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0月28日 星期二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門神說話」記事]》


《甲午年》怪象多,時序深秋,天下草民常聽到王公權貴"So what?!"不離口。市坊上,不識字又不衛生的草民,不懂藩文,却又像鸚鵡好學舌,又不知其本義,於是也"説話!説話!"不離口;一時蔚為"問候語",蓋以為,"説話!"二言,就是《官話》,蓋高尚。

本朝諸多王公權貴,乃先皇遺民或當今皇上御用犬馬;不識民間疾苦,平時坐享封建專制之既得利益,混吃等死。又似《活佛》,犬養奸商以求供奉,遊山玩水,活得特別好。

王公權貴無聊時,尋草民開心,官二代、富三代等公子哥兒,混在一起玩鳥開趴,愚弄民女。尤其,奸商食髓知味,找特權商機有門路,王公大官爺貴公子是也!老子王公,小子王八,一門盡是奸商供奉之門神,各有罩門。

只是,走暗路仍不宜張揚,摸黑偷吃莫爆坑,能吃多吃,死而不後已,再傳諸其後代,以驕國人。天道不酬勤,世間不正義,有人撑死,有人餓死;此乃剝剥弱者,以餵豺狼虎豹,有以致之也。

然本朝之王公權貴,何以在《甲午年》張狂而不避諱?蓋有皇上之民間奸商友人,特有門道,竟取得《大內令牌》作專營不法暴利之門神。市井謠言甚囂塵上,有大內資深奴才公公,以傳聞奏請皇上查處,以平有損天嚴之非議。

孰知,皇上聞奴才啟奏,哈哈大笑,丢出"朕即門神!實也!So What!?"。奴才不知皇上所云,以為皇上要"門神說話"。以訛相傳,本朝各路王公權貴,公然以充當門神為時尚,為各行各業之奸商"説話",是權貴;"So What!?"。

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!《門神說話》,乃本朝之《國粹》;未供門神之草民,莫敢從商!乃必然也!

天下風俗之厚薄,奚自乎?自一二人心之所嚮也!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分歧中的自己」》

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、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。初心是重要的定根;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,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。 近年,浮世多災,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;承平的歲月久了,以前,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,就是「冷戰」已終結,「熱戰」不致於。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,許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