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破城前夕」記事》


「甲午戰爭」,我「天龍聖國」各地亂成一片,鑼鼓喧天,炮火連天,口水泛濫,災民不知該往那裡去?

「內戰」比「外患」嚴重,是敵似友,其實皆為「自家人」,只怪彼此長得太像!原來,事有蹊蹺,五百年前乃一家;超級太上祖父,年輕時外遇,留下的兄弟姐妹後代。

既然如此;何以骨肉相殘?這得怪當朝權貴!為掩藏自個兒無能,為政有私,區分敵我貴賤,同為「天龍聖國」之子民,有的吃飽哈欠;有的沒啥可吃,只能張口吃空氣,看來也似打哈欠。

我「天龍聖國」,以儒教立國,「孔夫子」之「不患寡而患不均!」聖則,已被改為「不是貴,就是鬼!」。反動之封建專制,佐以王公貴族之寡頭統治;世道不平,早晚變天。

「天龍聖國」誰屬?此乃天下草民之惑;人生而平等,却活得不平等!終年辛苦,完糧納稅,所剩無幾,却供養大批奴才混吃等死,勾結外患,包庇奸商,殘害人民。革命內戰,乃勢所必然,天下之至理。

只是,聖朝,自皇上以下,各路奴才亦非省油之燈,乃以恫嚇動員;以"明日過後,…不堪設想!!!",以集結反革命之勢力。

是以,夕陽西下,「天龍京畿」之草民憂心,明朝恐無太陽再起,往事只能回味,公雞待命;奶娘擔心斷奶,幼兒待哺不繼。皇上與尊親王,各路王公權貴,分頭整補,四處調頭寸,急如熱鍋上之蟻,實在,…不堪再想下去,實在不開心。

城外,「剋皮大軍」已好整以暇,輕鬆以待;反正「成王敗寇」。更何況,賊逆早已為我聖朝列為「欽命要犯」,查其三代;罪多不愁!

反倒是,童子好熱閙,不知父母心,總是聽聞攻防大軍之「大聲公」疾呼:"孩子,要聽爹娘的話! "。稍後,城外又傳來:"爹娘,要聽孩子的話!"。

童言無忌;反問爹娘:"明日過後,…適逢週日,可否晏起乎?孩兒欲自然醒!爹娘,夜裡床上打鬧久矣!孩兒欠眠,亦久矣,欲補之!"。???

孰曰:童子末識「成人事」?爹娘,能不臉紅乎?

Foto Source: Wikipaedia

精選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大佛手與小愛玉」》

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;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,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。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?雲聚遠天,風起雲湧,真壯觀!但是,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。換言之,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,氣溫會急降;今夜起,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。 晴朗的天空下,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