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2月4日 星期四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鹿角毛公」記事》

話説《甲午内戰》,《京畿保衛戰》之勝敗,是我《天龍聖國》存亡之關鍵。皇上,戰前信心滿滿,派遣《御林雄獅鐵衛軍》,徵召《前鎮國大將軍》統領,前去支援《尊親王》父子。

孰知,兵敗如山倒,我《聖國》各戰區眾將官兵,風聞京城大勢不妙,匆匆脚底抹油,陸續向《綠林逆軍》舉白旗繳械投降。皇上,抱著《老千》摃《九合彩》嬴來之獨家《大頭彩》,遁入地堡,成了驚弓之鳥。

皇上,輸矣耶?Oh!No...,No!皇上,寄望《天朝中國》皇父出兵相救;不然,《米粒尖帝國》皇帝,也有可能出手相援。畢竟,聽話之《兒皇》,百年機遇,馴養不易。

惟,皇上獨呑《大頭彩》,又拉《府中首輔》江公公替死,實在,...望之不似人君。很没江湖道義。眾家盟友心冷矣!不僅見死不救,還急於切割無情無義之《黑白郎君》;紛紛由其《理藩部》發出賀電,欽佩勇敢之《天龍聖國》草民,造反有理,革命無罪。

惟其他與我《天龍聖國》皇上沆瀣一氣之藩邦酋長,亦語重心長,盼我《天龍聖國》之《草民政府》莫輸出《全民革命》;只求莫就此斷了《凱子外交》,短了金援。各藩邦,霧裡看花,隔岸觀火,精彩有餘,足矣!

皇上,見大勢已去,欲覓可靠之奴才出面洽投降善後,東尋西覓,却不見江公公。殘兵敗將哭泣奏報,江公公替皇上掛了。其手下各路奴才,亦作鳥獸散去,各尋出路。跑不動之毛公公,正隨侍在側涼快。

皇上,恕責渠等死奴才,五日京兆,誤我聖國江山,辜負聖恩。"朕,敗戰未輸!朕,僅戰術失常!朕,猶聖國之明君也!我聖國乃曠古奇國也!"。當即,降旨《老毛》代天巡狩善後大局。

説得也是!《綠林軍》逆首《小英》,已向我聖皇心戰喊話:"窮寇止步!本女王,僅盼昏君醒來,深自反省,做好虚君之角色!莫再官逼民反!"。

咦!怪矣!皇上竟淪落至被《綠林軍》管束之局面。孰令致之?

不堪至極矣!皇上,長嘆:"來人吶!";但見奴才抬出《毛公鼎》;哭泣参奏皇上,"爾後,皇上僅能《問鼎毛公》,奴才窮途末路,僅盼與皇上共進退;莫散了團體,休灰了志氣!"。

嗚呼!誠死忠奴才,新亭對泣也。歷史如大江巨流,日夜向東流去!大水沖垮龍王廟。

精選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大佛手與小愛玉」》

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;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,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。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?雲聚遠天,風起雲湧,真壯觀!但是,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。換言之,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,氣溫會急降;今夜起,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。 晴朗的天空下,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