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, 2015的文章

世界小事筆記 -《似青苔的文采》

圖片
「史記」的作者「司馬遷」,在受辱「宮刑」上身之後;於「報任少卿書」中,表述自己的心血大作「史記」,是「僕誠以著此書藏諸名山,傳之其人,通邑大都,則僕償前辱之責,雖萬被戮,豈有悔哉?然此可為智者道,難為俗人言也。」;這是「司馬遷」珍惜自己的苦心大作,無悔受辱的記述表白,究天人之際,通古今之變,成一家之言。

著作和風格,文章的風采,是寫作者珍惜的思想價值;「心聲」,發而為言,書為心畫。閱讀「史記」,我是先讀過「報任少卿書」,有感於「司馬遷」的「發憤」,而在學生時代,也「發憤」展書。長篇大論的文章或大作,讓人漫長閱讀後,有所啓示,就不虛此行了。確實,「司馬遷」的文采風格卻吸引著我;「史記」是一部優美的歷史文學經典。

寫作的人,「大作」發而為書,要有企圖心。像「司馬遷」一樣,為智者道,是知音難尋的無奈,「心聲」盡在「報任少卿書」中。歷史上,有些偉大而有影響力的大作,不勞作者自己費心操勞;弟子、門人、後代的「多事人」,就會代勞「出書」。「釋迦牟尼」講道和傳法而有「諸法經文」。「孔丘」述而不作,卻有「半部論語治天下」的豪氣。

「耶穌」的遭遇,比「司馬遷」更命苦,被釘上「十字架」進「天國」。迄今,後世之信徒於每日餐前,不忘其言行;週日上午還得上教堂聽道。在「中世紀」時,教職牧師「馬丁‧路德」,還將「拉丁文」的聖經譯為優美的「德文聖經」。然而,世道滔滔,人心虛浮;又有多少人理解和實踐作者的偉大心思?

人生,為何「述而且作」?「司馬遷」如此記述:"蓋文王拘而演周易;仲尼厄而作春秋;屈原放逐,乃賦離騷;左丘失明,厥有國語;孫子臏腳,兵法脩列;不韋遷蜀,世傳呂覽;韓非囚秦,說難孤憤;詩三百篇,大厎聖賢發憤之所為作也。此人皆意有鬱結,不得通其道,故述往事,思來者。"原來,心中有有志難伸,受困現實,所以抒發而作。太憂時憂國,也太沉重了!

其實,有志於學而成習;讀、寫、聽、說,是每個人的思想與文明程度的表現;以「述而且作」為樂趣,是可以感受到的幸福;更可以期許自己,向歷史留下自己的文明足跡和文化資產。雖然路途遙遠,似不易至;只要持之以恆,也似河畔的石岸,日久生苔,也有古樸之風。人生有悟,而以述作為樂,表現文采如青苔,足矣!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桂冠》

圖片
在品嚐「和式料理」的「居酒屋」;佐以「月桂冠」清酒,也就是「純米吟釀酒」,是讓食客津津樂道,回味再三的幸福。「月桂冠」,是日本清酒的品牌,也是結合植物種品的「組合詞」。

「月桂樹」﹙Laurus nobilis﹚和「肉桂樹」﹙Cinnamomum cassia﹚,一字之差,坊間很容易被混淆。確實如此,二者在「植物分類學」上,都是「樟科」﹙Lauraceae﹚植物,卻是不同「屬」的植物。「月桂樹」是「月桂屬」﹙Laurus﹚;也有「提香」的功能;而「肉桂樹」是「樟屬」﹙Cinnamomum﹚;常用於製作「香料」或提煉「精油」。

植物的功效和功能被人類發現後,命運就不同了;「月桂樹」被用在彰顯尊榮,因為原產地在南歐的「地中海」沿岸和「小亞細亞」地區;在「古希臘」的神話故事中,「月桂樹」代表「太陽神」的光彩;於是在人類的競賽活動中,取得勝利的人,或是被尊崇的人物,頭上被冠上以「月桂樹」的樹葉串聯而成的「葉環」;稱為「月桂冠」。

其實,「月桂樹」的「花形」和「花色」,很像(木犀屬)(Osmanthus) 的「桂花樹」﹙Osmanthus fragrans﹚的花。所以,坊間以「桂冠詩人」的尊銜,冠在哲人「柏拉圖」的「敵人」,那些不守語言秩序的「詩人」的頭上,一般人大概也不容易分辨,「桂冠」是以「月桂樹」或以「肉桂樹」,還是以「桂花樹」的樹葉串聯而成的?

不過,作香料使用的「肉桂樹」﹙Cinnamomum cassia﹚,在台灣有「特有種」的「土肉桂樹」(Cinnamomoum osmophloeum Kanehira ),也是「樟科」﹙Lauraceae﹚的植物。坊間常用來取代「肉桂」,而被稱為「假肉桂」。對於得到「桂冠尊榮」的勝利者;若是質疑其地位的「正當性」或「合法性」;千萬別稱其為「土肉桂冠」;那是負面用語;又土又肉,冠在頭上,誰受得了?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宗教、國家與和平》

圖片
宗教,屬於誰?這是宗教對立、教派衝突的世界。為信仰而戰鬥,於是以《聖戰》之名而殺戮,生命的意義又何在?

生命,屬於宗教嗎?宗教,是精神世界的現象,不會歸於俗世的管理;然而,精神世界的律法,必然想超越俗世的法律。宗教與國家,本來就是不同的世界,因此,從來就是緊張而敏感的關係。

近來,歐洲《基督教》文明國家的內部,對於存在已久的《伊斯蘭》子民和文化而發生的融入困難的問題,包括恐怖攻擊事件而形成的對抗,政府都抱持警戒和設法化解的態度。於是,《伊斯蘭屬於德國、丹麥,...奥地利》的宣示,一再地向各種不同宗教信仰的人民提醒。

另一方面,《奥地利》將立法,在2018年起禁止本國的各個《伊斯蘭》宗教團體接受來自外國的捐助。當然,這項立法是有針對性的;恐懼和防範國內的《伊斯蘭》團體和外國的《恐佈組織》合作而壯大,成為國家安全問題。

似乎,國家在預防激進宗教的恐怖活動時,成為最後的防線。但是,近期《國際特赦組織》(AI)公佈了2014年為《人權黑年》;世界各地,除了宗教武裝對立和恐怖攻擊,而讓平民重大傷亡外;還有許多國家是迫害人權的犯罪原兇,包括迫害言論和宗教信仰的自由。

值得注意的,是《國際特赦組織》(AI)特別指控,當初為維護世界和平的理想而成立的《聯合國》,因為五個《常任理事國》享有《否決權》,阻碍了合作,而坐視戰争屠殺和迫害人權更惡化,必須為世界的動亂,大量平民的傷亡和流離而負責。

世界,是誰的?這個問題,比起精神信仰的宗教和世俗管理的國家,更重要吧!世界的永久和平,才是《終極價值》!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圖片
櫻花當道的「初春」二月,看著「大島」櫻樹上綻放的稀疏粉紅色染白的櫻花;我有些失落感;數點樹上還未開的花苞數量,大概別期望有往年的花姿壯麗了。庭園中有櫻樹,必然有「賞櫻」的期望;既然想「賞櫻」,就會期待壯麗地綻放櫻花;然後,坦然接受櫻花突然飄落殆盡的「林黛玉心情」;留給自己的,是櫻花為我而開的滿足感。有些「變態」吧?!不!不如此,才可能是「變態」!

