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, 2015的文章

世界小事筆記 -《陰影隨形》

圖片
天災、戰爭、暴力和病毒,一直伴隨著生命之形;不是獨立存在的陰影。生命有幽暗的時候,陰影就日益擴大。生命之形的運動和互動,陰影也不甘寂寞;召喚即來。生命中危機四伏;為了化解自己的危機,卻可能召來更多的,或更大的危機。這是生命的無奈。

歐洲的「中世紀」,天空和大地佈滿陰影,被稱為「黑暗時代」。宗教蒙昧、神權專制,「黑死病」漫延;生命被困在黑暗中,等待天光。願意等待,至少還存有「希望」;生命最殘酷的絕症,就是「絕望」。然而,前景無望時,希望竟然出自「古典」的時代;許多古老的智慧和美學,就在古典時代的希臘和羅馬的哲人經典中,被源源地發掘出來和足堪生命回味省思。

這是以思想對抗蒙昧的「大爆炸」;炸出火光,照亮黑暗的時代。生命,開始掙脫有形的枷鎖和無形的桎梏,展開「文藝復興」,「航海探險」。思想和新知,喚醒被奴役壓迫的生命;思想傳佈,革命、社會運動、民權運動,一直在進步的路程上起落前進。

在不同的時代,生命都有機會見證進步與反動的攻守易勢。戰爭與和平,如陰影隨形;生命,倖存於戰爭的苦難後,天真地,以為此後和平是必然的。不!和平是幻影,與戰爭的陰影「稱兄道弟」;彼此互相「共在」。

人類的「第二次世界大戰」,結束迄今已七十週年了;世界各地的「戰爭派」與「和平派」又兄弟相聚了。「戰爭派」展示陰影給「和平派」觀賞;恐嚇「和平派」,莫忘「戰爭」的陰影。

「和平派」,顧左右而言他:"是的!莫忘歷史上的大屠殺!兄弟,靠你了!"。

法哲學筆記 -《美國的「日耳曼總督」》

圖片
「總督」的古典意義,是在「立憲制度」中保留「封建」精神的名義「稱號」;名義上,負責的對像是價值信仰的「共主」。

目前,「大英國協」有許多已經宣告獨立的主權國家,依然奉以前的「殖民宗主國」英國的「女王」為「共主」;並且接受「女王」冊封的代表人為駐在國家的「總督」。這種結盟關係,不同於主權國家之間的正式外交關係,只是精神上的認同和歸屬,類似「宗親會」成員的定期聯誼活動。

英國的「君主立憲」制度,有悠久的歷史;君主的權力,由絕對的王權逐漸受制於人民,妥協而讓渡給人民的代議機關「國會」;王權退化為儀式功能。這是民主的勝利。

國家的政體,除非改制為完全的「民主立憲」制度;否則,君主作為國民精神的「共主」象徵,而且君主若能富於哲學思想,像「柏拉圖」所嚮往的「君王學哲學」,而不具實權;相對於有實權的「總統制」,君主和皇室仍然讓有「奶嘴情結」的人民有思慕和精神凝聚的對像。

民主時代,人民群眾關注君主和皇室的動靜,高尚的關心是古典遺緒;庸俗的追究是看好戲的心理。所以,皇室當自強;否則,混吃等死又難以調適的皇室成員,可能自認受到人民的霸凌,卻很難得到同情。

這個世界上,只有「超級強權」可以享有完全獨立的主權。但是,隨著「經濟全球化」和社會開放、文化交流;即使「超級強權」的美國,在客觀形勢的制約下,也不再是完全獨立的主權國家了。幸好,美國自英國獨立建國,法制思想仍然存有「盎格魯薩克遜人」,尊重「習慣」的社會習俗;珍惜自由,也尊重他人的自由;不尚空言爭勝;而是重視誠信實踐;自律而有信仰。

英國,是一個歷史上曾經被不同民族征服過的國家;「盎格魯薩克遜人」至今仍保存有歷史上的征服者之一,「日耳曼人」的血統和習俗;彼此都愛好「足球」運動、頭銜和稱號,即是歷史的共同遺緒。

歷史,讓隔著浩瀚「太平洋」的台灣和美國有了利益聯結。台灣的大官、家人和略有資產的人民,偏愛持有美國「綠卡」,入籍美國,留學美國,在美國置產,說話夾帶美語,Well,Thanks, No Way, Bye! OK, You Know,…,Well Done, Good Job;在台灣說「愛台灣」,…「健保」真好!卻是一路好走,周邊有事,就滯美不歸;「中央銀行」持有大量超額的美元「外匯存底」;「避秦」的危機心態濃厚而「唯美是尚」;對於高尚的自由、民主和進步的價值和「運動家」風度,卻很少內化成為信仰。

台灣,在1952年4月28日,「同盟國」對日本…

法哲學筆記 -《望治成奴》

圖片
「秩序」,是一種抽象的觀念;卻好像是一種治理的正確價值?「秩序」是混亂的「反義詞」;「人心望治」,就已經預設當下的情境狀況是混亂的、不可取的。人民對客觀現象的「二分法」,非此即彼的觀念,很容易給予「野心者」有機可乘。

人民,都「望治心切」嗎?不,「有心者」,那些嚮往、迷戀保守專制,有獨裁傾向的「投機者」,認為「形勢大亂,機會大好」;所提出治理的寶典,就是「統統捉起來!」;如此,人民就"外戶而不閉"。

「秩序」,沒有真實的答案;眾人見解各不相同!小從個人起居不順,身體違和,都可以視為混亂;若一人獨得彩券大獎,則可以高呼:"天佑我也!諸事有序!"。人生順遂,已有了既得利益,當然希望保持「秩序」,反對「混亂」。統治階級,恐懼人民造反,千方百計地也要維持統治秩序。

