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2月6日 星期五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河畔小城》


河流,自遠方的高山而來,古老,伴著傾斜的地形地貌,向遠方的低地流去。站在大河畔,吸引我駐足傾聽的,是從靜靜大河彼岸的小城,傳來的高遠的鐘聲。這種意境,在北國初冬時節裡,感到好美;彷彿天地轉動的音符。沒錯,就是盼望重拾往日烙印在心中的感動。

友人曾說,鐘聲是上帝的呼喚,提醒子民依時作息,莫忘誡律和信守承諾。小城,傍著河流而生成;這條河,源自中歐「阿爾卑斯」山脈外展的「巴伐利亞」高原,雪水雨滴匯流成東流的大河,再匯入歐洲的母親「多瑙河」,帶著藍色的憂鬱向「伊斯蘭」子民的大地流去。

那片來自東方的異教文明,曾經在以女神「歐羅巴」為名的土地上建立了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」,至今在東南歐大地留下屬於全人類的文化資產。歷史上,在「歐羅巴」大地上,戰亂源自涇渭分明的異教互斥;皈依教義,屬於「上帝」的,以鐘聲來傳達生活節奏;歸於「真主」的,在「清真寺」的「宣禮塔」上,以高誦「宣禮詞」以呼喚子民。

大河是文明的血脈,文明依河畔而興起;不同的文明,却因不同的宗教信仰和價值理念而有長期不共載天的衝突。人生中,我曾經同時交往分屬基督教文明和伊斯蘭文明的學友;他們的言談舉止,斯文有禮,友善熱情;無論如何,很難想像,在他們的文明中有「十字軍」和「聖戰士」,實踐殉教的壯舉。

世間偉大的正信宗教,在為生命提供庇護依存;子民因信而得以稱義;生命是因信仰而得到意義。曾經,我在大學的「宗教哲學」討論課上,提供來自東方的宗教生活經驗,就是「放下」的悟道。人生的問學在追求真理;這也正是我們是在「大學之道」的原因;真理,來自理念的辯證實踐;放下對「基本教義」的偏執,否則,宗教子民將淪為迷失的羊群;那不是信仰而是茫然。

宗教是文化的分支;文明是短暫的,文化是久遠的;不同的文明,在接觸初期必然有衝突;隨著時間的磨合化解,終將匯流成為偉大的文化;其特色就是對話、理解、包容和接受。大河日夜奔流,當代歐洲社會面對世局變幻,世界上的區域戰禍止,恐怖主義更趨極端。

以往,以基督教文明殿堂自居而「排外反猶」的德國,在戰後接納來自各地的難民和移民,社會上主流人物已經在倡導:"伊斯蘭屬於德國!"( „Der Islam gehört zu Deutschland!“) 。壯哉!此言甚是,正如大河流水孕育各種偉大的文明。傾聽鐘聲,我也喜愛聆聽來自高塔的伊斯蘭特有的宣禮誦詞。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活著」》

鬥啊!爭啊!終於「到站」!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;活著,該如何活著?為什麼活著?人生從「起站」出發,何時到站?當然,一定有「終站」! 近三年來,浮世多變;大致上,分為「鬥來鬥去」和「死去活來」兩類「活著」。 前者,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,一犬吠影,眾犬吠聲,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,逐漸地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