花開花落,是情感的離合;多年的照顧,有了情感上的「絆」;當然就會有「牽掛」和「懸念」;畢竟,「釋迦牟尼」拈花,而「迦葉」尊者微笑以對,「法門」盡在「不可說」時;「禪宗」以此公案,不立文字,而為世間「傳法」了。當下,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的法門不攻自破了。「賞櫻」的法門,唯有主人心知;今年櫻花稀疏,必然是「園丁」的用心不足,惹得「林黛玉」心情不佳;今年賞我幾朵「小櫻花」而己。

「園丁」,就是植栽的管理人;植物不言不語,卻以樹型花色表現情感。也許,只能怪自己對「櫻樹」的用心不足?然而,那一株多年來讓我失望,而幾乎棄之不顧的日本梅樹;應該在「甲午」年「大寒」前綻放梅花,卻又遲遲不見花色;聽到那首日本「演歌」名曲「湯島の白梅」,就喚起了我對這株梅樹的氣餒;只能怪「水土不服」了。

「塞翁」有失,也有得;二月將盡的清晨,我終於見到這株梅樹開花了!雖然花期遲了些日子,總好過不開花的沉悶。櫻樹與梅樹,都是「薔薇科」;櫻樹,搶占春暖,梅樹,苦撐冬寒;春天熱鬧,冬天冷清;該來的卻三三兩兩;沒指望的,卻不請自來。這就是「花道情」吧!若問花期,只能說:"大概…,也許…;天知道!"。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「兼商」飲恨》

圖片
「羊年」開工了!「生意人」見面的賀辭,不外乎「恭禧發財」;這一句賀辭,已經「約定成俗」了,「恭禧」,就一定要想辦法「發財」;否則,就太辜負了「賀年者」的好意了。甚至,從政的公職,也像「鸚鵡學舌」一樣,將此句「金玉良言」朗朗上口了。從不少公職大官的財產申報,明的和暗的「獻金」估算;不宜被「恭禧發財」的公職大官,是真地「發財」了。

另外,已脫俗世者,無論是「建寺」或「開廟」擔任「大師」和「廟公」的「善職」,也是真地發財的行業。君不見,「寺產」和「廟產」多到可以當「地主」來「炒地皮」和「開錢莊」,向「香客」發放「生意貸金」;既可煉金斂財,又可搏取「環保」和「公益」的「善行」令名。「發財求財」是人性;只是,應該是取之有道。「橫財」或「意外之財」;還有「東爭西討」攢下來的「刻薄財」,都難有容器。

記得,在初入大學「商學院」時,修了「經濟學」課程。當年的「經濟學」教授,也是知名的「經濟學家」,也是在「廠商理論」和「物價理論」的領域有「權威」的「個體經濟學家」。課堂上,教授也好發議論,品評財、經、金的時政,算是「教學合一」;而被當年國內的兩家號稱「工商」和「經濟」的專業報刊邀請為財、經、金的「主筆」,定期地撰寫「社論」和相關議題的「專論」。

教授,自豪於專業見解權威,所發而為文,必能擲地有聲;也引來了當時的權力接班人「蔣公子」的注意;因為教授所針砭的財、經、金的時政,必然有「定奪者」「蔣公子」的構思企圖。得罪或見容於「當道」,是「權力者」對言論寬容度程度的指標。所幸,只要對權力不具威脅, 對於書生之見, 以收攏待之, 尊為財、經、金的「國師」可也;名列當局最高經建幕僚單位的「經建會」的「諮詢委員」。

記憶猶新的故事, 在多年後, 是我見到鄰里街坊遍佈的「便利商店」, 和「工商綜合區」的「大賣場」, 而有感而言。當年,教授以經濟在不同發展階段的趨勢研判;認為,台灣必將出現「社區型的超商」,尤其在「政經都會」的「軍公教社區」,更是有其需求潛力的市場;以有別於台灣「本土社會」存在已久的傳統型「柑仔店」。

於是,學以致用,書生「兼商」;自行籌資在「新店市」的「中央公教社區」,開起了「社區型的超商」。孰知,「出師未捷店先垮」,既破財又傷身。原因,乃是,「蔣公子」接班的大勢已成定局;以其曾在「蘇聯」「勤工儉學」的人生經驗;「蘇聯」「共產主義」「計劃經濟」制度中的「生產合作社」,就約在「社區型的超商…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活過來了!》

圖片
"活過來了!"…,世間必然曾經發生過傷心事,不想活了,或活不下去了。反省生命和生活是「存在主義」的主題。「存在先於本質」;生命能存在,才能探究本質和意義。

德國友人,在年假中,來電向我賀年;「老德」不知今夕何夕;歐洲都已激動不安了,我竟然置身事外,好悠閒地「過年」。「老德」不懂,台灣人,為何還以農業社會的行事曆「過年」?不是早就已經過新年了嗎?而且,我似乎很過分,農曆年「春節」過得特別長,怎麼好像一直在過年放假?他,有些公事,總以為在年假中,而不好意思開口詢問。

這就對了,此身得閒必須閒。歐洲的激動不安,「烏克蘭」內戰、「希臘悲劇故事」,「伊斯蘭國」的恐怖攻擊、政治和經濟難民的四散奔逃,都是世界的歷史劇情,也是當代現實的地區問題。世界,可以看得很大,「以天下為己任」;也可以看得很小,小花小草都是世界,不管身外事,只想獨善其身,不可以嗎?

「老德」友人敘述,歐洲的激動不安之外,還有「北國天象」在冬季和初春的「晝短夜長」和冰凍,讓人憂鬱和壓抑,期盼溫暖的陽光而難得。這樣的日子,以前,我也曾經生活過;因此,我在答謝賀年時,很自然地回謝:"這樣子的心情,我能理解;還好,終於我活過來了!";說得好像很有同理心,其實有些無關痛癢。反正,再過些日子,「老德」友人也會活過來的!

