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1月15日 星期六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國語廢話》


《學國語》?有沒有說錯?不是生來就是會說國語的嗎?如果真是如此認為,就太缺乏同理心了。《學國語》,要先確認自己是那一國的;會說國語的笑不會說國語的,實在很簡單,也很殘忍。

外國人來台灣《學國語》,似乎很吃力;這很像本國人學外國語,一樣也很吃力。其實,一邊一國的關係;雞鴨不同國;當然,溝而不通,是誤解語意的原因。

近期,整理書庫時,我竟然找到三十年前,我的德國朋友遺忘在我家的兩本書,《國語會話》和《五四運動史》;內容,真是天差地別的難。

前者,是為外國人學《説國語》的會話教材;後者,被美國《東方雜誌》譽為"驚世駭俗的經典之作,探討今世公認最重要的中國知識份子運動..."。

我的好友sandra Breitenbach博士,當年還是德國《哥廷根》大學《漢學系》的學生。她來台灣學中文,當然必須學《國語會話》借住我家和書房,就因緣所及而留下了這兩本書。

其實,當年Sandra小姐的中文能力才初階;還不能涉及《五四運動史》所討論的深奧和繁複的中國的社會、政治和文化的啟蒙運動。

隨手翻閱舊書,我既同情又佩服友人Sandra小姐的初衷,認真加註地學國語會話的內容。但是,就我所見,都是枯燥乏味的牙牙學語;原來外國人是如此地學國語的。學國語,認漢字,對外國人真是不簡單。但是,她走過來了,最後成為東方語文學家和認真謙虛的大學教授。

至於,《五四運動史》,涉及追求民主與科學。尤其,民主正是當下生活的理性實踐和真實經驗。《思想是語言的囚犯》;當總統在公開助選的場所,對人民説國語,"他就像一頭雄獅面對這些妖魔,我相信他一定能夠勝利!"。聽來,總統嚴重失言了;他治理的國家,原來有妖魔!

這是那一國的《國語㑹話》?語言的會話,不離真實的生活經驗;雄獅是受保育的猛獸,也被稱為莽原的《萬獸之王》;《妖魔》,應該没人見過,却只存在説話人自己的內心,稱為《心魔》。"雄獅戰勝妖魔",這是那一國的神話?也是違反科學理性的會話。

《五四運動》中,所推行的《白話文》,有助於知識的普及。但是,當語言會話所描述的世界,充斥著荒唐不負責任,而却被用於民主實踐的選舉。民主的助選推薦,不就是要真誠嗎?

很遺憾,"雄獅戰勝妖魔!",是反智的《國語廢話》;也是對選民的褻瀆。本國人,生來不會,也真地不曾學過《國語會話》,所以,比起外國人,更會滿口胡言亂語。

精選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大佛手與小愛玉」》

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;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,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。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?雲聚遠天,風起雲湧,真壯觀!但是,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。換言之,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,氣溫會急降;今夜起,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。 晴朗的天空下,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