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0月21日 星期二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團戰時代》


團,是群體的簡化。團結力量大,猛虎難敵猴群;似乎,以團行事,威力無比。

但是,歷史教訓,殷鑑猶新。上世紀初年,東方的《大清帝國》末代王朝正面臨《境外勢力》,排山倒海的到來。帝國,如風雨飄搖中的破船,在民間有《義和團》的《漢民族》組織出現,打著《扶清滅洋》的口號,忘了其先人在《清初開國》時期,曾經以各種地下組織的形式和力量,意圖《反清復明》。

歷史是嘲諷的!《義和團》的刀劍,當然不敵洋槍火炮。《大清帝國》終於成了歷史的記載。團,容易有自我《膨脹感》,也會自我消化《罪惡感》和《懦弱感》,而
有自我《優越感》和《使命感》,於是《大家錯就是對!》,成了團的默契和潜規則。

《獨行客》遇到《團客》,得讓路閃到一邊;社會上,於是相信團才是主流;有人《組團》或《併團》,享受《結社》的權利。政團、商團和教團,成為主流的名門正派;等而下之者,混成《黑道軍團》。不過,黑白之分,只是表象;本質上,都是《尚黑》,天下萬教,莫不歸於《黨團》,而後《黨國》為私,終究見不得光。

人,何以存在和何以自處?人,其實像《刺猬》,冬天相互《團聚》以取暖;《靠團》太近却又相互剌痛鬥爭。社會上,團成為勢力,政商、政教和商教諸團,彼比相互勾結,吃定社會上的散客,為害微塵眾生。更諷刺地,當眾生散客呼籲團結,以抗團派勢力;於是危機感激起《團戰時代》。

日文漢字中有《团塊世代》的指涉名詞;還好,這是指日本戰後初期出生的世代,也是在困難中,認真追求幸福生活的世代。團,可以有善的意義,《團圓》真感人!但是,團也有惡的意義,《團結》真害人。

《團戰時代》,眾團打成一片,就像猴群大戰,只見抓咬掀底,那管是名商、奸商、政客、聖人和偽善的教徒。獨行客,在外看好戲,是苦中作樂。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分歧中的自己」》

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、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。初心是重要的定根;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,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。 近年,浮世多災,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;承平的歲月久了,以前,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,就是「冷戰」已終結,「熱戰」不致於。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,許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