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5月1日 星期五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地動山搖」記事》






「乙未」年,暮春四月;初夏至;北國,正值春暖花開;我「天龍聖國」位在南地,卻遇百年旱象,滴水可貴。

惟在「甲午」年之慘烈內戰後,成者為王,敗者為冠;大勢堪稱好轉有望,此消彼長。朝廷破敗,等待改造。龍頭大帥敗逃,已無顏見父老矣。終日自唱小曲「東方不敗」,
或鄉曲民謠「俺最棒!俺作主!」。緬懷往昔。

嗚呼哀哉!在朝老奴才,只求混吃等死,未敢造次,否則,徒然招後生小奴才口誅筆伐,霸凌至生不如死。總之,氣氛詭異,風雨前之寧靜,大難來前之「小確幸」而已。

惟天下大局,「始於兵,終於禮」;世事,以和為貴;若不再兵戎相見,則凡事好說;該吵的、要鬧的,來者不拒,各自表演,各玩自個兒的鳥,好似一片四海昇平的盛世。

咦!奇怪耶!何以跨個年,天差地遠何其多?莫非,「甲午」年,「天龍」中邪
?實者,天下有識有所不知也。

天下事,不如意者,總有十之八、九,唯二、一者,佔盡天下便宜又如意;苟能除其二、一之惡,天命移轉,大勢「否極泰來」,乃必然也。正如,酷寒冰封乃極冷所致,待春暖化冰,大地生機再現,可期也。

若問,天下二、一之惡,其誰與乎?乃「狼狽為奸」之徒也!古有惡徒「周處」者,為惡多時,鄰里不恥;終能幡然悟己乃鄉梓大患之一,自除之!爾後,鄉梓乃重見光明「大確幸」。

天下事理,順民者昌,逆民者亡;二、一之為惡者,總以天下人誤其為惡,乃邪痞狼嚎之愚夫愚婦之輩,非玉石俱焚不止。

若再問,天下大勢,其真已底定乎?非盡然也!蓋我「天龍聖國」之「甲午內戰」,仍未畢除惡之功於一役,禍國殃民多年之「龍皇」,猶不認輸,鬥志餘勇可嘉也!仍挾其敗軍殘勇,困守「大內地堡」負隅頑抗,意圖反擊再起。惟力有未逮,非求外患,助其一臂之力,仍不為功。

惟當今天下大勢,風起雲湧;我「天龍聖國」西域之外患「天朝中國」,倖得「大國崛起」之歷史機遇,意圖經略海疆久矣,以成其海陸強權之帝國美夢,故謀我「聖國」戰略要樞之野心日亟。

霸王之心不死,勳輒以若不從其意,則以地動山搖脅迫鄰國。狼狽之合,為走投無路,「敗軍之帥」「龍皇」所寄之;苟能裡應外合,內賊外鬼苟合,各取所需,自甘為傀儡,自號「小龍皇」,亦無妨也。

適逢暮春四月,大地甦醒,海內外頻傳地震;天下人心又陷惶恐,天龍怕地牛。困陷地堡之「龍皇」,終日昏沈又發悶,打「天九牌」以自娛;亦苦思,如何向「天朝中國」之「父皇」表態交心,以討其歡心,恩賜臨幸。

此際,大內,跑腿走卒之大、小太監,亦閒極無聊,逗一票老少宮女嬉哈,拚哈酒、猜拳,若其負者,則褪衣一件,以裸裎表態之「成人遊戲」。

嬉鬧之聲不絕於耳,堪稱不知,國之將亡,猶在「地堡」內狎玩「皇家轟趴」之「野台戲」。僅隔數牆之遠,「龍皇」亦可聽之;耳際,三不五時地傳來數名宮女強要一「負拳」多次之稚嫩「小太監」,盡褪最後衣褲之吆喊聲:"表態呀!快褪啊!再褪啊!表態啊!吾等姐姐們等汝,褪啊!"。

「龍皇」,不禁喧鬧,蓋兵不可放閒,奴不可長悶;狎玩,乃江山改朝在即;等待被囚;不玩白不玩,何日君再來?一時,「龍皇」之玩興再起,礙於朝綱君倫,不敢趨前;卻欲知詳情,乃豎耳聽其下聞,…。

心裡有底矣!「再褪」?「再退」;脫褲投降!順敵之志,乃求生之「不二法門」也!人生,難得大悟;無恥至極又如何?

此地,似不可再戀;投敵改運,Good Idea!

三十六計,先退,後走為上策。

此地非久留之地,天下之大,自有留朕之處;況「天朝中國」,乃天下中心之國也;自古,作奸之徒,敗亡流寇,爭相跨海而去之好歸宿。

有意思者,又聽,傳來「小太監」羞赧之回聲:"「好姐姐們」!…莫再苦苦相逼矣!再褪下?概無可觀之處矣!凡「好姐姐們」所見,皆已不是矣!"。

姐姐們,又驚呼:"姐姐們,就是要看好戲耶!奴家的好「小弟弟」啊!…"。

唉!一群末路窮寇,沒大沒小之奴才本性,至極已矣!我「天龍聖國」以儒教立國,今宮中大內,已敗困「地堡」,不知出路,卻不思振作;而「龍皇」率眾小人窮斯濫矣!大勢已去矣!

說時遲,那時快!就在「小太監」捨志「表態」當下;褲子已褪下一半;「地牛翻身」矣!「龍皇」驚跳,赤足狂奔,"媽媽…咪啊!「天九牌」散落一地。眾大小太監、老少宮女,呼天搶地,驚聲尖叫。

天地不仁,地動山搖!

唯大內「第一勇」,「御廚」「阿雞師」,力圖鎮靜,不動如山,處變不驚,依然壯敬自強。蓋走私熟女入「大內地堡」之「禁宮」偷歡,多次矣,猶倖未事跡敗露,堪稱近期之得意傑作。

「地牛翻身」,既是天意,除非自投羅網,恐再為大內眾奴才太監、宮女嘲笑,偷吃卻不知藏私,任其「天下為公」,路人皆知;否則,豈敢拉著「老相好」之熟女「小可愛」裸奔出逃?

精選文章

法哲學筆記 - 《「黑熊 vs. 白旗」》

浮世多啓示,中國政府執行的「清零防控」突然封區或封城,人民苦矣!俄國政府的「捉兵出戰」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。稍前時候,台灣有「黑熊民兵」和「拒絕白旗」的保國抗敵宣導。這個世界,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,似乎和平已離去矣! 俺認為,和平是偽題,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。旁觀浮世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