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4月24日 星期五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老賊天堂」記事》

「甲午年」已過,我「天龍聖國」經慘烈內戰,皇上敗退「地堡」,等待發落,卻困獸猶鬥;「聖國」雖號「天龍」,卻已「群龍」無首,呈現國之將亡敗象。

不僅,受困地堡內之「龍皇」、御廚「阿雞師」、各路打探、跑腿之大小太監;府中奴才、營中「參軍」、走卒,殘兵敗將;甚至,坊間各行各業草民、奸商,渡盡劫波僥倖存,無不感嘆,流言可畏,世道太可怕。

鑑古知來,往者已矣!「秦失其鹿,天下共逐之!」;「天龍」皇上,荒政多年,如今已淪待廢之帝;天下,其誰可取而代之?多已矣!一波未平一波起,江山代有「老賊」出。「甲午年」內戰打掉一批老賊;惟「老賊」卻如湧潮而出,打死不退。怪矣!七老八十之「老翁」、「老嫗」在我「聖國」各地,呼天搶地冒出,當仁不讓,捨我其誰?!

惟令草民捧腹者,乃眾「老賊」不服老,卻裝萌扮少;「老翁」自稱哥,「老嫗」自稱姐;「老王」稱「小王」,「大柱」改「小柱」,「老鷹」裝「小鷹」。一時,「聖國」大域內眾多商號,亦推出「小熊維尼」玩偶,無情歲月頓時年輕不少。

反正,人生七十伊始,從心所欲;六十能耳順,五十知天命,世道不容中年,何況青年乎?!「老賊」之可惡,乃「老頭腦」配「老骨頭」,卻偏著「牛仔褲」、「迷女裙」;三不五時地拋頭露臉,帶著歲月滄桑之縐紋,比手畫腳、口沫橫飛地指點江山,該當如何…,又如何…,一帖「奪命膏藥」賣一生;著實,使望治心切,求新求變之草民,譙聲不絕。

奴才回報小道消息至「地堡」偏安之大內;「龍皇」與御廚「阿雞師」,看在心裡,相互取暖,憤憤難平。

「阿雞師」啓奏皇上寬心:"皇上與奴才,以往乃萬人迷,今往事不堪回首,實非吾等之咎,乃坊間流言霸凌,人言可畏,致不堪其擾,有志難伸!皇上明鑑,渠等,欲逐鹿天下者,乃泛泛之輩,歲月之賊,欲趁我「聖皇」之危,奪取大位,天將亡我「聖國」也:時不我予也!天命乎?嗚呼哀哉!蓋我「聖國」淪落「老賊天堂」,恐大限將至;況古有「聖人」之言:"聖人不死,大盜不止,…"。

皇上,…默然…甚久,點頭不已;「阿雞師」以為皇上正沉思何去何從?再偷窺一眼,皇上正「打盹」已矣。「阿雞師」頓覺,世道孤寂:"唉!不能再偷吃熟女已矣!…,皇上亦已老矣!與國皆老;唉!余…「阿雞師」已老,尚能嗚早?…"。

精選文章

法哲學筆記 - 《「黑熊 vs. 白旗」》

浮世多啓示,中國政府執行的「清零防控」突然封區或封城,人民苦矣!俄國政府的「捉兵出戰」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。稍前時候,台灣有「黑熊民兵」和「拒絕白旗」的保國抗敵宣導。這個世界,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,似乎和平已離去矣! 俺認為,和平是偽題,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。旁觀浮世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