台灣人說:"又是一尾「活龍」!",大概就是此意。這樣的口語,很沒營養,卻是人生故事,也是有感而發的抒情。總之,能從「不知死活」的情況中活過來,不是很不容易嗎?「世間不如意事,十常八九;總在那一、二可取」,若能盡點心力,就活過來了。

以上,感時而作,乃是在年假中,我讀了一本書「老德軍」;二戰已經結束七十週年了,仍有一些「老德軍」的後代親人,努力地在尋找「德蘇戰爭」中,在東歐失蹤的「遠征軍」官兵的下落。戰場的地點,就在近期又發生戰爭的「烏克蘭」東部的「頓內次克」、「盧甘斯克」、和「俄羅斯」西線、「白俄羅斯」。當年的軍人,既然失蹤了,迄今就不太可能活過來了。親人只想知道,失蹤的最後結果。

年假中,我也再讀日本的知名作家,「諾貝爾文學獎」得主「大江健三郎」先生的《讀書人 - 讀書講義》。這本書,正是敘述當下的作者自己,是「如何活過來」的讀書故事。其實,大地已回春,「春江水暖鴨先知」,世間許多「要死不活」的故事,包括愛情、婚姻、健康、事業,在冬寒季節裡,有可能惡化而進退不得,彷彿陷入「冬眠」。

既然,已經迎新又迎春了,在晨曦中,…

美學意象筆記 -《「花見」與「楓狩」》

圖片
日本列島的「櫻花季」大約在三月下旬,自南往北綻開;日本的「國土氣象廳」,在以往曾發佈「櫻花前線」的情報,供「賞花客」參考,以安排「花見﹙はなみ﹚」的時程。櫻花的壯麗綻開而匆匆地凋謝,帶有「無可奈何花落去」的美學意境;也是「扶桑子民」與頻繁的天災共存的生活體驗:生命苦短,一期一會。

每年的「立春」後,台灣「原生種」的「山櫻樹」,就已經開花了。櫻樹的特性是先開花,再長樹葉;花季末期的「花顏」,讓人不忍卒睹櫻花凋謝後的慘狀。幸好,櫻樹開展青綠嫩葉的風姿,挽回了部份美的回憶。不過「賞花客」在意的是「花見」,也是櫻花的壯麗景緻;是有些現實了。

美的遲暮,又如何?櫻樹的「花見」,能從頭到尾,不在乎不同階段的表現;這般見識,必然是來自於對美的普遍認識和經驗,而不會偏執一味;這是我對「賞櫻」的體會。有了這般經驗,在面對生命的起落階段,才有自信,坦然接受和放下。賞櫻的美學領悟,我承受自母親的經驗;她到了人生晚年,在春天賞櫻之後,依然期待,到了秋天能安排賞楓。

「楓狩 ﹙もみじ狩り﹚」,在日本列島,那是以楓樹為代表,槭樹、櫸樹、樺樹、栗子樹、銀杏等會變紅或變黃的落葉樹,「红葉前線」是自北向南地變色。如此,有過「花見」和「楓狩」;季節的川流之美才算完整。對變色的落葉樹之美的欣賞,不同於對欣賞櫻花的感受;那是季節到了年末,對老人家而言,也是對人生暮年的同理心;變色的落葉樹,有感於歲月時空的變化,以變色向自然展現生命的情感。

地理上的緯度和氣溫差異,台灣的「櫻花季」大約比日本早一個月開始;而櫻樹開花的氣溫條件,大約在攝氏十八度。櫻樹忌諱剪枝,也怕熱;不過那是植物的特性;賞櫻的美學感受,在於對季節的韻律感和對花開花謝,再開展綠葉的一期一會的領悟,而能珍惜「緣在」。

相對地,楓樹和栗子樹的變色和強忍冬寒,苦守枝頭,至「大寒」而落盡,到了次年暮春的四月初,再生新葉的樹性,對於曾在溫帶德國求學和生活過的我,竟然是與大學的學期同步。因此,至今,即使回到了台灣,依然難以忘懷楓情歲月的景緻;走到郊外林野,見到了會變色的樹,總會注目留影;似乎,那是對於在德國漫長而孤獨的求學歲月的追憶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男女的運勢》

圖片
無力感,不僅存在於個人,也存在於國家和地區,乃至於世界。個人愈是自認渺小,不是自己的命運的主人,愈是相信外在的造勢,就是天運的指定。

春節,是傳統農業社會的新年,若遵照民間的習俗和信仰,則善男信女應到寺廟上香祈願;也許會抽詩籤問神明,瞭解自己在新的一年的運勢如何。

人運與國運的走勢,是人心的主觀意志和外在客觀形勢的交集。社會上,一般以心想事成作為祝福語;但是,人心各不相同,利之所在,眾人爭奪;惡之所在,眾人避之唯恐不及。趨吉避險和爭權奪利是人性,動盪是必然,和平是偶然。

有些美夢又不符現實;就像避税、節税可以期待,但是,若想免税,則礙於法令規定,不行就是不行;人民不能説不行!和平是高貴的價值;但是在有些地區和國家,只能奢望;戰爭反而是實現企圖的不可避免的過程。很殘酷吧?!

春節假期,生活作息突然沉静下來,好像世界停止運轉了;其實,歐洲、中東和北非正面臨近三十年來最大的動盪;宗教對立和政治對立的情勢更加尖鋭;在動亂中受苦的難民災區日益擴大,有失控的可能。這些嚴竣的形勢,並不會因為我們正在傳統年假中而停止。

在科學理性的時代,對於世間運勢的無力感,基督教文明以整修維護高聳莊嚴的大教堂來表達人世的渺小,世上的運勢都歸於上帝的旨意和恩典。信衆將心願透過祈禱來求得心安和行動的力量。

有意思地,春節當日,竟然有《國運籤》預告新的一年《武則天》將再世;隐喻女人將會出頭天。看吧!女人的利多,是男人的利空;上帝也擺不平了。這下子,男人的無力感將更嚴重了;而且還不能說不行!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書緣情緣》

圖片
書,似蒼穹夜空的星辰,靜待探索的「愛書人」。「大年初一」,「春節」的清晨,一則書店的簡訊捎來喜訊,網路購書已被送達街坊上的便利商店了,通知我,前去付款領取包裹。

在網路書店選書和購書,如同在夜空觀星;是「緣分」,更是求知的慾望,讓我選購這些書,而不是那些書;人生有止境,求知無止境;是「慾望」在驅動我的選擇。「愛書人」,三個字中,去掉「書」字,僅剩「愛人」,也適用於對人生「緣分」的理解。