時代的進化,迫使許多傳統的「秩序」受到挑戰;網路上的訊息多而且「混亂」,是時代的本質;有的「使用者」無所適從,自認受到傷害或利益受損,而要求政府出來「管一管」,以建立「秩序」。「望治心切」,將從生活的「真實世界」,「進軍」到網路的「虛擬世界」;這不是好的發展;如同「中世紀」的「宗教警察」,出來「管一管」人民的思想,限制生活的作息和上網的時間。

造謠和譭謗、中傷,是人性之惡,也不是在網路發明之後才出現的;人類自從有了口舌話語和文字的能力,就已經是人的言行舉止的一部份了。都市的交通太亂,也不是在現代才有的問題;跑馬時代,就有「馬路如虎口」,「行走如牛步」的現象了。

現代的市民,行車塞車;想停車,而一位難求;政府也想增加收入;於是「他們」「望治心切」,希望政府「管一管」行車和停車困難的問題,於是想充分利用「刑警」偵辦治安專用的監視器,分享監視資訊給「交警」,以取締違規停車和增加政府的罰款收入。這些議題,與那些想要出門安步當車,又想要自由行又呼吸清淨空氣的人民,有何干?卻可能不小心讓外遇「全都錄」,也「全都露」了;這些人民的「性福」,也被國家和政府「管一管」了;難道,日後不會被威脅。

人民可有警惕?國家是罪惡的;政府是無能的!統治是奴役的!除非人民深自警惕和覺悟:「民主政治」,就是將權力委託給一群內賊,劫貧濟富;「專制政治」,就是自決的權力,被土匪搶走,對外侵略。人民,被偷去的和被掠奪的,是作為人的權利和尊嚴。

擴大政府「管一管」的權力和增加警察監視人民的「專政」武器,都將減損人民的自由和福祉;也將使「法治國家」變質為充斥「體制暴力…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清晨與黃昏》

圖片
清晨,天色仍暗;但是那種等待天光的期望和自信,讓我的心情寧靜而恬適;大自然的氣色顯示,稍後將展開陽光普照,溫度漸升的夏至前氣候。

在此之前的夜裡,我仰望夜空,星辰清晰的天象,也已預告南風漸熱的必然了。植物,也有預告天氣狀態的本能;雜樹林中的鴛尾花,有著"夏日的彩虹"的意象;而彩虹出現在雨後近黃昏的天邊。

前幾天有「穀雨」;雨後,我見到雜樹林中的鴛尾花草含苞待放,估計綻開的日期,就在本日。只是,出乎預料地,竟然就在清晨曙光初至;就在我的眼前,花苞陸續地綻開了。

雜樹林中,只要有生長鴛尾花草的角落,就可見恰似小精靈的鴛尾花,或孤單地,或結伴地,拋頭露臉在晨曦中迎接曙光。

植物是依照生態而展現生命的本能;清晨與黃昏,只是人類的時間序列;時到花顏現,就是生命的慾望本能。當下,現實的人生有少年與老年之分;固然近似清晨與黃昏;那只是描述客觀浪漫和悲苦的生命階段。

生命的奔放與活力却是隨人而異;莫在乎人生是老或少,認真地活出真實的自己吧!就像清晨的鴛尾花的啟示。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砸瓦罐》

圖片
曾經,想要填滿雄心壯志/ 野心地,一層又一層地/ 理想,在底層/ 現實,接二連三地填進去/ 摻入權力的調味料/ 志得意滿地「封罐」/
期待,一年過一年/ 發酵的狂人/
理想走味/ 現實不順/ 權力發酸/ 搞砸的瓦罐/
什麼?什麼都不是了!/ 發瘋地砸瓦罐/
-《權力,嚐鮮即可;切莫「封罐」。智者,不「封冠」!》-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老賊天堂」記事》

圖片
「甲午年」已過,我「天龍聖國」經慘烈內戰,皇上敗退「地堡」,等待發落,卻困獸猶鬥;「聖國」雖號「天龍」,卻已「群龍」無首,呈現國之將亡敗象。

不僅,受困地堡內之「龍皇」、御廚「阿雞師」、各路打探、跑腿之大小太監;府中奴才、營中「參軍」、走卒,殘兵敗將;甚至,坊間各行各業草民、奸商,渡盡劫波僥倖存,無不感嘆,流言可畏,世道太可怕。

鑑古知來,往者已矣!「秦失其鹿,天下共逐之!」;「天龍」皇上,荒政多年,如今已淪待廢之帝;天下,其誰可取而代之?多已矣!一波未平一波起,江山代有「老賊」出。「甲午年」內戰打掉一批老賊;惟「老賊」卻如湧潮而出,打死不退。怪矣!七老八十之「老翁」、「老嫗」在我「聖國」各地,呼天搶地冒出,當仁不讓,捨我其誰?!

