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4月22日 星期三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古老久遠》


夜裡的「穀雨」,在清晨停了;春生的「銀杏」青葉上,留著晶瑩的水珠;「牛樟」、「紅檜」、「扁柏」、「肖楠」,這些被奉為台灣的「桂冠神木」,也長出嫩葉了;老少樹葉的對比,呈現了世代的傳承。

原來如此!應該長在雲深不知處的「神木」樹種,在我的雜樹林中,只能算是嬰兒期的小樹苗而已,卻也讓我不必遠行進入深山,就可以見識「時空巨怪」。在想像中,「桂冠神木」應該都是碩大高聳的,或老態龍鍾的;長在靜寂的深山裡,守護著大地。

多年前,我在自家的雜樹林中植下幾株「桂冠神木」的小樹苗,為了可以就近觸摸「時空沉澱」的喜悅。「古老」的樹種,即使,還僅是幼苗,對我也有特殊的意義;那是為了營造近在眼前的「古老久遠」的時空情境,這個此生只能以內心去感受的「時空停格」。

詩人「泰戈爾」,在《飛鳥集》中的詩句:"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.";那是對生命起落皆美的頌讚。在大自然中,有些植物的花與葉,在綻開與飄落之間,走過短促淒美的歷程;有些植物,是古老物種孑遺的「活化石」,帶著物種生存的命運滄桑;「銀杏」和「桂冠神木」都是帶著古老久遠的精神,而成為我當下的植物夥伴。

人,為何追憶往日情懷?對自己此生曾經有過牽絆的人與事,在走過愈來愈久的歲月後;有時候,會浮現「珍惜思念」和「命運與共」的思緒,而當下卻已人事俱往了。嚮往新奇與緬懷古典的心情,在我的園藝生活經驗中,也存在於人與植物的關係中。

人生來到鬢髮銀白,反而更偏好欣賞生命在古老久遠時代的「時空停格」;那是一種我對「天荒地老」的「古典」想像,似河岸岩石上的青苔,是逝水歲月的「沉澱」!







精選文章

法哲學筆記 - 《「黑熊 vs. 白旗」》

浮世多啓示,中國政府執行的「清零防控」突然封區或封城,人民苦矣!俄國政府的「捉兵出戰」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。稍前時候,台灣有「黑熊民兵」和「拒絕白旗」的保國抗敵宣導。這個世界,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,似乎和平已離去矣! 俺認為,和平是偽題,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。旁觀浮世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