究竟,如何解釋「緣分」?一般的見解,多指「婚嫁」的對象,就是「愛人」在那裡?經由選擇和決定,「愛人」就在這裡!有許多人到了人生向晚,依然不知何以如此;怎麼是「此人」而不是「彼人」?也許,早知道,就都不是了。最後,「此人」被以「雞」和「狗」取代;「嫁雞隨雞;嫁狗隨狗」;「此人」當然非「男人」莫屬。

那麼,女人又該當何種動物?應該不是「做牛」就是「做馬」。雞、狗、牛、馬,都是牲畜;「愛人」,怎麼下場是如此不堪?萬般遭遇都是緣分;錯誤的選擇,而讓自己走上了無奈的命運。書,遇上了「愛書人」,命運不致於像「愛人」那般無奈,大多就是被冷落和蒙塵、變黃、發霉;不過,這般情況是自許「愛書人」的始亂終棄;書,算是所遇非良人。

如果,書很幸運,遇到知己的「愛書人」,命運可能更慘!經常地,被「主人」翻來覆去,折損、紋面、刺青,又紅又黑的字形,東一段,西一句,上下眉批,恐怕更痛不欲生;恨不能留在書商的倉庫,為何被雀屏中選?只能怪,緣分就是命運,也是終局結論。

世間,有情人的緣分,當然不像書與「愛書人」的單方支配關係,而是雙方互動關係。不過,既然有緣分,就要以「幸福」為念;就像「愛書人」以「求知」為目的;理解是必要的努力。「愛人」和「愛書人」的「共業」,其實在於對「愛」的付出。有愛,就會有心;做雞、做狗、做牛、做馬都甘願。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尋花問鳥》

圖片
花開,却不是幸運/ 花蕊,却填飽鳥腹/
覓食,無日不尋/ 花顏,只在春天/
找你好久/ 我先馳得點/ 搶在鳥啄前/
花與鳥,我與景/ 各有眼神/
-《快門痛快》-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甲午乙未》

圖片
甲午年即將進入往日時空了,歲次乙未即將進場。再見甲午,將是下一次六十年的後世了。可以説,我是真地告別甲午年了。

人生有輪迴嗎?不同的宗教,各有教義;時間有序,可以被想像是直線前進的;也可以被想像是廻旋前進的。
無論是那一種想像,從天增歲月人增壽的觀點去理解時間的相對本質,都是人老歲月不老,恆古常新。

生命漸老化,却是季節正回春。花鳥同在一畫境,却是花謝花開,老鳥換菜鳥。

甲午年末祭祖,我指導後生小輩祈願的哲學意義,經由儀式向祖先展現精神和世俗的聯結:"傳賢持秀迎新年,追謝先恩揚祖德"。世代傳承的精神,在歲次更迭之際,更要老少交接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普通水餃」記事》

圖片
"普通!普通!一個、兩個,…五個…九個…";「御廚阿雞師」自個兒喃喃答數著,「御用水餃」就被逐一丟進滾燙沸水的「大內御鍋」裡。

「甲午」年將盡,「天龍聖國」的氣數,似下鍋的水餃,數得出來。唉!小二過年吶!…一年不如一年,「十全大補」不能再吃了,「御廚」也即將斷炊了。「阿雞師」自個兒心裡悶著,自從京城淪陷前,自個兒就那麼衰,在路上「巧遇」熟女,一時六神無主,被拐到「摩鐵」玩「成人遊戲」,卻被「狗仔」給「全都露」了。

斗大的標題,什麼"「阿雞師」偷吃熟女!";讓自個兒積數十載的「御廚」英名給蒙塵了!什麼"偷吃",…跟什麼…嗎?不過就是對嘴而已嘛!唉!…往事已矣!憶難悔,情難追;就是一個「大意」,話多,愈描愈黑,此生「偷吃熟女」已成蓋世功勳,羨煞不少天下「王老五」;我「聖國大內」,追隨皇上苦守「地堡」的各路「公公」,更是眼紅。

如今,皇上敗退「地堡」,也得過年;就這般寒酸為皇上桿皮拌餡包餃子。只是,皇上一日「三秤龍體」,說了句:"朕避居「地堡」,無以再為天下蒼生謀,以致心寬體胖,恐有違天命;「十全大補」就省下耶!"。…,看著「御鍋」內的水餃,逐一浮上沸水來了;「阿雞師」請「御前行走」的「曾公公」前去請皇上進膳。「曾公公」,詭異地問「阿雞師」來著:「小年夜」不偷吃「熟女」乎?"。

唉!「小二」過年吶!「普通水餃」將就吃吧!",「阿雞師」正眼不看「曾公公」;沒好氣地回著,什麼"偷吃?",…跟什麼…嗎?沒指望的,自討苦吃,…!"。

"啟奏皇上,用膳了,就「普通水餃」耶,…。"坐在「龍椅」上打睏的皇上,竟然喃喃冒出:"奴才,別跑,…啊... 啊…,危險矣!朕只會慢跑…!"。

「曾公公」,先滿臉狐疑,後又偷笑了:"皇上,快醒醒,皇上夢著什麼來著?"。

皇上驚醒後,拉著「曾公公」死命不放:"…什麼…"普通"?…什麼"普通"…來著?朕看著「御前行走」的奴才、愛卿一個摔一個,踉蹌跳進水裡逃命,普通!普通!一個、兩個,…五個…九個…;只留朕,朕耶!…自個兒在「無敵戰艦」上。還好!只剩你這個奴才。呀…呀…呀!「阿雞師」還在「地堡」耶?該不會又跳出去「偷吃熟女」乎?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恭禧「發」財》

圖片
銀行,已經成為當代人生活中的「關鍵詞」;超越錢來錢去的「錢莊」或「錢櫃」的傳統概念。經營企業,作為「管理者」,企業的「金流」和「人流」是必須被認真監理的「任督二脈」;可以說,企業的內部問題主要在此。國家的國民經濟體質,也是同理;國力衰退,政府有病,也多半可以在「金流」和「人流」上找出病源。

銀行,是「特許」行業,也是「創造信用」的有機體;個人的經驗,我鼓勵「商學院」初出學校的「新鮮人」,若有志於日後成為企業的「負責人」,最佳的選擇,是進銀行或大企業的財務部門就業。在此,理解和學習「金流」的流向;而「人流」又隨著「金流」移動。「有錢好辦事」;「金錢轉動世界」,正是此理;涉及弊端的「黑金勾結」和「洗錢」犯罪,都可在「金流」的異常中找到「魔戒」。

