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1月11日 星期二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大勢已去」記事》


沉不住氣的王公權貴《尊親王》,見其《小犬》,《LP公子》,争奪《天龍王國》之《京畿首執》大位乙事,皇上一直不給力,反而扯後腿。《老子》,是可忍,孰不可忍!?終於對宮中、府中怒目相向。

《老子》心急,護子心切,情有可原;只是,言為心聲,多話無益,竟然扯出五四三的高見,愈説愈離譜,朝野竟然不知其所云,以為《尊親王》,養尊處優,逸樂已久,患了不知民間疾苦的《老人權貴症》。

竟然,怪罪朝野不知何為《開放社㑹》?咦...?我聖國,乃皇上專權,何來開放?既言開放,《京畿首執》大位,又豈非其《小犬》出任不可?自己語無倫次,乃思想错亂,久溺權勢,竟數落坊間草民謗其《小犬》,以致誤了皇上《金瓶掣簽》之決行。

嗚呼哀哉!皇上不給力,乃自身難保,何來其力?皇上,即使有《保皇黨》可用,惟《保皇黨》亦人氣渙散,淪落至勾結江湖黑道,以政餵商,政商勾結,久矣!

府中,奴才百官,不出禍端則矣;若出,必輪流失火。平日無鳥事可玩之《龍太后》,也三不五時玩火又放火,讓朝野疲於滅火。

積弊多年,民心已失,大勢已去,子承富貴,不勞而獲,權貴交相賊國,皇上帶頭亂政,對《天朝中國》競比卑躬屈膝,叛將叛軍有樣學樣,休兵奔赴敵營;惟對內猶侈言:草民,宜忠君愛國,護我《天龍聖國》。賊人賊語也!

《尊親王》,正是禍首,不遑多讓於皇上。多年前,政争敗陣,乃奔赴《天朝中國》交心求援,以挾外患奸商以制皇權國政。當今,其《小犬》意在《京畿首執》大位,非取不可,乃是欲承其外患傀儡之位,以利其回報《天朝中國》之犬養。

萬般皆是命,降敵與敗陣,皆由己造命也!歹路莫行,尤不可背棄生養之土地與人民。民心向背,早已代天決行矣!

精選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大佛手與小愛玉」》

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;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,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。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?雲聚遠天,風起雲湧,真壯觀!但是,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。換言之,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,氣溫會急降;今夜起,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。 晴朗的天空下,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