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故事筆記 -《活過來了!》


"活過來了!"…,世間必然曾經發生過傷心事,不想活了,或活不下去了。反省生命和生活是「存在主義」的主題。「存在先於本質」;生命能存在,才能探究本質和意義。

德國友人,在年假中,來電向我賀年;「老德」不知今夕何夕;歐洲都已激動不安了,我竟然置身事外,好悠閒地「過年」。「老德」不懂,台灣人,為何還以農業社會的行事曆「過年」?不是早就已經過新年了嗎?而且,我似乎很過分,農曆年「春節」過得特別長,怎麼好像一直在過年放假?他,有些公事,總以為在年假中,而不好意思開口詢問。

這就對了,此身得閒必須閒。歐洲的激動不安,「烏克蘭」內戰、「希臘悲劇故事」,「伊斯蘭國」的恐怖攻擊、政治和經濟難民的四散奔逃,都是世界的歷史劇情,也是當代現實的地區問題。世界,可以看得很大,「以天下為己任」;也可以看得很小,小花小草都是世界,不管身外事,只想獨善其身,不可以嗎?

「老德」友人敘述,歐洲的激動不安之外,還有「北國天象」在冬季和初春的「晝短夜長」和冰凍,讓人憂鬱和壓抑,期盼溫暖的陽光而難得。這樣的日子,以前,我也曾經生活過;因此,我在答謝賀年時,很自然地回謝:"這樣子的心情,我能理解;還好,終於我活過來了!";說得好像很有同理心,其實有些無關痛癢。反正,再過些日子,「老德」友人也會活過來的!

台灣人說:"又是一尾「活龍」!",大概就是此意。這樣的口語,很沒營養,卻是人生故事,也是有感而發的抒情。總之,能從「不知死活」的情況中活過來,不是很不容易嗎?「世間不如意事,十常八九;總在那一、二可取」,若能盡點心力,就活過來了。

以上,感時而作,乃是在年假中,我讀了一本書「老德軍」;二戰已經結束七十週年了,仍有一些「老德軍」的後代親人,努力地在尋找「德蘇戰爭」中,在東歐失蹤的「遠征軍」官兵的下落。戰場的地點,就在近期又發生戰爭的「烏克蘭」東部的「頓內次克」、「盧甘斯克」、和「俄羅斯」西線、「白俄羅斯」。當年的軍人,既然失蹤了,迄今就不太可能活過來了。親人只想知道,失蹤的最後結果。

年假中,我也再讀日本的知名作家,「諾貝爾文學獎」得主「大江健三郎」先生的《讀書人 - 讀書講義》。這本書,正是敘述當下的作者自己,是「如何活過來」的讀書故事。其實,大地已回春,「春江水暖鴨先知」,世間許多「要死不活」的故事,包括愛情、婚姻、健康、事業,在冬寒季節裡,有可能惡化而進退不得,彷彿陷入「冬眠」。

既然,已經迎新又迎春了,在晨曦中,我來到「雜樹林」,看到停止生長已久的「葡萄柚」樹,已經甦醒而冒出新芽了;好感動!想到有一首日本「演歌」名曲《浪花恋しぐれ》;由知名的「唄優」,「都はるみ」小姐和「岡千秋」先生,二人對唱;歌詞中有一段,敘述生活中受盡「好高騖遠」,想當「日本第一」的「落語家」,又好喝酒的「阿呆」丈夫「春團治」所折磨的妻子「阿濱」,在與丈夫親口對白後,夫妻的情感,解凍而活過來了:

《夫:凍りつくよな 浮世の裏で /﹙身在似凍僵的世間﹚

妻:耐えて花咲く 夫婦花 /﹙忍耐而綻放的「夫妻花」﹚

夫:これが俺らの 恋女房 /﹙你是我所愛的妻子﹚

妻:あなたわたしの 生き甲斐と/﹙你是我活下來的意義﹚

夫妻:笑うふたりに﹙兩人談笑著﹚ 笑うふたりに﹙談笑著的兩人﹚/

屋外:浪花の春がくる/﹙春天已經到了﹚》

終於,過年了;明年,後年,…;每年過年,就是這樣子,…一年又一年,花、
、人歷經寒冬,,活過來了;還是「老樣子」,卻是更老的樣子了!

返回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