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3月11日 星期三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櫻雪朝露》


春寒似暖,却是櫻花姿意綻放的時節;細雨冰寒中,身體的感受,總覺得,此時比冬天還寒冷。

看着,等了一年,才盛開的滿樹樱花,那堪寒雨摧殘;就這般在淒風苦雨中,生即是死;好短暫的凄美!若是没有寒雨;也許在春風中,也是一陣風姿摇曳,然後樱吹雪似地,像雪花飄然散落滿地。

生不逢時;或者,本來,就是命運;必須受到這般的折騰摧殘?生與死,必然有時;重要地,是生死之間的存在意義。

樱樹的花容美景,就在人間三月天;此時,我感到春雨濕泠,却努力地想要在人生初老的白髮銀絲似殘雪的階段,讓自己能珍惜當下。那麼,樱樹綻放,也只是盡生命的本能,展現自己最美好的花情,留給世間美的意象。

如此地思考,朝露晶瑩和三月櫻花吹雪,都是為人間留下美的烙印;來過世間,美是偶然;却也是永恆!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活著」》

鬥啊!爭啊!終於「到站」!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;活著,該如何活著?為什麼活著?人生從「起站」出發,何時到站?當然,一定有「終站」! 近三年來,浮世多變;大致上,分為「鬥來鬥去」和「死去活來」兩類「活著」。 前者,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,一犬吠影,眾犬吠聲,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,逐漸地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