銀行,在當代是「白領犯罪」的淵藪;也是「國民經濟」的「不定時炸彈」;不正常的放貸以擴張信用,將導致「泡沫現象」;真正的源頭又在於被稱為銀行中的銀行的「中央銀行」主管的「貨幣政策」,包括「利率政策」、「信用管制」、「公開市場操作」和「金融監理」。

政府,總是期望掌控「中央銀行」,以配合政府的「經濟政策」和「財政政策」。因此,為避免對「金流」的監理制度淪落為政府的私囊工具,「中央銀行」的地位必須是獨立的;「理事主席」,也就是「總裁」,更具有崇高的獨立地位和意志。「中央銀行」的任務繁多;但是,簡言之,維持貨幣的可信價值,也就是穩定的「幣值」。

有錢買不到商品,表面上,是供需失衡;其實是國家發行的貨幣失去了「債信」,形成惡性的「通貨膨脹」。因此,錢多不是好現象,「魔戒」的威力很誘人,會產生「貨幣幻覺」;也很害人,「通貨緊縮」會造成「經濟蕭條」。

幸福的人生,正常的國家,不以追逐和累積金錢為榮;而是,錢,夠用就好。許多國家累積龐大的「外匯儲備」,其實,是在創造國內的「貨幣幻覺」;日後,將形成「通貨緊縮」;高房價就是病症之一。然而,普遍的見解卻是:錢,愈多愈好,有錢就有影響力,以「收買」來遂行意志;當然,有「收買」就有「出賣」;那是對人性和尊嚴的考驗。

「春節」前,銀行的「金流」呈現季節的擴張現象;政府、企業和民間對貨幣的「需求量」增加,銀行的貨幣「供給量」也增加;「春節」後,反向而行。銀行,只是「過路財神」,「金流」之水何處來?銀行都是向「存款戶」借來的,左手進,右手出,銀行也忙得不亦樂乎,也叫苦連天。真正的「財神」,是那些受到晚輩尊崇和得到長輩鼓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惹貓》

圖片
《貓科》動物中,只有豹比較會爬樹;其他的大貓和小貓只能望樹嘆氣。

但是,好奇樹上的動靜,是免不了的習性;尤其兩小無猜的小鳥,吱吱不停地吵架,讓地上的貓專心傾聽,想干預又上不去。

內部不和,通常引來外人側目和有心的外力介入干預。內部的和協團結是不容易的和解;當前的《烏克蘭》問題,引來東西兩側的惡鄰介入干預和協調;自己却無能為力解決,就是例證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情趣大事》

圖片
若問,人生可還有「情趣」?恐怕各界的高見,是先想到街坊上的「情趣商店」。真是「大哉問」!情趣,誰說僅有談情說愛;其實,那無關「情趣」的宏旨;而是生活乏味到只能談情說愛;兩情相悅;卻往往悲歡離合,相見不如懷念。怡情養性,才是人生大事;也才能超越德國哲學家「叔本華」為生命本質所下的定論:"生命在滿足生殖的慾望後宣告結束!";很現實,也讓人很不甘心吧?

「叔本華」,在世的時候很不得意,以致憤世嫉俗。據說,這位老先生和同行哲學家「黑格爾」,同在德國柏林大學授課;前者,門可羅雀;後者,座無虛席。其實,「黑格爾」也很怪;自己恐怕也不太明白在說些什麼?課堂上眾多學生慕名而來;所以,聽不懂夫子之言,也要讚不絕口。世道,就是如此:"不懂的人教無知的人;所以彼此心知肚明。

「叔本華」老先生的憤世嫉俗個性,是有原因的;據說他的父親經商致富,生前身後澤被妻小。「叔本華」在年少時,曾不滿母親生活富裕而庸俗;以為「女人皆如是!」。如果,「叔本華」不要一味地想探索生命的本質,以致從佛教的生老病死觀,得出「生生不息」是生殖慾望的結果。以為,生命的本質就是僅有滿足生殖慾望。

如果這位老先生風趣多了;學生可能會有好感,而多一些人前來聽課。「叔本華」,有說錯嗎?似乎也沒有;只是,在滿足生殖慾望前;世界上仍有許多「情趣」可以探索;遊山玩水,培養樂趣嗜好;提昇自己的賞美和美學品味,樂在其中,與人分享情趣而樂此不疲。

生命,不是只有起點和終點;中間還有過程;還可以無限地寬廣。日本的知名作家,「諾貝爾文學獎」得主「大江健三郎」先生,曾敘述自己從年少開始,有閱讀經典的嗜好。許多年後,回頭再讀那些書;而有了自己原來是受了這般的影響,而能夠如此活過來的喜悅。

「立春」之後,難得有暖陽春風,我帶著相機出外探尋花鳥蟲魚;途中聽到台語俗稱「花仔和尚」的「五色鳥」(Taiwan Barbet, Megalaima nuchalis)的雄鳥,已經在為即將來到的繁殖期,先發出「求偶」的「擱夠... 擱夠... 擱夠」的鳴叫;而想到了樂趣和情趣之別。

為何,人間男女遇「情趣」而羞赧,且不自然?原來「寡人有疾」!於是奢望持春秋之筆,效「叔本華」老先生之妄下定論:"讓自己在情感上有寄託抒情而找到趣味!",堪可為「情趣」作註解。

相關文章:哲學人生筆記 -《讀書的人生與啓蒙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無所不逃》

圖片
出事了!闖禍了!破產了!犯法了!…,逃吧!真是人間不幸福的諸多想像!。然而,"別想逃!無可逃於天地世間!"這一句帶有譴責與支配的上位意思用語,似乎有一股力量在追捕想逃者。天地,何其廣大,是網子也是籠子;受制與被治,如影隨形,生命就像蝸牛,始終揹著有形又無形的殼,可大可小。

人生而自由嗎?佛法稱為「業障」,或「劫波」;日語的「絆」(きずな) ,字義有情感上的聯結,不同於漢字的「絆」,字義有以繩索拘束的聯結;漢語受佛教東來的影響,稱為「在劫難逃」。逃,是生命的本能。換言之;可能是冤親債主;也可能是道德無愧的聖人在背後追捕逃者。

誰想逃?是言行道德有所虧欠的人嗎?逃,是一個有哲學意義的字;為何逃?不得已!最好快逃!後有猛獸、追兵,債主、仇人、敵人、官兵;逃不成,怎麼辦?等著被咬、被捕、被抓、被關、被囚;反正,命運與尊嚴皆由不得自己了。想逃?以天地之大,卻無安身之地;那種困苦的感覺是人的宿命。

