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4月20日 星期一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幸福龍王」記事》

「天朝中國」皇上,近來龍心大悅;四方夷人、藩邦,爭先來朝貢,共襄盛舉,圓了皇上一統亞歐「一帶一路」的「中國夢」。師夷之長,以夷制夷,向夷籌資,以貸夷需,買空賣空,金融空手道高手也!

咦?一衣帶水;隔海長嘆,我「天龍聖國」皇上,猶困在「地堡」耶?奢望鴻圖大展,歷史留大位。同為皇上,蓋此皇上,非彼皇上也!

「天朝中國」皇上,登基後厲行專制,行整黨、廉政、肅軍之鐵腕,一時,境內政敵鳥獸散去;集權定於一尊,豈不快哉!閒來無事,乃向外惹事爭強,行騙江湖,意在稱霸天下;威風已矣!

周邊有爽事,傳至「天龍聖國」大內「地堡」之落衰皇上龍耳,恨不能脫困,以追隨「天朝中國」父皇於騙途,分享風光;乃私命大內管帳奴才「張公公」,擠壓內戰所餘不多之軍費,讓跑腿幫辦蕭公公,於「天朝中國」面聖父皇時,呈奏入股之意願,以壯聲色。

奈何,這廂多情又多嘴,奴才「張公公」洩露我聖國之機密已矣:"一時籌款不易,適逢清明祭我「聖國先皇」,剩庫存金紙若干,面值估算貳拾有貳億圓,撙節其他「鳥事」,尚可供勻支。惟既然入股「天朝中國」之美夢,即應有「肉包子打狗,有去無回」之決志;「金紙」祭祖,亦有空污之虞,視作壁紙防漏,可也!

奴才,奉命辦事,「經一事,也難長一智」。回報皇上:"奴才辦事,請皇上放心!"。皇上,終於可追隨「天朝中國」之「父皇」,入美夢矣,亦自感有夠幸福!乃傳在旁之奴才備來紙筆,欲下「聖旨」,以佈告天下:"奉天承命,朕登基以來,時運不濟而落衰,為奴才所害、劣民頑冥不知好歹;實乃,我天龍聖國更幸福矣!頑民應知醒知恩!"。

正在構思以上「聖諭」之際,確如皇上所責,奴才真是辨事不力,又誤皇上矣!蓋,內戰後,一時,地堡之內有筆而缺紙;為應皇上急需,東翻西找,竟然在太監寢室之壁面,急扯下公公自賞自娛之正反兩面「裸女月曆」壹張,可堪將就。

皇上,莫可奈何,乃御筆落在在裸女相上,隨身形曲線,峰迴路轉,如鬼畫符咒,畫龍點睛:「幸福龍王」四字;附批:「誰悶誰解」。此等「鳥事」辦後;帳房奴才「張公公」惦惦地前來奏報:"啓奏皇上,「天朝中國」已退回我「聖國」入股之「金紙」,並責怪我皇上:"爾豈可以「金紙」來亂乎!騙子入股騙子,豈可鬼混過關?"。

聞密奏,皇上如消氣之蛙,怒責:"奴才彼時送金,多話又誤朕矣!「裸女月曆」,併「金紙」,焚之可也!嗚呼哀哉!于「焚爐」前,奴才「小公公」,萬般不捨,賞視再三,乃藏「裸女月曆」,私流出宮外,僅以「金紙」入焚,城外草民遙見皇城,乙未年「穀雨」將至,夕陽黃昏,一股黑煙,嬝嬝上升越宮闕。唉…!

精選文章

法哲學筆記 - 《「黑熊 vs. 白旗」》

浮世多啓示,中國政府執行的「清零防控」突然封區或封城,人民苦矣!俄國政府的「捉兵出戰」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。稍前時候,台灣有「黑熊民兵」和「拒絕白旗」的保國抗敵宣導。這個世界,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,似乎和平已離去矣! 俺認為,和平是偽題,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。旁觀浮世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