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1月30日 星期日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替死」,是有原因的!》


「牡丹花下死,作鬼也甘願!」;為何「作鬼」?據說,一點也不冤枉,是自己風流而不知自制,過度獻身被亂操,被需索無度,玩殘了!什麼「鳥事」,都敢昧著良知和格調去做。枉為讀書人和教授,却甘為權力的「奴才」,必要時,得替領袖分憂,包括「替死」。冤枉嗎?

「官場」,其實是屬於「風化區」的行業;那裡公然地調情、諂媚、賣笑,以致獻身。凡事,「小的」不對,「奴才」不行,巴望著「主子」發落。「主子」的喜怒哀樂,等著「奴才」來擔待;「主子」儘管揮霍和吩咐,「小的」,做就是了!

「主子」爽了,「奴才」也「出頭天」了。「主子」,在冬天午夜的夢遺,醒來時好甜蜜,却留下替死的「精子」。讀書人,春天讀「春書」;冬天初到的一場選舉,莫名其妙地替死了。

其實,「ト書」早就寫好了。如附: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夢遺,是春天的腳步?》

精選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大佛手與小愛玉」》

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;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,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。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?雲聚遠天,風起雲湧,真壯觀!但是,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。換言之,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,氣溫會急降;今夜起,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。 晴朗的天空下,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