》;我正是"書店癡漢"。

在德國商旅,只要旅途順道,總會回訪大學城溫馨的老書店;上一代的主人已老去了,交給依然有心的後人經營。也許,被異國來客的惠顧感動,貼心地要為我寄送新書,讓我能輕鬆地繼續旅程。

離開老書店時,中年店主夫妻還堅持送我到店門外,互道珍重再見。像極了老店主的待客風範;以前,我正是因此而感動,成了忠實的書友。

現代網路書店的出貨部門,絶對没有機會像中年的書店主幸運,聽到我敘説許多年以前,對老店主的情誼和承諾:"只要有機會,我會再來買書!"。正是那份古典温謦,才有當下的新書送達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老虎遇狗》

圖片
城市,有捷運,而且市民多以捷運代步,有助於餘生多活幾年嗎?

歷史上,《秦始皇帝》想要長生不老,而命方士煉丹和派人赴海外求仙方。據史書記蛓,《秦王滅六國》,一統江山後,開運河和築驛道,書同文、車同軌。然而,統一的《秦帝國》,只存在十五年就敗亡了。

《秦帝國》的轉制政策,以現代的國家發展理念分析,就是統合工程,以交通和文書,度量衡的《單一制》來鞏固統合和加強治理。現代國家以建置大眾捷運軌道系統和高速公路,而取得堅強的政治統合效果。

德國,在《第三帝國》時代發展高速公路系統和軌道運輸系統,都有助於德國從《第一次世界大戰》失敗後的經濟崩潰中脱困。當時,德國的發展在威權獨裁的治理下,國民經濟的發展和國力有了明顯地提升。

但是,為政不以正道,國力被扭曲成對內專制,對外窮兵黷武的侵略擴張政策。尤其有效率的交通運輸系統,成為對外軍事行動的工具。最後,《第三帝國》從興起到敗亡,僅有短暫的十二年。

無論是捷運、高鐡和高速公路,都是國家的高效率運輸系統;系統安全極為重要,不容發生安全事故。否則,人民的生命安全期望值都會受到影響。

進步的國家必然重視包括公共衛生、食品安全在內的系統安全係數。人民的餘命年數,其實決定於政府的施政品質和國家的品位。

惡政猛於虎;而虎口餘生靠《武松》。人民勇於馴惡虎;虎落平陽被犬欺。人民加油!《看門狗》更要加油!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執子之手》

圖片
與汝偕老,可遇不可求!但是,執手?有手可牽是喜悦的,幸福的。

恐怕,現實的困窘是,右手執手機,左手拎提包;各走各的,各説各的,各忙各的。牽手,似乎只有戀愛的迷糊階段。

不過,人生漸老的時候,還記得和還願意牽手偕行是可貴的;心境也不同於年輕歲月。以前,牽手是得到和有所歸屬的認同。年長,牽手是共享人生,偕行所剩不多的未來。

疏於牽手,其實是無心和無奈,也是牽就現實的無力;牽手又如何?以感情用事來看待牽手的心境變化,感情有時間的張力和階段的功用。然而,可貴的執子之手是出於人性中的保護和互助的動機。

外遇,之所以讓配偶有難以承受的傷害;在於保護和互助對象的移轉;這涉及經濟行為的理性分析。人與人之間的承諾,在口頭的示意之外,還有牽手和擁抱的肢體動作,以確認一致的心意。

至於,來到書面文字的合約行為,其實已經是形式了;指涉先前承諾合意行為的不可靠。年輕戀侶的牽手,不妨以《晒恩愛》看待,有宣示主權的生理作用;能否通過時間的考驗?不無疑問。

但是,老伴牽手偕行,流露的是信守承諾的心理作用。感情,在這個階段已經回歸為為可貴的人性了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草芥》

圖片
生命是平等的;人的尊嚴是不可侵犯的;夜空的星辰,心中的道德。這些信念是我在青年時期,從生活經驗中,感受到社會的虛偽和人間的不公不義,貼近哲學而在心裡認同和信仰的。

印度詩哲《泰戈爾》自幼隨著父親親炙印度北部的山川,讓他熱愛大自然的生命現象。"大樹嚮往獨立的天空,小草依戀芳香的泥土";讀到這樣直觀的哲理詩句,讓我對天空和小草,有嚮往和珍惜的情感。

在生活經驗的話語中,"視生命如草芥",正是隱喻草芥的卑微和可以被凌遲。顯然地,現實的社會,相對於卑微,必然有尊貴。但是,何以尊貴?何以卑微?那不正是社會上存在著對生命有差別之心?有來自制度的不平和世襲。

