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2月25日 星期三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櫻花當道的「初春」二月,看著「大島」櫻樹上綻放的稀疏粉紅色染白的櫻花;我有些失落感;數點樹上還未開的花苞數量,大概別期望有往年的花姿壯麗了。庭園中有櫻樹,必然有「賞櫻」的期望;既然想「賞櫻」,就會期待壯麗地綻放櫻花;然後,坦然接受櫻花突然飄落殆盡的「林黛玉心情」;留給自己的,是櫻花為我而開的滿足感。有些「變態」吧?!不!不如此,才可能是「變態」!

花開花落,是情感的離合;多年的照顧,有了情感上的「絆」;當然就會有「牽掛」和「懸念」;畢竟,「釋迦牟尼」拈花,而「迦葉」尊者微笑以對,「法門」盡在「不可說」時;「禪宗」以此公案,不立文字,而為世間「傳法」了。當下,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的法門不攻自破了。「賞櫻」的法門,唯有主人心知;今年櫻花稀疏,必然是「園丁」的用心不足,惹得「林黛玉」心情不佳;今年賞我幾朵「小櫻花」而己。

「園丁」,就是植栽的管理人;植物不言不語,卻以樹型花色表現情感。也許,只能怪自己對「櫻樹」的用心不足?然而,那一株多年來讓我失望,而幾乎棄之不顧的日本梅樹;應該在「甲午」年「大寒」前綻放梅花,卻又遲遲不見花色;聽到那首日本「演歌」名曲「湯島の白梅」,就喚起了我對這株梅樹的氣餒;只能怪「水土不服」了。

「塞翁」有失,也有得;二月將盡的清晨,我終於見到這株梅樹開花了!雖然花期遲了些日子,總好過不開花的沉悶。櫻樹與梅樹,都是「薔薇科」;櫻樹,搶占春暖,梅樹,苦撐冬寒;春天熱鬧,冬天冷清;該來的卻三三兩兩;沒指望的,卻不請自來。這就是「花道情」吧!若問花期,只能說:"大概…,也許…;天知道!"。

精選文章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帝國之界」》

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,於帝國首都莫斯科,向全世界展示: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「強盜邏輯」: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,成為俄羅斯聯邦的「新邦」。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,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。後勢將如何發展?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「準會員」的身份,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