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1月26日 星期三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背水一戰」記事》


隨著《甲午》年末以《金瓶掣簽》決定《京畿首執》和《地方藩鎮》的日子逼近;各方勢力人馬鬥爭惨烈;《綠林軍》在我《天龍聖國》各地發動造反,烽火遍地。

逆匪,計分三股主力,北部京畿大戰,由《剋皮》領軍;中部《不安河》流域由逆匪《小英》領軍;《清水河》以南,由逆匪《阿菊》領軍。

皇上,自認曾是《天下無敵大帥》,亦為女人之剋星,故自封為《中南戰區剿匪總司令》,御駕親征,就是要去欺負那兩名女逆匪首。

天下男人,都只剩一隻嘴!出征行前,又為避天下人耳目觀感,落人《大男人欺負小女子》之口實,乃先御命《清水河》戰區特選《女將阿真》待駕護聖;待皇上前來後,再命《女將阿真》上陣殺敵,既可彰顯《大丈夫不與女鬥》之泱泱天子聖範,亦可將戰功留予《女將阿真》;此可謂一魚二吃,兩全其美,立德立功。

至於《京畿》之保衛戰,皇上委由《尊親王》與《前鎮國大將軍》協同《尊親王》之《小王子LP公子》剿匪。朝廷剿匪,似乎各有所司,分工完善,大軍未至糧草先行。

只是,人算不如天算;在《甲午小雪》節氣前,《尊親王》與《前鎮國大將軍》二老,竟然無老者風範,宛如《少年郎遇到小馬子》沉不住氣,血氣方剛,精門上衝;違反戰争禁忌,率先使出《毒舌混蛋》,引來眾怒譴責。

兵慌馬亂,竟又行軍方向錯誤,大軍向皇宮開拔前進,儼然《非典型兵變》,萬一《尊親王》藉機奪位,那皇上可進退兩困,回京《靖難》?亦或成了流亡皇上?

《女將阿真》,號稱本聖朝《人氣女將》,蒙聖恩深重,當下却恐北部情勢未明,到時落得皇上成了《拖油瓶》,却又被誤為《挾天子以令諸侯》,恐反招來天下群起攻之。

是以,《女將阿真》臨陣脱逃,無人護駕;皇上,僅能孤坐冷板櫈,好生不自在,萬一《女逆小英》前來單挑,戰或不戰?若敗矣,則順了各方心意。

皇上,真不宜御駕親征,果其然,皇上當下果真稱孤之寡人也,高處不勝寂寒。《女逆小英》,按兵不動,反而出言宣慰皇上:"辛苦矣!世道炎涼,自個兒看著辦!"。

灰頭土臉,不戰不敗,祖宗江山落著此局面,《LP公子》嘗譏我聖朝為《大明王朝》。"朕,真地不在意矣!...本朝,苟能有《大明王朝》之局面,朕之心願,足矣!

精選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大佛手與小愛玉」》

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;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,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。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?雲聚遠天,風起雲湧,真壯觀!但是,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。換言之,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,氣溫會急降;今夜起,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。 晴朗的天空下,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