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1月13日 星期四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莊家郎中」記事》


話說,決定「京畿首執」的「金瓶掣簽」,日子近了。官中府中,各類混吃等死之奴才,心思不定。有些賊頭賊腦的公公,上面還管用,就充分地利用;竟然開莊邀賭,讓「大內」眾多「小公公」下注;皇上最終是否御抽「尊親王」之「小王子」,「LP公子」出任「京畿首執」?

想當然耳!「尊親王」焦慮不已,每日僅食兩餐,睡不過七時;起得
雞還早,吃得比鳥還少,就是欲展現其愛子心切,志在必得之決心,以感動「保皇黨」徒眾,以挾皇上給力,御抽「小王子」,「LP公子」出瓶。

不知死活之「小公公」,「淨身」入宮後,「下面」沒了,「上頭」又不管用;乃孤注一擲,押
去了;「京畿首執」,非「LP公子」莫屬。「探子」密奏,皇上,當然"朕知道了!"。天威豈可測?心事孰人知?"朕,何以稱孤道寡?乃天下之大,皇權獨斷,豈容奴才共決?"。

皇上,聞賭手癢,欲與「大內」奴才對賭!蓋,「探子」打聽「路透社」之小道消息;坊間草民,是同情皇上的;而厭惡「尊親王」之引外患與奸商,三不五時干政,指點江山;是以,其「小犬」,「LP公子」被譏為「權貴之子」,「京城大少」;豈可視「京畿首執」大位為自家禁臠,非要不可。

然,尤甚者,皇上,暗夜吃湯圓,心裡有數;來日不多時矣!賊逆「綠林軍」兵馬,已兵臨城外;各路道上人馬,已混入京畿,隨處遊走,散佈「變天」耳語。府中奴才,人心浮動。賊逆「首惡」,綽號「剋皮」,揮軍志在必得,進城指日可待;且對麾下攻城大軍,下達兩個「務必」;「務必勝利」與「務必成功」;大有"羅馬!我來也!"之氣勢。民心所向,眾志破城。

皇上人馬,亦非省油之燈,鬼混多年,早知日頭赤炎,保命之道。故持先皇之志,處變不驚,暗中找退路,以個人利益為己任,置皇上江山於度外。

賭啊!此時不賭,待何時?何日君再來?來!來!來!再來一把!江山百年,足矣!皇上,向晚登城樓,夕陽西下,好不滄茫!"朕,這回就押「剋皮」吧!"。歷史地位,在此一賭。

精選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大佛手與小愛玉」》

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;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,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。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?雲聚遠天,風起雲湧,真壯觀!但是,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。換言之,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,氣溫會急降;今夜起,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。 晴朗的天空下,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