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2月16日 星期二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限法》




無情每多讀書人;知識的傲慢,常表現在文人相輕,學閥自大。凡事,以為自己對!照理,讀書求知是為了求進步開明;讀書人向權力靠攏,必然助紂為虐,服膺權力霸凌正當性。

憲法,作為國家的《根本大法》,若阻礙國家的進步,缺乏多數人民的認同,形同具文,不如没有憲法。

日前,我遇到多年來在住家附近販賣《養樂多》的年長阿桑;一個在社會底層艱苦打拼,以支撑兒孫生活的單親苦命女人。

《地方選舉》過後,她問我;"認識《李鴻禧》教授嗎?"。當然,大名鼎鼎的憲法學者;在台灣有《公法學》背景的人,幾乎都讀過《李鴻禧》教授,有關憲政《公法學》的卓論高見。

阿桑,説她讓《李鴻禧》教授吃驚意外了;在《選前之夜》的大㑹場,李教授自阿桑旁走過,原是人來人往的熱鬧場景,一個自然的眼神交會,李教授微笑致意招呼;阿桑竟然回以:"啊!您就是有名的《李鴻禧》教授!久仰!"。

這下子,換李教授既高興又意外,"您怎麼知道,我是《李鴻禧》?"。一份偶像與粉絲《巧遇》的喜悦;阿桑説:"我看過您在電視上說憲法!"。

這下子,換我意外:"阿桑,對憲法有興趣?";阿桑說:"就是那個大家不可亂來的什麼法!"。說得也是!言簡易賅!大家不可亂來!憲法,就是《限法》;可也!佛云:"不可説!";却是,《雲深不知處,只緣身在此山中》。

確實,無法説法;法是確實的生活經驗,市井草民的法識和法意,常有襌智。當一個國家的體制有權無責,既不能求進步,又不能促進和諧,實在不知那是什麼法!

精選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大佛手與小愛玉」》

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;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,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。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?雲聚遠天,風起雲湧,真壯觀!但是,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。換言之,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,氣溫會急降;今夜起,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。 晴朗的天空下,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