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3月29日 星期日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蘇格拉底」記事》

「天龍聖國」之「甲午內戰」,我「皇軍」以敗戰收局。皇上,退困大內「地堡」;羞愧惶恐交加,日子怎一個「悶」字了得。

當然,皇上不悶,而是想知道,有那一個蛋頭奴才發悶;皇上想找來開導,堅持百忍以圖謀反擊再起。據說,皇上還是「太子」時,曾任職我「聖國皇軍」之「輔ヘ」;就是讓小兵想開一點,快樂去打仗,不准悶下去而影響戰力。這項專長,也是皇上為何始終「自我感覺良好」的原因。

說的也是,天下無難事;遇到了,不去碰;或者就讓狗奴才去碰就好;誰教自己是皇上!皇上耶!天下,還有什麼難事,干皇上什麼鳥事?事情原委是這樣的「逆賊」攻克京城後,坐地稱「王」;還算有良心,不稱「皇」;蓋天下草民,多年來被皇上惡整,聞「皇」色變。

不過,無論如何,京城大小事,還是要「逆王」接手,誰教「寡人」皮癢,只因為吞不下「官逼民反」之鳥氣,憤而揭竿起義,也就莫名奇妙地入主「京畿」。惟,巧婦難為無米之炊;四處尋找「大內皇糧」,卻愈找愈氣。

據輸誠交心的「大內公公」透露,皇上當朝時,曾大賣皇糧給市賈奸商以充軍費,去平天下饑民之變亂;寧打內戰也不賑荒;這可算是一級戰犯。

「御廚」「阿雞師」,聽聞此大逆不道之事,想到自從「偷吃熟女」被「狗仔隊」披露於天下後,被迫與皇上困在「地堡」內共體時艱。平日,「十全大補」,被皇上吃膩了;就自個兒巧手桿麵皮包水餃;只因同是天涯淪落人。

其實說來,「偷吃熟女」,其實也不算大逆,天下男人多不安於室;自個兒的「拙荊」早就不計較了;天下草民所取笑者,乃是「偷吃熟女」的技術太差了,被抓包了;枉為男人。困在地堡,只因怕皇上餓肚子,順道相互取暖,圖個忠心死奴才之虛名。

只是,「御前行走」多年,「阿雞師」見識了皇上「一推二五六」的功夫,心寒矣!蓋皇上吃飽撐著,一日三秤龍體;稍有飽脹,動輒怒罵「大內」和「府中」之眾奴才混吃等死,陷皇上於不之義昏君,淪為「廢帝」千古罵名之歷史地位:"盡是奴才,負朕!…,朕,皇上耶!天子也,百世不出之奇才;朕乃「聖國」之皇上耶!豈能管鳥事耶?朕,!@#$%^&*..乃「仲尼」後學,又內外兼修;平日奉行聖人之學不渝:蓋「孔聖人」嘗言:"知之,為知之;不知,為不知,是知也!"。

況且,西哲「蘇格拉底」亦有名言,"若問余知何?余,只知,余一無所知!"。嗚乎哀哉!朕坐有天下,乃天命也,民賤也。朕,皇上耶!朕僅知,國事,鳥事也!天地滄茫,偶聽鳥啼,豈知鳥乎?故朕批天下事奏摺,乃師法聖人之學,尤以「蘇格拉底」之學,受用不盡!民之福氣也!"。

精選文章

法哲學筆記 - 《「黑熊 vs. 白旗」》

浮世多啓示,中國政府執行的「清零防控」突然封區或封城,人民苦矣!俄國政府的「捉兵出戰」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。稍前時候,台灣有「黑熊民兵」和「拒絕白旗」的保國抗敵宣導。這個世界,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,似乎和平已離去矣! 俺認為,和平是偽題,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。旁觀浮世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