惟令草民捧腹者,乃眾「老賊」不服老,卻裝萌扮少;「老翁」自稱哥,「老嫗」自稱姐;「老王」稱「小王」,「大柱」改「小柱」,「老鷹」裝「小鷹」。一時,「聖國」大域內眾多商號,亦推出「小熊維尼」玩偶,無情歲月頓時年輕不少。

反正,人生七十伊始,從心所欲;六十能耳順,五十知天命,世道不容中年,何況青年乎?!「老賊」之可惡,乃「老頭腦」配「老骨頭」,卻偏著「牛仔褲」、「迷女裙」;三不五時地拋頭露臉,帶著歲月滄桑之縐紋,比手畫腳、口沫橫飛地指點江山,該當如何…,又如何…,一帖「奪命膏藥」賣一生;著實,使望治心切,求新求變之草民,譙聲不絕。

奴才回報小道消息至「地堡」偏安之大內;「龍皇」與御廚「阿雞師」,看在心裡,相互取暖,憤憤難平。

「阿雞師」啓奏皇上寬心:"皇上與奴才,以往乃萬人迷,今往事不堪回首,實非吾等之咎,乃坊間流言霸凌,人言可畏,致不堪其擾,有志難伸!皇上明鑑,渠等,欲逐鹿天下者,乃泛泛之輩,歲月之賊,欲趁我「聖皇」之危,奪取大位,天將亡我「聖國」也:時不我予也!天命乎?嗚呼哀哉!蓋我「聖國」淪落「老賊天堂」,恐大限將至;況古有「聖人」之言:"聖人不死,大盜不止,…"。

皇上,…默然…甚久,點頭不已;「阿雞師」以為皇上正沉思何去何從?再偷窺一眼,皇上正「打盹」已矣。「阿雞師」頓覺,世道孤寂:"唉!不能再偷吃熟女已矣!…,皇上亦已老矣!與國皆老;唉!余…「阿雞師」已老,尚能嗚早?…"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自然而然》

圖片
語言與文字是文化的表徵;文明與野蠻的分野,在於「文以載道」,「言以述道」。野蠻的處世特徵是暴力相向;因此,人類可以慶幸有文化,不必再受暴力的威脅。

真地如此嗎?語言與文字,依然是武器,可呈現暴力;充滿殺氣、嘲諷、羞辱、矮化、欺騙、虐待、虛偽,讓人受到打擊和氣餒與憂鬱,感到被貶抑的低級落後的痛不欲生。現代的用語,稱為「霸凌」。

語言與文字是人類特有的專長,是進化的文明成果;只是被作為武器使用,就有礙成就文質彬彬與敦厚善良的文化。人類,也有獸性的殘餘,欺善怕惡,施放冷箭是惡的人性。

英文字的「人性」,以"Human Nature"表述;而"Nature"在「漢文字」,被理解對應為「自然」。西方人所認知的「自然」,是原始狀態的那種本質,包括了野蠻與獸性。文化,英文字以"Culture"表述,也是「人工培養」的意思;指人為的「馴化」狀態;已去除野蠻、蒙昧和暴力的獸性,進入文明的境界。

「漢文字」的文化裡,對於「自然」的理解,少了人為的「啓蒙」努力進程,將「自然」視為客觀存在的生態、生命與地文;稱為「自然之道」;處世之道,「道法自然」;人在其中,追求與「自然同化」。

「漢字文化」裡的生活和思想表現,依然有「率性純真」的善;當然,也就有「不重說理」的惡。所以,「自然而然」是有「象形」、「指事」、「會意」、「形聲」、「轉注」和「假借」的「六書」構造的「漢字文化」裡,在沒什麼道理,或「不明所以」時,就會出現的「慣用語」。

既然「文以載道」、「言以述道」;則語言與文字出現恃強凌弱的現象,也就「自然而然」了。啓蒙,讓人自悟而掙脫蒙昧無知和野性的狀態是辛苦的進程,一點也不「自然而然」;所以世代的教養,才能成就敦厚的文化。
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被放棄的「結果」》

圖片
「擁有」,是「放棄」的前提!

清晨,我來到「雜樹林」;也許是晨風較大;發現前一天還好端端地掛在「枇杷樹」上的金色「結果」,竟然有好幾粒落在地上了。黃澄澄的枇杷,看起來像地上的「黃金」;還真是誘人。如果真是「黃金」,該有多好!

「無主之物」,誰的?我的?「枇杷樹」的?鳥兒的?老天的?果核的?究竟,誰可以主張「所有權」;或者「主權」?或者「請求權」?

這裡,存在一個「法哲學」的問題;究竟世道上,存不存在「無主之物」?可以讓先發現者主張以上所提及的各相關的權利?

「物自身」(Ding an sich),這個偉大的德國哲人「康德」所提及的"所在的"(Seindes)哲學觀念,是可以宣示自身就是主體的任何物;當然也有權利可以主張:"除了自身,權利不歸任何他者"。

枇杷樹的「結果」,在落地之前,是屬於樹的一部份;也許,果實早有求去的企圖了。掛在樹上的風險,可能是被鳥兒吃掉;脫落在地上的風險,可能是被我不注意地踩踏;或被螞蟻佔有,或者,化作春泥;果核,在來日長出另一株新的枇杷樹苗。

「雜樹林」屬於我,這固然是事實,有土地的「所有權狀」可以證明;就法論法,依據「民法」,土地的「孳息」,包括農作植物的結果,歸我支配,有優先排外的權利。

但是,在哲學的理解上,果實是孕育新生命的生機;對於自身以外的「生命」,我可以宣佈擁有嗎?只能說,在「新生命」獨立自主前的優先「監護權」而已。果實,非我所生,不歸我有;果實若我所生,也不歸我有;我卻僅有優先的使用權,如果,我無視果實自身的抗議和吶喊的話;我是可以「霸權地」為所欲為的!但是,智者是不稱霸的!

這項陳述,會讓生命的「創造者」,可能有挫折感;但是,證諸世道,生而不養的父母也不少,養而不教者,更多;偉大者,是有教養的父母。哲學所探討的「存在意義」,就在其中了。生命之間的相互牽絆,我的信仰,應該是出自善的意志和互相地牽成的;而非爭執和爭奪,誰「擁有」。「物自身」(Ding an sich) 的意志,才是主人;正如,"我是我自己"!