秋天的天空高遠,我俯近小草依附的土地,近觀生命的無奈。何以生為小草?而不是大樹?難道,只能歸於命運嗎?可是,小草呈現的姿態,却是自信滿滿地迎向天空。生命的價值,正是在於自我定義和自信。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更衣》

圖片
午後,忽隱忽現的秋陽;/
可有可無的立場,/
反正,風與雲才是主角;/
摇動樹姿,遮掩光源;/
忽然,飄來細雨。/

究竟,所為何來?/
只想,表示秋意!/
留下茫然的綠;/
來不及換上秋的衣裳。/

- 《流行,其實就是規律!》 -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荷花與蓮子》

圖片
荷花,被視為清新自持;通常是炎炎夏日的代表花朶。中國宋代的理學家《周敦頣》的《愛蓮說》,讚賞荷花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嬌。
讀過這篇詠文後,我感到混淆了,以為《荷花》是不同於《蓮花》的同屬植物。直到喝過《冰糖蓮子湯》和《蓮藕排骨湯》之後,想知道《蓮花》的花容;這才知道,世人可能是對《愛蓮説》此文有誤解。
其實,《荷花》的别名是《蓮花》。《蓮藕》是地下莖,開花時由浮在水面的葉子荷着花,所以看不到水面下的淤泥,而使花有不染,《荷花》因此得名。
植物,開花而後結果;《蓮子》,正是《荷花》凋謝之後,生於《蓮蓬》的果實;可以被採食,煲為《冰糖蓮子湯》。《蓮藕》,可以燉《排骨湯》。《荷葉》,可以作藥用,或《荷葉糯米糕》。
從頭到尾,以《荷花》出水面享《清水芙蓉》大名。至於,整株植物的其他部位,也都可以食用,是讓人賞心悦目、怡情養性,兼滿足囗慾的經濟作物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安居樂業》

圖片
食安、居安是系統安全的問題;也是國家統治,應該關照的基本人權問題。不敢吃,住不起,作為國民的意義就消失了;漢字的"國"與"家",都與食居的民生有關。

食與居,是安定人心的兩大關懷,其中,居無定所,心裡總少了歸屬感。吃不安心,生命的期望值就低。現代的《立憲國家》,保障國民的遷徙自由和人格尊嚴;但是終極的意義,在於形成國境之內的土地認同。理想而偉大的國家,在於讓人民以居住的大環境自由自在,提供實現夢想的機會為榮。

在歐陸的德語區旅行,我特别地注意房屋的格局形式。建築的空間美學,住宅,很難出現東亞儒家文化地區的房價膨脹現象;食品稍有安全疑慮,相關的主管官員都明快地下台負責。

文明的進步與否,在於國家和政府對人民生命價值和尊嚴的捍衛。住宅空間的美感能呈現出來,必然也會注意和重視食物的品質和安全;社會就少了人心浮動的危機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古典》

圖片
人心不古,究竟指涉的是什麼?人心,不是越新越好嗎?常聽聞《七老八十》的《老人家》,上氣不接下氣地說:"心律不整";而《十五少年》悶著頭,有搭没理地:"心情不好"。

至於中熟年的大叔或大嬸,唉聲歎氣地:"心事不通"。人生,不如意事十之八九;人心古今同理,當代人有當下的問題,古人的千古憂心已成歷史。

記得,人類首次登月時,堪稱世界大事,我看著電視轉播,講給老祖母知道。老人家,無論如何也不相信地說:"没有天梯可以爬上月亮"。我指著畫面中的太空人《阿姆斯壯》;他正説出經典名言:"個人的一小步,人類的一大步!"。壯哉!

只是,老祖母又説:"他跌下來,會掉到那裡去?"。只記得,我沒轉過頭腦地説:"跌回美國啊!";老祖母很困惑:"米國,???...,都種稻仔,是否?!"。老人與孫子,半斤八兩地對話,只堪回憶了。

不同時代的人,生活經驗不相同,認知世界的範圍,或世界觀也不同。老人家,七老八十以上,有時睿智,有時返老還童,是很逗趣的!陪伴長輩終老的過程,年輕世代,也可以從中理解生命的無奈與掙扎而成為自己的人生智慧。

同樣地,傳授晚輩成長的經驗,也需要耐心,知無不言而尊重自決和鼓勵承擔責任的勇氣。成人教育,其實就是回到古典,養成自己有穩重愛智的風範。

哲學人生筆記 《"站中"怪談》

圖片
《中》,一個看似很討好的字,不偏不倚,非左非右,不上不下,不前不後;就是要《中立》,位在《中心》。很投機滑頭,是吧?為人,要有《中心思想》;"不得中行而與之,必也狂狷乎?狂者進取,狷者有所不為也。",《孔子》如是說。然而,中庸之道,是正確的嗎?