逃,不是生命的本意;卻必然生成於另一個具有侵略迫擊的「追」字;以前,在外島金門服役時,我曾奉命去追「逃兵」和「逃官」。那時候,暗夜追捕的經驗,讓我對生命的無奈有了哲學的思考。當時,心中浮現「瑞士」的法裔哲人「盧梭」的名言:"人是生而自由的,但卻常困在枷鎖之中(L'homme est né libre, et partout il est dans les fers) "。

那時候,其實我沒有真地想追捕到逃亡者。反而,心中有同情。逃,必然有不得已的困苦;被追捕到案;敵前逃亡,唯一死罪。我也想到,自己曾經逃學、逃課的過去;想逃又能逃;為何不逃?逃避無趣,逃避壓迫。出國求學時,「境管官員」等我出示證件時,竟然不耐地脫口而出:"找不到那張紙,就別「想逃」!";出境登機後,我心頭浮現,"終於逃出監獄國、集中營了!"。當然,「認同」也隨我遠走高飛,去追尋心靈上和思想上的自由天地。大學,古老建築外牆上鐫刻的銘文「真理讓你們自由!」在等著我。

監獄,是國家的象徵;政府是「獄卒」;國家,高貴神聖嗎?政府,可敬嗎?那得看自己是在逃的一方;還是在追的一方。囚犯,被國家關久了,心中的慾望變小了;只想到「籠裡」和「籠外」有別;卻沒想到「牢籠」的意義;大小,無差別,都是讓人無可逃!

囚徒,想逃,卻難逃;選擇「逃生」而「自絕」;目地是解脫嗎?所留下給「人間煉獄」的,是各種「說法」。但是,諸法皆空,自由自在,只剩在世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出賣與收買》

圖片
市場交易,「經濟學」稱之為「供給」和「需求」;二者「均衡」的標示位置,稱之為「價格」。從金融操作的角度看市場,無所不賣,也無所不買,應有盡有,武器、毒品、性和人格、尊嚴;從現貨到期貨,到衍生商品的權利,都是市場交易的標的物。

德國詩人「哥德」的文學鉅作「浮士德」(Faust),主角學者「浮士德」與「魔鬼交易」,出賣靈魂給魔鬼,以換取從現世的不滿和無能為力的情境中解脫出來,堪稱「經典交易」。世俗上,一般的見解,以為從事交易乃「末行商賈」,不見光明磊落;買賤賣貴,居奇操縱,以黑心為本質,唯利是圖。然而,為商之道是可以高尚又光明的「大商無算」。

世道上,多見「小商計較」;以商干政,以政養商。有好事幫閒之「文膽」,拿人錢財,為人化解不堪;於是提出了戰略上的「創造性破壞」;先破壞認知的行情,同時創造「自認正義」的行情;將利益分為「合理利益」和「超額利益」。前者「帳內」,收之無愧;後者「帳外」,收之…嘿嘿嘿!天知,地知,我們知,別人不知,就以為…。

利益,除了「合理的」或「超額的」之外;還有「紅利」;這就有意思了!也是故事;簡單地說:「壞人」不使壞,就是「好人」的「紅利」;有聽過好人獨想的「和平紅利」嗎?或者「笨蛋」不搗亂,就是人間難得的「紅利」。但是;如果後者必須付費才能享有本來的天賦權利,那就不是紅利,而是支付「保護費」或「壓驚費」買來的商品。

自從得知,選舉要靠「買票」和「賣票」;選民的眼睛都亮了!原來,不賣票不僅是損失紅利,而是跟自己的利益過不去。政客知道顧客的需求,於是採用「創造性破壞」的戰略;「政策買票」;以「紅利積點」可以世代繼承為餌;讓民意顧客將後代的衍生權利質押,以支付政客「保護費」或「壓驚費」,請他們當「門神」。

這是一個「利益導向」的世道,「價值」與「價格」常被混淆。用來提醒「守時」的「懷錶」,被政客視為「破銅爛鐵」;在回收市場上被貶抑價格。但是,精神上有價值的守時守信,卻不被重視;這是世道的崩壞。

作為民意殿堂的首席發言人,”Speaker”也就是「議長」席位,被疑似以交易遂行,有行有市。顯然地,「創造性破壞」的超額利益相當可觀驚人;買賣互利。選民,作為民意市場的顧客,奢望政客守時守本分的紅利而不可得,很意外嗎?能怪誰?

世道買賣之風滔滔不絕,久已缺乏真誠的價值信仰者;有以「守住價值」為從政之初心者,頗有古代「范滂」之風:"滂登車攬轡,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!"《「後漢…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春意》

圖片
立春了!《台灣山櫻花》,早以深桃紅的色彩綻開在寒風中,吸引《紅嘴黑鵯》(Black Bulbul; Hypsipetes leucocephalus) ,前來採食花苞和花蜜。櫻鳥共迎春,早春去找春;花鳥報伊知,人間正回春。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河畔小城》

圖片
河流,自遠方的高山而來,古老,伴著傾斜的地形地貌,向遠方的低地流去。站在大河畔,吸引我駐足傾聽的,是從靜靜大河彼岸的小城,傳來的高遠的鐘聲。這種意境,在北國初冬時節裡,感到好美;彷彿天地轉動的音符。沒錯,就是盼望重拾往日烙印在心中的感動。

友人曾說,鐘聲是上帝的呼喚,提醒子民依時作息,莫忘誡律和信守承諾。小城,傍著河流而生成;這條河,源自中歐「阿爾卑斯」山脈外展的「巴伐利亞」高原,雪水雨滴匯流成東流的大河,再匯入歐洲的母親「多瑙河」,帶著藍色的憂鬱向「伊斯蘭」子民的大地流去。

那片來自東方的異教文明,曾經在以女神「歐羅巴」為名的土地上建立了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」,至今在東南歐大地留下屬於全人類的文化資產。歷史上,在「歐羅巴」大地上,戰亂源自涇渭分明的異教互斥;皈依教義,屬於「上帝」的,以鐘聲來傳達生活節奏;歸於「真主」的,在「清真寺」的「宣禮塔」上,以高誦「宣禮詞」以呼喚子民。

大河是文明的血脈,文明依河畔而興起;不同的文明,却因不同的宗教信仰和價值理念而有長期不共載天的衝突。人生中,我曾經同時交往分屬基督教文明和伊斯蘭文明的學友;他們的言談舉止,斯文有禮,友善熱情;無論如何,很難想像,在他們的文明中有「十字軍」和「聖戰士」,實踐殉教的壯舉。

世間偉大的正信宗教,在為生命提供庇護依存;子民因信而得以稱義;生命是因信仰而得到意義。曾經,我在大學的「宗教哲學」討論課上,提供來自東方的宗教生活經驗,就是「放下」的悟道。人生的問學在追求真理;這也正是我們是在「大學之道」的原因;真理,來自理念的辯證實踐;放下對「基本教義」的偏執,否則,宗教子民將淪為迷失的羊群;那不是信仰而是茫然。