歷史上,日本時間,1952年4月28日下午十點三十分,對日本的「舊金山和約」正式生效;日本被迫「放棄」許多曾經佔領和擁有主權的土地,包括台灣和澎湖。自那時間起,台灣和澎湖,就像我在「雜樹林」地上見到的「枇杷樹」的「結果」;我和「枇杷樹」,就近在旁;我可以像此時此在的中國?還是美國?還是「台灣自身」?而我的「此在」(Dasein) ,就是…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古老久遠》

圖片
夜裡的「穀雨」,在清晨停了;春生的「銀杏」青葉上,留著晶瑩的水珠;「牛樟」、「紅檜」、「扁柏」、「肖楠」,這些被奉為台灣的「桂冠神木」,也長出嫩葉了;老少樹葉的對比,呈現了世代的傳承。

原來如此!應該長在雲深不知處的「神木」樹種,在我的雜樹林中,只能算是嬰兒期的小樹苗而已,卻也讓我不必遠行進入深山,就可以見識「時空巨怪」。在想像中,「桂冠神木」應該都是碩大高聳的,或老態龍鍾的;長在靜寂的深山裡,守護著大地。

多年前,我在自家的雜樹林中植下幾株「桂冠神木」的小樹苗,為了可以就近觸摸「時空沉澱」的喜悅。「古老」的樹種,即使,還僅是幼苗,對我也有特殊的意義;那是為了營造近在眼前的「古老久遠」的時空情境,這個此生只能以內心去感受的「時空停格」。

詩人「泰戈爾」,在《飛鳥集》中的詩句:"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.";那是對生命起落皆美的頌讚。在大自然中,有些植物的花與葉,在綻開與飄落之間,走過短促淒美的歷程;有些植物,是古老物種孑遺的「活化石」,帶著物種生存的命運滄桑;「銀杏」和「桂冠神木」都是帶著古老久遠的精神,而成為我當下的植物夥伴。

人,為何追憶往日情懷?對自己此生曾經有過牽絆的人與事,在走過愈來愈久的歲月後;有時候,會浮現「珍惜思念」和「命運與共」的思緒,而當下卻已人事俱往了。嚮往新奇與緬懷古典的心情,在我的園藝生活經驗中,也存在於人與植物的關係中。

人生來到鬢髮銀白,反而更偏好欣賞生命在古老久遠時代的「時空停格」;那是一種我對「天荒地老」的「古典」想像,似河岸岩石上的青苔,是逝水歲月的「沉澱」!




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風與潮》

圖片
民主,是價值;人民學習「為」主人,然後「是」主人。民主的基礎是自由;也就是自決,為自己的生存、尊嚴和發展作決定。民主,是集合眾人為自己作決定的制度,以捍衛作為人的尊嚴和實踐作為人的意義。民主,既然是集合眾人之意而妥協成為主人的總意志;在過程中,必然眾說紛紜而缺乏效率;因此,民主不乏敵人,其訴求,在於重秩序以求效率;大國家而小個人,成為其信仰。

在近代歷史上,這種思想形成「國家主義」,滲入民主制度之中,而成為「以黨領政」的「黨國」。黨的位階高於國家;人民淪落為黨意志和黨利益至上的受壓迫者。這種民主逆流,在民主化的浪潮中,是「反潮」現象。上世紀初期,俄國的「布爾什維克大革命」和德國的「威瑪共和」,在相近的時間發生在歐洲大陸。

結果是,在俄國,「社會民主工黨」中的「布爾什維克派」;和在德國,「德意志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」,分別地掌控了國家和人民,形成以「共產社會主義」和「國家社會主義」為「意識型態」的「法西斯黨國」;其核心的價值信仰,都是上承人類長遠「封建」歷史中的「專制主義」。「法西斯黨國」的濫觴,漫延而散去的影響,在西班牙成為「意識型態」路線之爭的內戰;在中國,也是如此。

民主,挫敗了嗎?對民主價值抱持信仰者,失望了嗎?上世紀末期,歐亞大陸,曾經有出現過「民主之春」,卻又陸續出現「民主反潮」。對「歷史哲學」的思考,有一種規律現象可以觀察,就是「民主反潮」與「民主之春」,互為辯證;現象會重演;這也是,人類始終自歷史中學不到教訓,甚至於,對歷史故意遺忘的結果。

人是時代和環境的產物,二戰結束後,曾經在「冷戰」對峙的「秩序」中出生和成長的世代,除非,自己在成長的過程中,尋求對自我的啓蒙和救贖;否則,古老沈悶的「黨國秩序」,就是其「世界觀」和價值信仰。其特徵是,視「高牆禁制」和「黨國意志」為「必要的」和「正常的」秩序。真中,不乏有重視秩序高於一切者,在享受民主的成果時,是厭惡民主,甚至於反民主的;依戀專制或威權時代「被決定」的那種「美好」。

民主,有希望嗎?有人寄希望於經濟繁榮而形成穩定大量的「中產階級」,以鞏固民主。其實,這是虛幻的!甚至,鼓勵權力者使盡手段,重發展經濟的「餵養」傾向。「中產階級」是自私為先,關心其次;然後是浮動的、甚至是投機的,以個別利益為優先考量的。可以說,是偽善的「小資產階級」;通常,也是「自身難保」的。

從千里迢迢路途上的宗教朝聖者身上,我理解到,視民主為「可欲…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伊係厚郎》

圖片
軍旅生活中有經驗之談:"「老兵」懼子彈,「新兵」怕炮彈"。子彈不長眼睛,炮聲震耳,能躲才能活。但是,「傻兵」上戰場,敵人可以炮、彈都省下來了,用了不符成本,勝之不武。

