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2月17日 星期二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普通水餃」記事》


"普通!普通!一個、兩個,…五個…九個…";「御廚阿雞師」自個兒喃喃答數著,「御用水餃」就被逐一丟進滾燙沸水的「大內御鍋」裡。

「甲午」年將盡,「天龍聖國」的氣數,似下鍋的水餃,數得出來。唉!小二過年吶!…一年不如一年,「十全大補」不能再吃了,「御廚」也即將斷炊了。「阿雞師」自個兒心裡悶著,自從京城淪陷前,自個兒就那麼衰,在路上「巧遇」熟女,一時六神無主,被拐到「摩鐵」玩「成人遊戲」,卻被「狗仔」給「全都露」了。

斗大的標題,什麼"「阿雞師」偷吃熟女!";讓自個兒積數十載的「御廚」英名給蒙塵了!什麼"偷吃",…跟什麼…嗎?不過就是對嘴而已嘛!唉!…往事已矣!憶難悔,情難追;就是一個「大意」,話多,愈描愈黑,此生「偷吃熟女」已成蓋世功勳,羨煞不少天下「王老五」;我「聖國大內」,追隨皇上苦守「地堡」的各路「公公」,更是眼紅。

如今,皇上敗退「地堡」,也得過年;就這般寒酸為皇上桿皮拌餡包餃子。只是,皇上一日「三秤龍體」,說了句:"朕避居「地堡」,無以再為天下蒼生謀,以致心寬體胖,恐有違天命;「十全大補」就省下耶!"。…,看著「御鍋」內的水餃,逐一浮上沸水來了;「阿雞師」請「御前行走」的「曾公公」前去請皇上進膳。「曾公公」,詭異地問「阿雞師」來著:「小年夜」不偷吃「熟女」乎?"。

唉!「小二」過年吶!「普通水餃」將就吃吧!",「阿雞師」正眼不看「曾公公」;沒好氣地回著,什麼"偷吃?",…跟什麼…嗎?沒指望的,自討苦吃,…!"。

"啟奏皇上,用膳了,就「普通水餃」耶,…。"坐在「龍椅」上打睏的皇上,竟然喃喃冒出:"奴才,別跑,…啊... 啊…,危險矣!朕只會慢跑…!"。

「曾公公」,先滿臉狐疑,後又偷笑了:"皇上,快醒醒,皇上夢著什麼來著?"。

皇上驚醒後,拉著「曾公公」死命不放:"…什麼…"普通"?…什麼"普通"…來著?朕看著「御前行走」的奴才、愛卿一個摔一個,踉蹌跳進水裡逃命,普通!普通!一個、兩個,…五個…九個…;只留朕,朕耶!…自個兒在「無敵戰艦」上。還好!只剩你這個奴才。呀…呀…呀!「阿雞師」還在「地堡」耶?該不會又跳出去「偷吃熟女」乎?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活著」》

鬥啊!爭啊!終於「到站」!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;活著,該如何活著?為什麼活著?人生從「起站」出發,何時到站?當然,一定有「終站」! 近三年來,浮世多變;大致上,分為「鬥來鬥去」和「死去活來」兩類「活著」。 前者,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,一犬吠影,眾犬吠聲,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,逐漸地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