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4月10日 星期五

法哲學筆記 -《彩色的幻想》

美國,一個移民國家;存在著因顏色、語言和宗教之不同,而有過種族壓迫和內戰的歷史。自從出現立國以來的第一位「黑人總統」之後;黑人,以及其他有色人種的人權,迄今已發生多起受到警察執法,而以暴力壓迫的事件。因此,法哲學可探討,法律,是誰的?執法,為誰?答案,可能是「公益」和「公序」。是嗎?有達到可欲的目標嗎?還是不治反亂?

黑人,成為某些有著無知的「白人至上」偏見和成見的警察,尤其是不甘心被黑人總統主政的白人警察,在執行檢查任務或治安事件時,多被預設為黑人必屬犯罪嫌疑者,而鎖定為洩憤的迫害目標。這是典型的以膚色的成見和偏見而實施的種族歧視。

美國,對外也經常以「世界警察」自居;預設有些不合己意的國家,恐有危害和損及美國的利益,而在世界各地行使「炮艦外交」,遂行國家意志。中東的伊拉克和伊朗、阿富汗,以及東亞的北韓,被列在美國的黑名單上。伊拉克和阿富汗,已被美國出手惡整過,迄今,內亂仍不斷,人民活在爆炸的恐懼中。美國在內政和外交上的「警察」心態,似乎如出一轍。

「警察」,這一個名詞,若僅限於維護治安,保護弱者,應該是普受好人敬重的,惡人躲避的。但是,「警察」,成為一個政治名詞和國際「霸權」的符號,有了「成見護法」的意義之後,不論好人或壞人,恐怕避之唯恐不及了。近代史上,惡名昭彰的警察形象,是「納粹德國」,被稱為「蓋世太保」的「秘密國家警察」(Gestapo);暗中偵查,鎖定目標,突然掩至,一網打盡「黨國敵人」。

美國的「白人警察」或「納粹德國」的「秘密國家警察」,都是國家賦與執法的權力,卻鎖定特定族群,視為國家的內部敵人;這是典型的「國家暴力」,必然使國家所揭示的公平正義成為空洞的口號。

「國家哲學」所批判的「犯罪國家」,正是如此。執法的偏見和成見心態,經由濫用公權力,而「合法化」和「正當化」國家暴力。人民對公權力的不信任和社會的不安定,自此開始。掌握國家權力的各級公職,應該謹慎執法;對於上級不法又不義的任務,要勇於抗拒,服從公義良知,以免淪為「不義國家」的共犯。

國家,作為「公法人」主體,應該是包容和整合不同背景的人民;政府,作為人民意志的執行者和國家的管理者,更要禁制國政淪為被特定的族群和宗教所挾持。俄羅斯和中國,也都是「多民族國家」;內部的不同宗教和不同民族之間的緊張、對立、衝突和分離主義興起,尤其「伊斯蘭」的「聖戰」(Jihad)浪濤,成為國家安全的挑戰。

若追溯俄羅斯和中國的民族和宗教政策的源流,有共同的現象,就是少數民族和弱勢民族,對於來自強勢的民族「壓迫」和自身信仰的宗教,受到「改宗」(Proselytism) 冒犯的焦慮,以及政治上強推「同化」,意圖稀釋本土民族的文化和歷史;以及對天然資源的掠奪、掏空資金和經濟、社會階級上的剝削。

俄羅斯的「斯拉夫化」和「東正教」的強勢發展,都是政府在推動。中國的「漢化」政策,自古即有「夷狄入中國,則中國之」,以及「非我族類,其心必異」的「大漢正統論」的傲慢。因此,遠人不服,追求獨立和反抗,乃是必然的。

「民族熔爐」的美國,立國以來的「聯邦制度」,相對於「多民族國家」的俄羅斯和中國,是較穩定的國家權力結構。但是,源於歐洲白種人擴張的「帝國主義」和「白人至上」的優越感,壓迫有色人種,奴役黑人和推行「種族隔離」政策,至今,仍是有些白種人優越感的殘餘,成為歧視的惡政,和執法的警察對有色人種的成見和偏見;即使作為公平正義最後防線的司法系統也存在種族歧視。

世界文明的進程,應該是往「尊重異己,多元共存」的彩色方向發展。然而,人的心中,對於異民族和異文化,若存有「差別心」,則將缺乏「同理心」,恃強凌弱反而成了強權者的信仰。自由、平等和博愛,可能只是一抹高掛遙遠天邊的彩虹。

精選文章

法哲學筆記 - 《「黑熊 vs. 白旗」》

浮世多啓示,中國政府執行的「清零防控」突然封區或封城,人民苦矣!俄國政府的「捉兵出戰」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。稍前時候,台灣有「黑熊民兵」和「拒絕白旗」的保國抗敵宣導。這個世界,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,似乎和平已離去矣! 俺認為,和平是偽題,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。旁觀浮世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