古代,《中國》的自稱,給《西方藩邦》的理解,就是站在世界中心的皇朝。所以,中國就是在世界上《站中》;四面八方的藩邦,都是化外之地。

《中》,在哲學的理解,是自以為真理的偏執舆虛幻。但是,很奇怪,中國經常有路線的左右之争;既反右;"要警惕右;主要還是防左",《鄧小平》如是説。在路線的實踐中,思想和政策路線,是《寧左勿右》的。

《中》,是位置的指涉,也是獨佔的;中國宣示:世界上只能有《一中》;其他部份,都是附屬《一中》的邊陲。因此,《一中》是排他的;當然,這無可好爭的;作自己,最真實!既是"一中",何有"各表"?既然"一國",何必"兩制"?"一國"終必呑下"兩制"!

《站中》,在現實上是行不通的;在道路上行走或行車,只能《非左即右》,若往來的行車都《傾中》或《站中》,將窒礙難行,撞成一堆。

若以為,行事走中道最佳,則難免淪落至《父子騎驢》的困窘。《選邊》,是立場的表示;既黑又白,非黑非白,難以跳脫滑頭泥沼,反而是模糊的投機;自認《站中》,却可能讓自己失去思考空間和追求進步價值的勇氣,而經常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。

中國,以《中心之國》自稱。然而,現實上,自己有不少的人民,却不想留下來《站中》,站在中國的一邊,而選擇移民藩邦。有意思地,在香港發生的《佔中》運動,有《反站中》的諷喻。

旅人故事筆記 -《河運》

圖片
大約在百年前,台灣北部的淡水河,仍然有貿易河運的功能。當今的《大稻埕》、《艋舺》到《新莊》,是那時候,淡水河的幾個熱鬧的貿易船運港。可惜!淡水河淤塞了;河面商船帆影熙來攘往的繁榮盛景,已成只堪回味的往昔榮景了。

有商機的河運,必然有依河運而生的船民和家庭,吃住都在河運的船上。在鐡路開通前,河運是內陸的貿易動脈,天然大河或人工運河,只要可以河運,都有這番人文景觀。

依水而生的河運和海運,是大自然給予人類,除了土地之外的珍貴資源。對於自然和生態的保育,不是僅有物種的生存保育,還有文明與文化意義的延續。在德國商旅的機會,我藉著旅行,找尋探索一些在我自己的國家已消失的人文景觀。

德國的《國鐵系統》聯結歐陸各國,堪稱便捷有效率。但是,對生態永續的哲學思考,土地可以讓出空間給天然河流或人工運河;也可以保育生態和創造《寧緩不疾》的人文景觀,而不是讓地產商團去發展成商業區或住宅區。

看著運河上緩而有序的河運貨船,載著原料而來,又載著汽車成品而去;一幅緩慢又有活力的經濟現象在眼前出現。我輕鬆地坐在河岸數著船跡,或許,當下我與河船的共在,也是《慢活》的人文景觀吧!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向晚人去那?》

圖片
向晚意不適,

驅車登古原,

夕陽無限好,

只是近黃昏。

- 晚唐詩人 李商隐,《登樂遊原》 -

這首詩的意境,曾經讓我有些困惑。詩人,在傍晚時分,為何心情不愜意?在没有電的古代,生活作息的主要活動時間,應該僅限於白天。到了傍晚,不像現代,在華燈初上後,有燈紅酒綠的夜生活。

傍晚趨黑,心情難免憂愁,漫漫長夜,將如何打發?寂寞啊...!以詩名《登樂遊原》,作望文生義:《樂遊原》,可能是尋歡作樂的好地方,有酒也有色,讓詩人可借酒澆愁,縱情聲色於燈籠照亮的夜晚。

至於《夕陽》和《黃昏》,以詩境作解,既然詩人在傍晚心情不好,又豈是鍾情於《夕陽》?想必意有所指;難道,縱情在聲色之境,讓人暢快,唯伴酒之美人暮遲,略有老態龍鐘?