宗教是文化的分支;文明是短暫的,文化是久遠的;不同的文明,在接觸初期必然有衝突;隨著時間的磨合化解,終將匯流成為偉大的文化;其特色就是對話、理解、包容和接受。大河日夜奔流,當代歐洲社會面對世局變幻,世界上的區域戰禍止,恐怖主義更趨極端。

以往,以基督教文明殿堂自居而「排外反猶」的德國,在戰後接納來自各地的難民和移民,社會上主流人物已經在倡導:"伊斯蘭屬於德國!"( „Der Islam gehört zu Deutschland!“) 。壯哉!此言甚是,正如大河流水孕育各種偉大的文明。傾聽鐘聲,我也喜愛聆聽來自高塔的伊斯蘭特有的宣禮誦詞。

世界小事筆記 -《安居桃花源》

圖片
吃的安心!?民以食為天;「食安問題」引來民生不安。住的安心?恐怕也得先有「飛航安全」。航空器,成為人類重要而普遍的遠程交通工具,雖然縮短了時空距離,却帶有逆著「地心引力」而隱含的「系統風險」。禍從天降,以往可能指的是,「天雷勾動地火」,或殞石撞擊地表;然而,航空器的密集使用,等於地上所有的建物都有了附加的航空器風險係數。

「陶淵明」的「桃花源記」,描述「桃花源」當地人之先世,是避秦時之亂而遷居於「桃花源」;後代乃不知有漢,無論魏晉。文義有道家避紛雜世道之喻。然而,古風可期却不符「地球村」時代的當代現實。各種大眾運輸系統之整合共構,彼此互聯,以提升交通效率。在置不動產時,對區位優勢的考慮,以位在靠近車站和機場之交通線上;地產價位也因此而能增值。

這種現象,正是視流通和交通之便捷,成為資產增值利益的商業性格。交通,其實是人類在脫離遊牧先民「逐水草而居」之後,附屬於居住的機能之一,先進的國土空間的規劃和設計,提供交通便捷,是為了提高人民居住的品質。

住宅與交通,是一體整合規劃;系統之設計,雖然出於科技理性之計算,却是來自化解人性的矛盾。現代人,既想住「桃花源」,有山有水、鳥語花香;却又難以忘懷,出外交遊很便捷;搭航空器像招計程車;生活中的行動風險係數,因為所從事的相關行業而難以免除。

人,如何才能食衣住行都安心?不吃、不穿、不出,只在家靠網路交往?那只是靈修成仙的妄想;若遇到停電斷線,恐怕更不安心。更何況,還有不知的「病毒」躲在暗處伺機突擊。似乎,世間所有的不安,都是想太多的心理作用。

若能隨遇而安,先安頓自己的身心,讓居家有温暖,能安居斗室也是幸福的!至少做得到的是,出外先看天氣;人多的地方不要去;聽到打雷,就躲在屋內吧!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立春「壓枝」狂想曲》

圖片
「壓枝」,是植物「無性繁殖」的方法;也就是,選取植物母株的成熟樹枝部位,將接近尾端的那段樹枝部位,埋壓枝條入泥土裡,露出有葉子的樹枝端,以進行「光合作用」。一段時間後,被「壓枝」的部位,會在土壤中發根,等待根葉都穩定成長後,就可以自「壓枝」部位的前端自母株截斷,以脫離原樹,另成獨立的幼苗栽。

這種案例,很像現在的俄羅斯,在烏克蘭東部扶植親俄武裝勢力,發起內戰,再待機脫離母國烏克蘭,以建立獨立的新國家。「甲午年」的二月四日,「立春節氣」的清晨,我冒著細雨在庭園裡,為「薔薇科」的「覆盆子」(Rubus idaeus)樹進行壓枝繁衍。當一邊動手策動「分離主義」運動,一邊聽著身旁手機的德語新聞「線上報導」;正好有關美國總統,想提供烏克蘭武器,以應付東部的內戰的重要新聞傳來。

忙著手上的「壓枝」程序,我想到自己正扮演著境外的「邪惡勢力」,正在從事分離運動陰謀。我的企圖可類比,不是「俄國總統普廷」,就是「美國總統歐巴馬」;似乎很不道德。不過,想到日後,我自己可以採摘豐腴美味又鮮紅欲滴的「覆盆子」美果;也覺得若要心想事成,就努力地實踐陰謀吧!既然使壞,就壞到底吧!遊走善惡彼岸,非典型的務實主義人生。

日後,自家烘焙水果糕點也用得上,加上由自己來享受採摘野莓果的樂趣,「俄國」和「美國」都是想像了。在新聞評論中提到「俄國總統普廷」,却想成了「餓國布丁總統」;聽在我老農夫耳中,腦中浮現的意象,竟然是在「布丁」上放了許多粒紅色的大果實覆盆子,好可口誘人,以饗尚未進食早餐的餓腹。

想得好美!就像小時候,以為美國很美,是美人的國家;又聽「愛美」的人說,美國的月亮比較大。後來,老祖母更正了我的妄想。老人家說:"阿孫へ!米國是出米啦!"。至今,這個說法,好像也沒錯!「米國」,不是曾要求各國買「佛羅里達州」大量生產的米嗎?

「佛羅里達州」?還出產「佛利檬蜜柑」;「米國」也是「禮佛」又「敬佛」的國家,佛無所不在;而且,美國有一家很有名的「哈佛」大學;師生都以「哈佛」出名,有的也「哈草」;信仰佛法的「悟道」。以致,聽說畢業生,不是佛法高僧大德智者,就是成了「斑剝了」的世界名人。「布丁總統」,實在應該替祖國「俄羅斯」正名,取給正派些的「漢譯」國名,以免被想成了「惡鏍絲」,或簡稱「惡國」,落人口實。

唉!想多了,雨又大了些;陰謀佈局完成了,趕快抽身回屋內用「美式」早餐。有關美國,美人、美味、美夢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啟蒙與進步》

圖片
步伐往前走,是進步;有可能跌倒或迷路。進步是無止境的;進步,還要更進步;若無止境而停不下步伐,則可能的後果將是累壞了,也可能自問所為何來?進步,普遍地,被認為是提高效率和生活福祉,以及擴大分享利益的範圍;讓文明更開化。所以,進步,基本上,必須是善的價值,也必須無止境;否則,不進則退。

然而,「進步」不是從天而降的,必須付出代價來追求。一味地歌頌形式上的,和善惡難分的進步,而無視於正當的和道德的立足點;那麼,所呈現的進步,將導致自身的迷失和虛無,而否定自我作為人格主體的存在意義。

