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月28日 星期三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角色扮演》

「大乘佛教」經典「金剛經」有言:「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,若見諸相非相,則見如來。」;遇見現象,穿透表象;究竟還能看到了什麼?

悟者「悉達多‧喬達摩」向世人開示,皆是虛妄!既然如此,就是虛妄而已,連「破銅爛鐵」也不是了!那麼,禮者,非禮也;妄言誑語,諸相有價格之妄念,即不見如來。

一場正式的外交會面,「英吉利國」外賓,在寒冬季節迢迢萬里而來,在國運世道艱難之時,捨大就小,心意感人;而不幸見到唯利是圖,策馬入京城為官之粗俗之徒。非僅不見如來,亦不見文明,只見主人斯文掃地,心有迷信諧音罣礙之從俗者。

禮失求諸野,新官上任急放火,在野為名醫者,有幸入京城從政,上者自勉,醫國之疾,匡正人心,敦厚風俗;可惜!性格決定命運,民間社會寵溺和優遇學醫的天之驕子,然教養不足,文化素養淺薄,以言行輕薄却能倖進,終難成大器,惟酷吏管事者而已。

「英吉利國」以淑女紳仕之禮儀為尚,即使虛偽有之,惟仍以文明之姿,呈現文化之禮制,終成世上之禮儀法治之文化國。歐陸後起的「日耳曼人」強國「德意志」,曾被其視為野蠻民族之部落而已;惟「德意志人」已今非昔比,以文明取法「英吉利國」,勵精圖治,也已成就自豪傲人之文化大國。

「國者,人之積;人者,心之器」;當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?禮輕人義重,何況來客致贈以守時自勵之「懷錶」,更有助於惕我國人遲到誤時之惡習。唯心中在意禮物之價格的粗俗者,必難有價值之信仰。

以「亞聖孟軻」見「梁惠王」之語境比喻:「王曰:“叟不遠千里而來,亦將有以利吾國乎?” ;對曰:“王何必曰利?亦有仁義而已矣"」。「賈誼」之「過秦論」以「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」。其興滅同速!足以為戒。

「孔子」以「爾愛其羊,吾愛其禮」駁弟子「子貢」之欲「去獻祭之羊」。禮,就是適宜!非禮莫視,非禮莫言;時然後言,人不厭其言!文明初步始於慎言。國人在民主化後,唯權是尚,逐利不已;廟堂議事之殿,率以背心夾克勁裝在身,背上標示以「黨徵」和姓名,摩拳擦掌,隨時準備上演武場的猴急狀;也像博奕場上的掛號鬥犬。民主,只重形式,却難厚植文化。

新人新政,却見外交場外無禮之妄言,真心換無情,外賓情何以堪?日後,妄言者執政何以有禮有節,徐徐如來?流寇趕走一批山賊,所呈現者,改朝換代的舊時代精神而已。未見時代之不同,我所見者,非禮之急於得手之色徒也!

精選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大佛手與小愛玉」》

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;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,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。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?雲聚遠天,風起雲湧,真壯觀!但是,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。換言之,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,氣溫會急降;今夜起,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。 晴朗的天空下,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