自古,人間不許紅顏見白首!那麼,《夕陽仕女》,在歡場伴遊或伴酒,既然被詩境隱喻為無限好,必然是人生閱歷有兩手的《媽媽桑》。飲酒作樂,樂不思歸。

男人,若能在歡場欣賞《媽媽桑》,可能是在家少了點《母愛》或《大內冰冷》所致。家教甚嚴,難怪,男人向晚意不適!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芝麻與脆餅》

圖片
世界上有的國家內聚力很强,有的國家却像瓷器碰不得,否則易碎。

一般的分類,世界上的國家體制,就政府權力分配的形式,有《中央集權制》、《聯邦制》和《邦聯制》。其中,代表的國家,分别是中國、美國和前蘇聯。

除了美國的聯邦制較稳定外,中國始終憂心被國際《反中勢力》肢解;即使實施《一國兩制》的香港,也擺不平了。《前蘇聯》的十五個《加盟共和國》組成的《邦聯》,目前已成過眼雲煙了。

每個國家都有難言之隱,內部難以和諧內聚,有些成員無論如何,就是想自立門户,成為獨立的國家。即使《不列颠聯合王國》,也難以有自信,《蘇格蘭》不會再想獨立。

美國,可能很自豪,《聯邦制》的《合眾國》很團結。其實未必,南方的《德克薩斯州》保留獨立建國的權利,以及黑人族群佔多數的《墨西哥灣》沿岸的少數州,因為黑白種族矛盾,黑人族群有脫離《合眾國聯邦》,而追求獨立建國的傾向。

德國的《巴伐利亞邦》,依然自稱是《自由國家》。國家,是眾人的組合;大國總是自誇大國的榮耀;小國總是默默地經營小國的幸福。

我曾經從《奧地利》途經小國《列支敦士登》,到《瑞士》。當時的感受,這三個國家都是位在中歐《阿爾卑斯山脈》中的內陸小國;但是人民的素質和國家的品質,在世界上都有好口碑。

其中,《列支敦士登侯國》極小,野史據說,十八世紀初期,法國皇帝《拿破崙•波拿巴》的出征軍隊路過很遠之後,竟然没注意到《列支敦士登侯國》的存在,而忘了佔領併呑。

《列支敦士登候國》,没有國家武裝力量,和《瑞士聯邦》都是《永久中立國》。兩國的國防都由《瑞士》負責,彼此也没有訂定《共同防衛協定》,以確保各自的《永久中立國》的可貴價值。

當時,我途經小國,空氣清新,景色優美;而想到大國無膽,窮兵黷武,却没有安全感,也就不可能有幸福感。小國堅固,大國易碎!彷彿芝麻與脆餅的對比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解釋與改變》

圖片
在德國《柏林洪堡大學》的主講堂建築入門的樓階牆面上鐫刻著一段銘文:"哲學家們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,而問題却是在於改變世界!"。

以上這句名言,是出自哲學家《卡爾•馬克思》在《"關於費爾巴哈題綱"》的一段敘述文句,代表這位《唯物哲學家》的世界觀。

確實,這個世界的現象繁複,有歷史的殘留,更有衍生變異,層出不窮的現象;讓人疲於應付。人們,看待世界的立場、態度和視角各不相同;古希臘哲人《柏拉圖》説得最有意思:"世界,對於你,就是你看到的樣子;對於我,就是我看到的樣子"。

如此説來,這個世界究竟有什麼理由需要去改變?這也正是進步與保守的不同。就以個人而言,不存在不變,而是無時不變,只是自己不太察覺而已。同樣地,社會、國家和世界更是如此;每個時代都有當代的問題。

面對世界上讓人不满意的現象,却有可能是其他人滿意的現象,對立就此產生了。有可能是衝突與革命,以改變世界;但是妥協與改革,也是另一種改變的態度,雖然進程緩慢,却是破壞較小,也比較能得到較多的助力。

因此,從文明沉積的歷史視角去反省"改變"的訴求;文明是由小步漸進而持續的對話、溝通、理解、包容和接受而形成的。"羅馬,不是一天建成的!",確實如此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找門路》

圖片
來到《門口》,心情各有不同,到了法院、醫院,衙門或監獄的門口,肯定心情沉重,能不進去,最好不要進去;能夠出去,最好也不要再見。

但是有一道門和一條路,讓人們嚮往。在德文的表述中,"Zugang"是《通道》,"Eingang "是《入口》,"Ausgang"是《出口》,這三個詞都和《門口》有關。

從人性的本質來看,無論自身的偏好是什麼?求名、求利或求愛,都必須有《自由》,才能有選擇權和擁有自身的《偏好》。可以説,自由就是選擇的權利,也是一切價值的基礎。

《通道》的自由,是《行動》自由的基礎;到了門口,想進去或想出來的行動,都是《選擇權》。有自由的通道,門却被上鎖了,這道門就没有口了,必然進退兩難。這正是當下中國為《香港特區》訂定《普選特首》制度的《偽民主》的困境。

記得以前德國《柏林圍牆》阻隔了人們往來的自由,但是依然有勇敢的人民,冒死追求自由。高牆再高、再厚,門口再窄、再小,只會鼓勵更多人,想要找門路穿越那道牆。最後,倒下的,必然是興建高牆的人。

在此,為香港爭取自由與民權的人民加油。您們正在為自由找門路。勇者必成!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