「乙未年」的「穀雨」節氣,在農三月初二日;這個時間,氣候會出現較大的雨量,以滋潤佈滿田地的春耕秧苗,以供植物在「夏至」成長所需的水。至於鳥類,在「清明」前,已完成求偶築巢,交配和育幼的生殖本能。到了「穀雨」,正是親鳥帶著幼鳥學飛的時候。

清晨,雜樹林裡,近來經常聽到頻繁的鳥啼,有「喜鵲」、「珠頸鳩」;當然老友「白頭翁」家族戀舊,又帶著不知第幾代的初生幼鳥,回到老地方學飛了。這裡有許多花果和小昆蟲;親鳥可以採食為誘餌,鼓勵和犒賞肯認真學飛的幼鳥。

父母不嫌子女傻,在「白頭翁」家族的互動上,我見證了。
親鳥,發現我在附近時,啼聲殷切;聽來應該是告知夥伴:"郎來了!";我卻沒有見到幼鳥,直到母鳥叼來一隻飛蛾,向「白藤樹」裡飛下來;這時,至少有一隻幼鳥出現了,純真地望著我。
母鳥在餵食後,對子鳥啼了幾聲;如果我沒有誤解,應該是告知幼鳥:"伊係厚郎!不必怕!"。果然,幼鳥呆在原地,對我傻笑。

謝謝喔!當然不必怕!雜樹林就是老家;歡迎回來!
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幸福龍王」記事》

圖片
「天朝中國」皇上,近來龍心大悅;四方夷人、藩邦,爭先來朝貢,共襄盛舉,圓了皇上一統亞歐「一帶一路」的「中國夢」。師夷之長,以夷制夷,向夷籌資,以貸夷需,買空賣空,金融空手道高手也!

咦?一衣帶水;隔海長嘆,我「天龍聖國」皇上,猶困在「地堡」耶?奢望鴻圖大展,歷史留大位。同為皇上,蓋此皇上,非彼皇上也!

「天朝中國」皇上,登基後厲行專制,行整黨、廉政、肅軍之鐵腕,一時,境內政敵鳥獸散去;集權定於一尊,豈不快哉!閒來無事,乃向外惹事爭強,行騙江湖,意在稱霸天下;威風已矣!

周邊有爽事,傳至「天龍聖國」大內「地堡」之落衰皇上龍耳,恨不能脫困,以追隨「天朝中國」父皇於騙途,分享風光;乃私命大內管帳奴才「張公公」,擠壓內戰所餘不多之軍費,讓跑腿幫辦蕭公公,於「天朝中國」面聖父皇時,呈奏入股之意願,以壯聲色。

奈何,這廂多情又多嘴,奴才「張公公」洩露我聖國之機密已矣:"一時籌款不易,適逢清明祭我「聖國先皇」,剩庫存金紙若干,面值估算貳拾有貳億圓,撙節其他「鳥事」,尚可供勻支。惟既然入股「天朝中國」之美夢,即應有「肉包子打狗,有去無回」之決志;「金紙」祭祖,亦有空污之虞,視作壁紙防漏,可也!

奴才,奉命辦事,「經一事,也難長一智」。回報皇上:"奴才辦事,請皇上放心!"。皇上,終於可追隨「天朝中國」之「父皇」,入美夢矣,亦自感有夠幸福!乃傳在旁之奴才備來紙筆,欲下「聖旨」,以佈告天下:"奉天承命,朕登基以來,時運不濟而落衰,為奴才所害、劣民頑冥不知好歹;實乃,我天龍聖國更幸福矣!頑民應知醒知恩!"。

正在構思以上「聖諭」之際,確如皇上所責,奴才真是辨事不力,又誤皇上矣!蓋,內戰後,一時,地堡之內有筆而缺紙;為應皇上急需,東翻西找,竟然在太監寢室之壁面,急扯下公公自賞自娛之正反兩面「裸女月曆」壹張,可堪將就。

皇上,莫可奈何,乃御筆落在在裸女相上,隨身形曲線,峰迴路轉,如鬼畫符咒,畫龍點睛:「幸福龍王」四字;附批:「誰悶誰解」。此等「鳥事」辦後;帳房奴才「張公公」惦惦地前來奏報:"啓奏皇上,「天朝中國」已退回我「聖國」入股之「金紙」,並責怪我皇上:"爾豈可以「金紙」來亂乎!騙子入股騙子,豈可鬼混過關?"。

聞密奏,皇上如消氣之蛙,怒責:"奴才彼時送金,多話又誤朕矣!「裸女月曆」,併「金紙」,焚之可也!嗚呼哀哉!于「焚爐」前,奴才「小公公」,萬般不捨,賞視再三,乃藏「裸女月曆」,私流出宮外,僅以「金…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穀雨迎夏》

圖片
德國詩人和劇作家,「歐根‧巴托爾特‧布萊希特」(Eugen Berthold Friedrich Berecht) ,在劇作品《伽利略傳》中,曾將歷史上偉大的天文物理學家「伽利略」所觀察到的天文系統,比擬為「上帝」《創世紀》的苦心安排;讚美「造物者」的完美構想。「造物者」辛苦六天後,「第七天」休息,欣賞自己的「傑作」。

「伽利略」在生前,天文思想顛覆既有的「秩序」,被斥為「異端邪說」,不能見容於「羅馬教廷」而受到壓抑。現在的天文科學觀察證實了「伽利略」的天文理論;地球繞著太陽「公轉」的「軌道面」呈現約23.44度的「傾角」。正因為這一「傾角」的存在,而讓地球所受的日照長短,隨著「公轉」而有不同的熱量分佈;四季變化有輪迴現象;「先民」對日照熱量變化的觀察,再提出農耕與氣候相對應的「節氣」規律。

「乙未年」的「農曆三月初二」,是「穀雨」節氣;預期地球「公轉」的傾角,讓北半球的海水進入吸納較多日照熱能的週期。「北半球」海面上大量的熱能,在蒸發後形成溫暖的「南風」,而北方的寒冷「鋒面」,也被逐漸向北逼退;甚至造成「北極暖化」。

多年的園藝生活記事,從「伽利略」得到「天啓」;在「穀雨」節氣將到之前,我已經替「雜樹林」中的各種植物,完成了「春耕」、「換土」和「施肥」的「辛苦農作」,就等待「南風」帶來較多的雨水。植栽以後的生長,就順應天時造化吧!

