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0月28日 星期二

哲學人生筆記-《誰來抵制?》


惡者,為何頑強,甚至囂張地嘲諷卑微善者的心願?理性地看待,善惡對峙,是《賽局》,也是數學問題。

只是,善者以道德的正當性和情緒面對惡者;而很不幸地,惡者通常工於心計,可以多方地掌握對方的心理。

社會上,每當出現人神共憤的惡行時,無助的弱者,總是期待政府和國家出面帶頭伸張正義。其實,國家和政府正是《囚徒困境》中的《獄卒》,是可以被收買的;換言之,弱者可能被背叛出賣。

人性,究竟《本善》或《本惡》?其實,客觀地理解,善惡無定數!當惡的誘惑夠大時,會有更多的游移者和漂浮者,甚至,原來的善者,也可能背叛投靠惡的陣營。

還想抵制惡的勢力嗎?時間、空間和深度,是善惡可以開發的荒野。歷史上,宗教以善願出發,依然需要以神學造論,信使傳教和神職説道,都未必能堅定信仰。

更何況,以消費者利益為起點,而對黑心企業進行的抵制,其中有太多分歧的現實利益衝突;《門神》和《內應》,無所不在。那麼,持《善願》者,該如何《善後》?這已經是《神學困境》了!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分歧中的自己」》

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、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。初心是重要的定根;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,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。 近年,浮世多災,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;承平的歲月久了,以前,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,就是「冷戰」已終結,「熱戰」不致於。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,許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