最明顯地,來自西方的工業革命浪潮,提高了生產力和對生產資源的需求,以及對擴展市場的渴望。於是資源被開挖耗用,物種和族群的多樣化被犧牲,勞動成本被壓抑,發展出殺傷力極大的武器和科技、人權被打壓,寡頭壟斷政治權力,操弄金錢遊戲的金融工具、貪污腐敗的政商合作,蔚為風氣,美好的傳統文化和價值逐漸失傳或流失。更嚴重的是,文化的主體價值被稀釋了。

進步,不是只有簡單模糊的概念,也不是只作為落後的反義詞。進步,必須被放置在自身的歷史命運中來省思。自身,透過啟蒙的認知,逐漸力爭上游,脫離蒙昧的心態意識,可以不依賴他人外力的牽引誘導,而覺悟自己的生命價值和意義;宣示自己的獨立思想和自由的精神。個人如此,國家如此,人類如此,文化更是如此。

這種啟蒙,以追求獨立的過程和精神,正是對抗命運中遭遇外來殖民和內部殖民的意志。殖民,就是不正當的、不合法的,更是不道德的,各種形式和來源的殖民都是罪惡的,不分進步的或落後的殖民;那都是據本地的人和資源為可利用的工具。

作為人,和表現為自身的文化,本身就是目的,不是他者的工具。歷史上,曾被他者殖民,是生命的不幸和無奈;因此,國人自身更要捍衛自由和深化民主價值,成為自身命運的主人。若慶幸遇到所謂帶來進步的殖民者,而妄為自己的歷史進步論觀點;那是心靈上依然蒙昧,以致思想迷失了。

世界小事筆記 -《「有沒有」關係?》

圖片
若要說「關係」,則涉及傷感情;也可能惹人生氣。究竟,什麽是「關係」?口語中,最常聽到的是「沒關係」;於是好像可以放下心中的石頭了。可是,社會上也常聽聞男女關係,這又可細分為夫妻關係、父女關係、母子關係、兄妹關係、姐弟關係、朋友關係,等…族繁不及備載。

又常聽聞,不要「搞」男女關係;可是,世間就是有陰陽,而有男女性別,若說沒有關係,那來以上那麼多元的男女關係?「沒關係」,表示沒有後果,不必負責任,於是可以自由自在。可見,不要「搞」男女關係,是為了大家好。

很奇怪地,市面上又常聽聞「兩岸關係」;既然是「此岸」和「彼岸」,各在一邊;又怎麼有如此怪異的造詞「兩岸關係」?於是,必須考證「關係」的字詞辨正;「漢字」有「會意」的特色;讓人各自表述,你領會了,就「沒關係」;却無從精確了,如同盲人摸象,自己想像。

在外國語文中,以最要求精確的德文為「關係」作註解;”Beziehung” ,這個德文陰性名詞的「不定式動詞」以”ziehen” 表述;指不同的個體主、客位置之間的相對運動作用力,以「物理學」解釋,就是吸引或拉近。相對地,「作用力」的「反作用力」,就是抗拒和排斥。

”Beziehung” ,作為「關係」的表述,是運動物體發生吸引和拉近的作用力的效果,碰撞、合體激出火花和爆炸,再出現新的物體。以上的註解,既真實又浪漫;正是「天文物理學」所論述的星辰的誕生和毀滅。

如此而言,「有關係」真的不是好事,必然有一方要被犧牲。怪不得,聽到「沒關係」就如釋重擔。幼兒看診時,最怕聽到要打針,拼命地抗拒哭喊,護士和家長拼命地說「沒關係」,一下子就好;結果,還是「有關係」,無情的針已經刺進幼兒的細皮嫩肉了。

所以,成人的世界又出現了,「沒關係」就「有關係」的用語。究竟,「有沒有」「關係」,很重要嗎?你否認,就「有關係」;你不否認,就「沒關係」。男女之間,要說關係,太沉重,…,唉!從何說起?既不能否認,太絕情了;又不能確認,否則,又說來話長,得從何說起?唉…!只能像「阿雞師」的經典名言:就是「巧遇」而已。

什麼是「兩岸關係」?還是不知所云!最好是「沒關係」;言下之意,似乎已經「有關係」了。怪不得,前輩勸後生小輩,不要亂搞「關係」,言簡意賅!前輩,顯然吃過苦頭;才會「後患」無窮。

世界小事筆記 -《誰惹「我」生氣?》

圖片
主管批示公文,可否有個人的「情緒」?本來,批示公文本身就是「權力」,也是「意志」的展現;有權力就要承擔批示公文的後果和責任。換言之,以「權力」貫徹意志,理想或慾望才得以趨近。

當主管在公文上批示:「不要惹我生氣」;讓人又好氣又好笑的,是不知所云!只知道:長官已經在生氣了!情緒上來了。這句批示,給了下屬方向:"不能有下次了!"。「清帝國」的「雍正皇帝」曾在下官的奏摺上批:「朕知道了!」,而被後人「知道了!」;問題是:"知道了什麼?",誰知道?

「清帝國」之後的「民國」,有一位「白長官」任「閣揆」時,曾因官僚效率惡劣而想在公文上蓋「震怒章」。後來,深恐得罪官僚,引來搗亂而作罷;反正,草民知道了,就好了。

生氣!那又如何?震怒!有用嗎?官僚體制,自有替長官消氣滅火之道,所以才有「消防」編制;總之:"不知道,就很開心!";部屬不玩火,就不冒煙。從官僚組織的工作經驗裡,有決定權力的長官常用的批示是「閱」或「悉」;最好無上呈選項請示裁定,或呈請指示行動方針等傷腦筋的公事。

最好,屬下上呈的公文都是國泰民安、風調雨順;五穀豐收,六畜平安、頒獎拍照,與民同樂的公示通告。當大官,愈大的官,就很有成就感,也很舒服!上有所好,下必苟且,彼此心照不宣。長官不生氣,部屬最開心;每月薪水照領,年終加發獎金。沒事,何必生氣?

人生的善願,如詩人「蘇東坡」在「洗兒詩」所表:

人皆養子望聰明,我被聰明誤一生。

惟願孩兒愚且魯,無災無難到公卿。"

其意境,道盡官門好修行、積公德、有餘蔭的免戰心態。

人民,對於不會生氣的官場,也不要生氣。自己也可以有新春善願:上聯是「生氣還是要繳稅」;下聯是「開心總算可免費」;橫批:「和氣道行」。立春在即,祝願人和年豐。

相關文章:世界小事筆記 -《誰在治理?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