看到枇杷樹上的金黃果實,我想到「穀雨」之後再「半個月」就是「立夏」。在這段時間,「白頭翁」鳥兒正好完成傳宗接代的生命大事;夏天開始,我將可以如同往年,欣賞「白頭翁」父母,教「親子幼鳥」學習飛行的「苦心傑作」。


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期待》

圖片
說不清楚的/ 似有似無的/ 掛在心頭/ 寧願不曾有過/ 那場莫名所以的夢/
是焦慮,未曾有過/ 是壓抑,求之不得的慾望/ 積少成多,時間到了/ 只來了一場夢/
心想夢成/ 還好,我還是我/ 無夢,最好/ 那怕是美夢!/
-《平凡,一種少有的美德!小人物的鬧鐘,胡鬧。》-
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好戰的理由》

圖片
戰爭,有各種不同的形式,就發生在世界各地的日常生活中。戰爭,不是只發生在野蠻落後的地區;也發生在自認文明進步的地區。

戰爭,自古以來,一直是各種生命的本質。戰爭,有軍事戰、經濟戰、宗教戰、文化戰、法律戰、心理戰、輿論戰、商業戰,只要有爭奪,而且想征服對方,有利於自己,就有戰爭的理由。形式,只是表象。

世界上有和平嗎?當然可以期望!和平在那裡?和平在生命停止後;可以說,戰爭,至個人死後才不關自己的事。戰爭,無關於對戰各方的強弱,而決定於各方生存下去的意志;征服對方,固然可以生存,也可以奴役和屈辱對方;卻也可能,被對方反敗為勝,於是戰爭再起。

生命,真地期待和平嗎?這是一個很殘酷的哲學問題;生命可以偽善地宣示:"誰,不期待和平?"。一則以「習慣」嚇退強敵的寓言,值得交戰各方作為教案。

《鴿子,自認是和平的代表;向好戰的猛禽老鷹,發出和平共存的邀請。

老鷹,舉起利爪:"好啊!你真的要和平?來握手吧!"

看著巨大銳利的鷹爪,怎麼握手?鴿子,反而心有憚忌:"形式上平等;實際上,是不知死活。嗯…,讓我再想一下!"。

蜜蜂,在旁鼓勵鴿子:"快!去握手吧!等和平了,我會提供蜂蜜慰勞各位代表!"。

只是,鴿子習慣思考時吃點心:"好主意!一口,就啄了蜜蜂,吞下去了!"

老鷹看了,也目瞪口呆:"哇!你比我還猛!"。也飛走了!

究竟,和平降臨了嗎?鴿子,只能自我感覺良好:"至少,現在沒事!這算是和平吧,…?!?"。》

寓言的啓示:出其不意,攻其不備,殺雞警猴,以小搏大,心懷不軌。己所不欲,勿強求於人。習慣,無好壞之分;生命好戰,無時不戰,無役不與;平常吃點心,吃出習慣了;在重要的時刻,運氣好,也可以欺敵!

附記:世道上,男女交往,如交戰:若有一方,以”Honey”自居,則最好,別太黏!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青翠》

圖片
清明之後,久別的時雨/ 南風北上,北風南下/ 相逢的淚珠/ 滴落暮春的青翠/ 雨水,終於趕上老去的春天!
-《雨後的彩虹,初夏的鴛尾花》-

世界小事筆記 -《話術見時窮》

圖片
言為心聲;思想是語言的囚犯。話,愈描愈黑;提油滅火,愈燒愈旺。人的身體各部位器官,各有不同的功能;最不聽話的器官,就是口舌和耳朵。尤其,前者強勢,經常壓抑後者,使其充耳不聞,備而不用。這樣的器官組合,是世道不靖的禍首;常引來口舌大戰,耳朵受害。

在公共關係的領域,政府和企業設有「發言人」和「公關」部門;目的,就是要包裝,以尋求社會大眾的認同和支持,化敵為友;政治上,稱為「統戰」;商業上稱為「行銷」;市場上,稱為「廣告」。其正面的操作方法,是擴大支持;其負面的操作方法,是擴大打擊。

照理,口舌之爭,就是要奪人先聲,壓人氣勢。哲學上,破解這種口舌的虛無,稱之為「認知」;佛學上,稱之為「妄言」。有意思地,自尋煩惱和惹事生非,都是因為口舌失控,以致事實失真。

為何如此呢?最主要的原因,是氣憤不平,不得不言,一吐為快。然而,快則快矣!卻是思想的速度,跟不上口舌的速度;以致,一言既出,駟馬難追。因此,後果就是,逞口舌之快,不只充耳不聞,還多傷了腦袋;也傷了更多人的心。啊!原來,是這麼一回事;強詞奪理!

