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選文章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雞蛋與博愛座」》

圖片
看似不相關的兩件鳥事,在無奈的浮世,竟是有相關的想像。 雞蛋,個人少吃幾粒,應該不至於餓到,非必需食品也!多吃無益!何況,蛋白質的來源多樣化矣。然而,群聚犬吠的效應,會擴大成為經濟的供需失衡現象。 在自由的市場,「看不見的手」,價格,會發揮調節功能,使供需失衡回到均衡;除非市場已失靈,被獨佔或寡佔的勢力挾持操控。 台灣的公共交通載具上,普遍設有「博愛座」;表象上看似立意良善,本質上,却是製造「特權」,鼓動自認有特權者,聲索「獨佔」或「寡佔」,引起讓人嘆氣的「爭議」。出發於善意,却流於「特權」的惡劣。 「博愛座」的英文標示為「Priority Seat」,就是「優先座」;給予一些自認有需求者,自認可以優先「求讓」或「迫讓」,却不免流於情緒上、道德上的公然勒索。 「讓」或「分享」,之所以是珍貴的價值,是在於「主動」和「出讓」,而且「讓之以禮」,而不流於表現出丟棄式的「施捨」。被「禮讓」的一方,本來就應有認知,「受讓」、「承讓」是幸福或福氣而不是權利上的「求讓」。 回到「雞蛋」的:「蛋頭問題」!春、夏的供蛋不足的群吠現象,俺注意到,那是出在供需訊息不流暢和時差;若消費者稍降低需求強度,可免於被哄檯所害。有訊息和得蛋來源者,主動分讓、分享來源給鄰友圈,不需去群聚搶購,以共渡緊需時段。 看吧!本來可以正面調節的心理緊迫和解除惡意操作的「蛋頭問題」,現在又如何了?蛋的供應多出全台灣人口每日一蛋的兩天需求量,還迫使勇於任事和做到流汗被人嫌的「尋蛋者」,農業部長陳吉仲辭去官職。 至於,那位求讓「博愛座」未遂的「女作家」,簡直自取其辱有餘,其公審「拒讓者」的「勒索文」中挾帶著提醒台灣社會,她將有「新書」在法國出版,急於去面會法國的出版商,出版給法國人閲讀。其他不知情的無辜乘客應該讓出「博愛座」。罷矣!想出門就享有特權的心態在作崇!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背叛》


神權時代,教士壟斷信徒對上帝的認識和祈禱。教士,透過繁文縟節的宗教儀式和對經文的詮釋權,上下其手,唬哢權威,從中享盡獨占利益。民主時代,號稱共和,依然被自許為菁英的政客、媒體和黨職瞎扯,設定議題、誘導方向。

共和時代,人民依然好騙,像争吵「朝三暮四」或「朝四暮三」的猴群。民主國家的政務公職有任期;定期的改選,可以產生新的權力佈局和資源的重分配;幾家歡樂,幾家悲傷;新人笑開懷,舊人哭倒懷。權力,如華廈,見其樓起,也見其樓塌,既淒慘也壯觀。衆人迷,變眾人譙,原因何在?權力使人傲慢所致;所用非人,自己也缺乏自知之明。

自古以來,上帝與人民之間始終有難以跨越的高牆,彼此之間無從交心;上帝只會示警,人民只會無奈。古代,皇帝不敢僭越為上帝,只能略低一等,自稱「天子」,只聽天意。畢竟,皇帝也是人,却要裝作「天子」,所有的尊貴,幾近神格,都是人為的造作;是隨侍在側的奴才包裝出來的祟隆。

上帝,應該無所不能;天子,一旦無能,成為「折翼天使」,就像「落翅仔」或「落水狗」;民心離去。民主時代,民意就是天意;競逐權力者,務必傾聽人民的聲音,即使偏遠微弱,也要虛心傾聽。

權力改朝換代的新局,人民期待嚐鮮,即使人民作主,却終將以失望灰心結局,再等待新的「救世主」出現;民心,何其現實和無知。殘酷嗎?其實,人民之喜惡,多是世俗的和虛幻的;民意所創造出來的上帝,終將淪為專橫,以致無能為力。上帝與人民,彼此,永遠只有互為因果的「背叛」。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法哲學筆記 -《"於法尚無不合"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 《「伊朗來的無花果乾!」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!》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折磨學」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極道の國家和女人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