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4月27日 星期一

法哲學筆記 -《望治成奴》







「秩序」,是一種抽象的觀念;卻好像是一種治理的正確價值?「秩序」是混亂的「反義詞」;「人心望治」,就已經預設當下的情境狀況是混亂的、不可取的。人民對客觀現象的「二分法」,非此即彼的觀念,很容易給予「野心者」有機可乘。

人民,都「望治心切」嗎?不,「有心者」,那些嚮往、迷戀保守專制,有獨裁傾向的「投機者」,認為「形勢大亂,機會大好」;所提出治理的寶典,就是「統統捉起來!」;如此,人民就"外戶而不閉"。

「秩序」,沒有真實的答案;眾人見解各不相同!小從個人起居不順,身體違和,都可以視為混亂;若一人獨得彩券大獎,則可以高呼:"天佑我也!諸事有序!"。人生順遂,已有了既得利益,當然希望保持「秩序」,反對「混亂」。統治階級,恐懼人民造反,千方百計地也要維持統治秩序。

時代的進化,迫使許多
統的「秩序」受到挑戰;網路上的訊息多而且「混亂」,是時代的本質;有的「使用者」無所適從,自認受到傷害或利益受損,而要求政府出來「管一管」,以建立「秩序」。「望治心切」,將從生活的「真實世界」,「進軍」到網路的「虛擬世界」;這不是好的發展;如同「中世紀」的「宗教警察」,出來「管一管」人民的思想,限制生活的作息和上網的時間。

造謠和譭謗、中傷,是人性之惡,也不是在網路發明之後才出現的;人類自從有了口舌話語和文字的能力,就已經是人的言行舉止的一部份了。都市的交通太亂,也不是在現代才有的問題;跑馬時代,就有「馬路如虎口」,「行走如牛步」的現象了。

現代的市民,行車塞車;想停車,而一位難求;政府也想增加收入;於是「他們」「望治心切」,希望政府「管一管」行車和停車困難的問題,於是想充分利用「刑警」偵辦治安專用的監視器,分享監視資訊給「交警」,以取締違規停車和增加政府的罰款收入。這些議題,與那些想要出門安步當車,又想要自由行又呼吸清淨空氣的人民,有何干?卻可能不小心讓外遇「全都錄」,也「全都露」了;這些人民的「性福」,也被國家和政府「管一管」了;難道,日後不會被威脅。

人民可有警惕?國家是罪惡的;政府是無能的!統治是奴役的!除非人民深自警惕和覺悟:「民主政治」,就是將權力委託給一群內賊,劫貧濟富;「專制政治」,就是自決的權力,被土匪搶走,對外侵略。人民,被偷去的和被掠奪的,是作為人的權利和尊嚴。

擴大政府「管一管」的權力和增加警察監視人民的「專政」武器,都將減損人民的自由和福祉;也將使「法治國家」變質為充斥「體制暴力」的「警察國家」和「獨裁國家」。人民,真地有認真而嚴肅地思考過後果嗎?真地,想被國家和政府多「管一管」嗎?政府的能力和效率,絕對不在於增加權力和「管一管」的工具,而是促進人民的自由和幸福;讓自由去對抗壓迫,讓幸福去化解歧視。帝力,於我何有哉?!

在自由和民主的國家,享有作為「自由人」的權利和尊嚴,是可貴的和不可取代的價值;自由,可以讓人民有更多的創意,自己去找出比政府「管一管」更好的解決方案。別忘了!政府的權力愈多,就愈無能,也更腐敗;人民也愈不幸福。

當國家的權力者和政府的重要首長、官員,遇到現實的治理問題,就想前往專制和獨裁的國家取經,學習「管一管」的「專政」技能,而人民也沒有警覺,反而習以為常,還祝
他們一路好走,甚至引頸期盼取經有成。蒙昧的人民很容易被蒙混;也很依戀當奴隸;似乎,本地奴隸所計較的,只是在意別地方的奴隸主人,有比較高明的「管一管」的手段。

精選文章

法哲學筆記 - 《「黑熊 vs. 白旗」》

浮世多啓示,中國政府執行的「清零防控」突然封區或封城,人民苦矣!俄國政府的「捉兵出戰」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。稍前時候,台灣有「黑熊民兵」和「拒絕白旗」的保國抗敵宣導。這個世界,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,似乎和平已離去矣! 俺認為,和平是偽題,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。旁觀浮世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