「孔仲尼」的名言:"時然後言,人不厭其言!"。說話是大事,威力強過拳頭;口舌肇禍,事後,更多的修補,也可能難以彌補了。世道上,常聞:"傳道者,不打誑語;人師者,不可胡扯!";乃是二者在傳真、善、美。若此二者,也徇私而急於出場行口舌之爭,愈說愈亂,可見乃末世現象。

「後漢書」之「黨錮傳」載:"滂登車攬轡,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。",實為世道公理已隱,道上多見徇私之巧言。「論語」之「公冶長篇第七」「孔仲尼」之嘆:"道不行,乘桴浮於海;…",應該是感嘆,時窮無用也!

法哲學筆記 -《彩色的幻想》

圖片
美國,一個移民國家;存在著因顏色、語言和宗教之不同,而有過種族壓迫和內戰的歷史。自從出現立國以來的第一位「黑人總統」之後;黑人,以及其他有色人種的人權,迄今已發生多起受到警察執法,而以暴力壓迫的事件。因此,法哲學可探討,法律,是誰的?執法,為誰?答案,可能是「公益」和「公序」。是嗎?有達到可欲的目標嗎?還是不治反亂?

黑人,成為某些有著無知的「白人至上」偏見和成見的警察,尤其是不甘心被黑人總統主政的白人警察,在執行檢查任務或治安事件時,多被預設為黑人必屬犯罪嫌疑者,而鎖定為洩憤的迫害目標。這是典型的以膚色的成見和偏見而實施的種族歧視。

美國,對外也經常以「世界警察」自居;預設有些不合己意的國家,恐有危害和損及美國的利益,而在世界各地行使「炮艦外交」,遂行國家意志。中東的伊拉克和伊朗、阿富汗,以及東亞的北韓,被列在美國的黑名單上。伊拉克和阿富汗,已被美國出手惡整過,迄今,內亂仍不斷,人民活在爆炸的恐懼中。美國在內政和外交上的「警察」心態,似乎如出一轍。

「警察」,這一個名詞,若僅限於維護治安,保護弱者,應該是普受好人敬重的,惡人躲避的。但是,「警察」,成為一個政治名詞和國際「霸權」的符號,有了「成見護法」的意義之後,不論好人或壞人,恐怕避之唯恐不及了。近代史上,惡名昭彰的警察形象,是「納粹德國」,被稱為「蓋世太保」的「秘密國家警察」(Gestapo);暗中偵查,鎖定目標,突然掩至,一網打盡「黨國敵人」。

美國的「白人警察」或「納粹德國」的「秘密國家警察」,都是國家賦與執法的權力,卻鎖定特定族群,視為國家的內部敵人;這是典型的「國家暴力」,必然使國家所揭示的公平正義成為空洞的口號。

「國家哲學」所批判的「犯罪國家」,正是如此。執法的偏見和成見心態,經由濫用公權力,而「合法化」和「正當化」國家暴力。人民對公權力的不信任和社會的不安定,自此開始。掌握國家權力的各級公職,應該謹慎執法;對於上級不法又不義的任務,要勇於抗拒,服從公義良知,以免淪為「不義國家」的共犯。

國家,作為「公法人」主體,應該是包容和整合不同背景的人民;政府,作為人民意志的執行者和國家的管理者,更要禁制國政淪為被特定的族群和宗教所挾持。俄羅斯和中國,也都是「多民族國家」;內部的不同宗教和不同民族之間的緊張、對立、衝突和分離主義興起,尤其「伊斯蘭」的「聖戰」(Jihad)浪濤,成為國家安全的挑戰。

若追溯俄羅斯和中國的民…

法哲學筆記 -《大帥與將軍》

圖片
軍人,違反軍備安全規定,私人招攬親朋,生熟不忌,參訪國家重要的武裝設備,固然不當,應依法偵辦;也必須防止「軍隊私人化」的腐敗。然而,一件看似徇私苟且的案件,卻反映著制度與執行的嚴重落差;也反映著各方人士欠缺「法意」的落後;尤其,軍方的重要「主官」和「主管」。

民主國家的基礎,在於「法治」;就是「依法立法」、「依法審判」和「依法行政」的「法律」和「法意」。「法律」,必須呈現時代的進步精神;「法意」,必須讓「法域」內的所有人都信任:「守法」是可以實現公平正義的。

軍人,強調「階級服從」,貫徹絕對的「階級權威」;卻很容易形成「階級壓迫」和「階級腐敗」;在掌握階級權力時,將自己置於「法域」之上。「法律」,反而成了可以疏漏的法網;「法意」,則有了「自己人」或「非自己人」的差別對待。小兵違紀,有法可辦;軍官違紀,有法可避。

所以,出事了,不能往上偵辦,更不能辦出結果。徒然昭顯,「法律」被權力謀殺的無奈;於是,老是出問題,老是沒問題!「老問題」,就是「大家錯就是對!」;當然,「法意」早就不見了。

民主國家的專業軍人,應該有高尚的社會地位,深受人民的尊敬和信賴;但是,專業軍人,被國家賦與階級權力,也必然是將自己置於「法域」之內,信守「法意」的;這正是「軍隊國家化」的基礎。

依法不依人;當治軍無能,而最高階級的各將軍「主管」和「主官」,卻集合向「統帥」致歉兼效忠,這是荒誕的互相卸責行為,突顯國家的高層領導階級只是「無能大帥」和「糊塗子弟兵」而已。「老問題」,必然指日可待! 防止「軍隊國家化」的倒退,先從去除「子弟兵」的認知和用語開始。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伊甸園」逸事》

