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4月7日 星期二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教父與女孩》

2015年4月2日,現任「德國聯邦總理」,聲譽如日中天,有「歐盟鐵娘子」美名的梅克爾,以具名文章,代表德國向被尊崇為「俾斯麥第二」的前「德國聯邦總理」柯爾表達祝賀感謝;歡慶他八十五歲的生日。頌文中,她讚譽柯爾,任內貢獻良多,重建國際信任,締造統一的新德國,才有當今受世人尊重和讚譽的歐洲強權地位。

1990年,我還在德國求學,見證了德國統一,和這兩位被形容為「教父與女孩」的「政治緣起」。如父女,亦如師生;柯爾,所建立的豐功偉業的政治遺產;似乎,就將在如此的世代傳承中,得以延續。梅克爾,當年這位「柯爾的女孩」,受到教父的疼惜和期待;是一顆來自東方夜空的明星;也許,一如柯爾有歷史機遇,讓德國,以致歐洲,呈現「貝多芬」的「第九交響曲」所揭示的美好世界風景。

25年過去了;大家都老了!世道,多歧異和起伏;柯爾,也曾被尊崇為「基督教民主聯盟」(CDU)的「榮譽黨主席」;不幸,在1999年,陷入「政治獻金」,說不清楚,又講不明白的爭議案中;讓他所屬政黨的清廉蒙上了陰影。

柯爾,對金主有情有義,拒絕陳述獻金的來源。如此,急壞了黨內的後輩同志;壓力湧向柯爾。在黨內外交互攻防,形勢愈來愈不利柯爾之際,時任「黨秘書長」的梅克爾,選擇「政治緣滅」。在重要的「法蘭克福匯報」(FAZ)上,梅克爾撰文表示:"「榮譽黨主席」,對於黨有忠誠的義務,「基督教民主聯盟」,必須學習,沒有柯爾,也能前進;這樣的進程,不會不受傷"。

柯爾,當然受傷了;迫於壓力而辭退了「榮譽黨主席」。幾年後,在專訪回憶中,柯爾,顯然還在意當時已出任基督教民主聯盟」「黨主席」的梅克爾,在他困窘時,對他的切割和背棄。

這段故事,讓我有似曾相識的歷史場景想像:如同「羅馬帝國」的「凱撒皇帝」遇刺時,看著那群刺客;驚訝地問到:"我的孩子,布魯圖斯(Brutus),你也加入他們了?"。歷史地位,屬於誰?布魯圖斯的名言是:"我愛凱撒!我更愛羅馬!"。當下德國的強權地位,讓梅克爾也有自己的歷史地位了;也不再是「柯爾的女孩」了。此時,她應該不需要在具名文中神來一筆說:"我愛柯爾!我更愛德國"。




精選文章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帝國之界」》

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,於帝國首都莫斯科,向全世界展示: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「強盜邏輯」: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,成為俄羅斯聯邦的「新邦」。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,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。後勢將如何發展?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「準會員」的身份,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