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故事筆記 -《「兼商」飲恨》


「羊年」開工了!「生意人」見面的賀辭,不外乎「恭禧發財」;這一句賀辭,已經「約定成俗」了,「恭禧」,就一定要想辦法「發財」;否則,就太辜負了「賀年者」的好意了。甚至,從政的公職,也像「鸚鵡學舌」一樣,將此句「金玉良言」朗朗上口了。從不少公職大官的財產申報,明的和暗的「獻金」估算;不宜被「恭禧發財」的公職大官,是真地「發財」了。

另外,已脫俗世者,無論是「建寺」或「開廟」擔任「大師」和「廟公」的「善職」,也是真地發財的行業。君不見,「寺產」和「廟產」多到可以當「地主」來「炒地皮」和「開錢莊」,向「香客」發放「生意貸金」;既可煉金斂財,又可搏取「環保」和「公益」的「善行」令名。「發財求財」是人性;只是,應該是取之有道。「橫財」或「意外之財」;還有「東爭西討」攢下來的「刻薄財」,都難有容器。

記得,在初入大學「商學院」時,修了「經濟學」課程。當年的「經濟學」教授,也是知名的「經濟學家」,也是在「廠商理論」和「物價理論」的領域有「權威」的「個體經濟學家」。課堂上,教授也好發議論,品評財、經、金的時政,算是「教學合一」;而被當年國內的兩家號稱「工商」和「經濟」的專業報刊邀請為財、經、金的「主筆」,定期地撰寫「社論」和相關議題的「專論」。

教授,自豪於專業見解權威,所發而為文,必能擲地有聲;也引來了當時的權力接班人「蔣公子」的注意;因為教授所針砭的財、經、金的時政,必然有「定奪者」「蔣公子」的構思企圖。得罪或見容於「當道」,是「權力者」對言論寬容度程度的指標。所幸,只要對權力不具威脅, 對於書生之見, 以收攏待之, 尊為財、經、金的「國師」可也;名列當局最高經建幕僚單位的「經建會」的「諮詢委員」。

記憶猶新的故事, 在多年後, 是我見到鄰里街坊遍佈的「便利商店」, 和「工商綜合區」的「大賣場」, 而有感而言。當年,教授以經濟在不同發展階段的趨勢研判;認為,台灣必將出現「社區型的超商」,尤其在「政經都會」的「軍公教社區」,更是有其需求潛力的市場;以有別於台灣「本土社會」存在已久的傳統型「柑仔店」。

於是,學以致用,書生「兼商」;自行籌資在「新店市」的「中央公教社區」,開起了「社區型的超商」。孰知,「出師未捷店先垮」,既破財又傷身。原因,乃是,「蔣公子」接班的大勢已成定局;以其曾在「蘇聯」「勤工儉學」的人生經驗;「蘇聯」「共產主義」「計劃經濟」制度中的「生產合作社」,就約在「社區型的超商」開店不久後的相近時間,在「軍公教」的人口密集地區設立了「軍公教福利中心」,限定身分的「專買」和「專賣」制度,是變相的「公營企業」。

政府經商,如同古代的「皇帝開店」,與民爭利,而民不與官鬥;「黨營事業」之存在,更是後來人民見怪不怪的變態。教授,才三兩下就傷心地飲恨收攤了,引為人生在商場「初登板」實踐理論的「滑鐵盧」;更引為大學課堂上「經濟政策」的「負面教案」;對當權者所主張的「經濟政策」多所批判。不過,「敗軍之將不言勇」;世道,術業有專攻,聞道有先後;官大權力大;學問再多,也只能徒呼三聲無奈了。以後見之明視之,先知的下場,總是嗚呼哀哉!

記憶所及,我曾聽其控訴「兵敗商場」的不甘心,有些悲壯了!「典型在夙昔」,夫子之言下之意,就是不要再相信政府;人民,必須奉行「民無信不立」的法則。「理論大師」不敵政府的「兼商」;視其為挾特權者,可也。實證顯示,政府「兼商」,大多虧損不已;所以,從政的「公職」,在聽到「恭禧發財」時,笑笑就好,是當真不得的!

返回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