圖片
「甲午年」今日,為陽光下鮮艷的石榴花烙影;「乙未年」本日清晨,有寒風細雨,我再植下多株石榴樹苗;盼來年萬綠叢中點點紅花,多生一些石榴果實。石榴樹,原產地在「中亞」的「裏海」地區;大致上,在今日的伊朗北部和和俄羅斯南部的「高加索」地區。石榴,樹根和樹皮可作為藥方;花色,用作染料;果實多子,若家中有種植,符合求子抱孫,子孫滿堂的傳統期望。

石榴果,榨出來的果汁,美味可口;在炎炎夏日,加入冰塊或冰沙;更是消暑又解渴。在古代,女人食用石榴果品,有養顏美色的調理功效;更能散發風韻姿色,招來男人的注目好述。近代的「植物營養學」研究,石榴果富含「雌激素」;彰顯女性生理特質的物質是「卵泡荷爾蒙」。植物中的果實,石榴果含有較多的「雌激素」;另外一種果實,就是「椰棗」。

石榴果的營養功效,甚至衍生出無從查證的,「地下版本」的「伊甸園」逸事:

傳說:"夏娃和亞當,在「伊甸園」裡,偷嚐禁果後,壞了上帝的規矩,闖下了大禍。上帝震怒,分別懲罰這對「違禁男女」;決定將他們逐出「伊甸園」去自力求生;卻又心存慈悲,給了一些食糧,在荒野中備用。

夏娃領到的是「椰棗」和「石榴」,以增加女性的特徵和日後懷孕生育的能力;而亞當因為偷吃「禁果」,還沒有吞下去,就被「白目的上帝」制止,而被「全都露」了。上帝認為,當初給了亞當的身體多了一點;而且,「禁果」,卡在亞當的喉嚨,上下不得,久了,就成了上帝多給的「喉結」;因此,就不再多給了。從此,那個部位被稱為「亞當的蘋果」。

臨行前,上帝告訴亞當"你不聽我的戒,卻輕易地聽夏娃的誘;現在,我只有夏娃可以再送給你了;你要自求多福;照顧好你的夏娃。"上帝的意思,似乎不僅將夏娃和亞當逐出「伊甸園」,還放棄他們了?!

夏娃和亞當,從此走上荒野冒險。上帝,總覺得,還少給了這對迷失的羔羊什麼?啊!...就是「害羞心」,尤其兩人裸體上路,夏娃的食糧又是「椰棗」和「石榴」;吃下去後,產生的誘惑太大了!為防萬一,若夏娃和亞當難以自禁,會「鬧出人命」的,也會壞了自己的創作;於是在「伊甸園」裡摘下兩片「無花果」的樹葉,分別包著「害羞心」,交給夏娃和亞當。上帝,還提醒他們,帶著上路吧!找個地方,去做你們想做的事。看來,「老人家」真地不管他們了?!

兩個人,不知上帝的心意;一路好走!無憂無慮。不久,太陽下山了,氣溫下降,肚子又餓,夏娃就先吃了「椰棗」,又將「石榴」分給亞當充饑。身體,…,123456…,@#…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教父與女孩》

圖片
2015年4月2日,現任「德國聯邦總理」,聲譽如日中天,有「歐盟鐵娘子」美名的梅克爾,以具名文章,代表德國向被尊崇為「俾斯麥第二」的前「德國聯邦總理」柯爾表達祝賀感謝;歡慶他八十五歲的生日。頌文中,她讚譽柯爾,任內貢獻良多,重建國際信任,締造統一的新德國,才有當今受世人尊重和讚譽的歐洲強權地位。

1990年,我還在德國求學,見證了德國統一,和這兩位被形容為「教父與女孩」的「政治緣起」。如父女,亦如師生;柯爾,所建立的豐功偉業的政治遺產;似乎,就將在如此的世代傳承中,得以延續。梅克爾,當年這位「柯爾的女孩」,受到教父的疼惜和期待;是一顆來自東方夜空的明星;也許,一如柯爾有歷史機遇,讓德國,以致歐洲,呈現「貝多芬」的「第九交響曲」所揭示的美好世界風景。

25年過去了;大家都老了!世道,多歧異和起伏;柯爾,也曾被尊崇為「基督教民主聯盟」(CDU)的「榮譽黨主席」;不幸,在1999年,陷入「政治獻金」,說不清楚,又講不明白的爭議案中;讓他所屬政黨的清廉蒙上了陰影。

柯爾,對金主有情有義,拒絕陳述獻金的來源。如此,急壞了黨內的後輩同志;壓力湧向柯爾。在黨內外交互攻防,形勢愈來愈不利柯爾之際,時任「黨秘書長」的梅克爾,選擇「政治緣滅」。在重要的「法蘭克福匯報」(FAZ)上,梅克爾撰文表示:"「榮譽黨主席」,對於黨有忠誠的義務,「基督教民主聯盟」,必須學習,沒有柯爾,也能前進;這樣的進程,不會不受傷"。

柯爾,當然受傷了;迫於壓力而辭退了「榮譽黨主席」。幾年後,在專訪回憶中,柯爾,顯然還在意當時已出任基督教民主聯盟」「黨主席」的梅克爾,在他困窘時,對他的切割和背棄。

這段故事,讓我有似曾相識的歷史場景想像:如同「羅馬帝國」的「凱撒皇帝」遇刺時,看著那群刺客;驚訝地問到:"我的孩子,布魯圖斯(Brutus),你也加入他們了?"。歷史地位,屬於誰?布魯圖斯的名言是:"我愛凱撒!我更愛羅馬!"。當下德國的強權地位,讓梅克爾也有自己的歷史地位了;也不再是「柯爾的女孩」了。此時,她應該不需要在具名文中神來一筆說:"我愛柯爾!我更愛德國"。

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