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5月14日 星期四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末代王朝「搶救乳嬰」記事》





男人成不了大事,總是有勞女人出場,不是「收拾爛攤」,就是當「花瓶陪襯」,晒恩愛。世事紛雜,有女人出場,總是好說;只是,不說還好,說了,更不堪;當然是男人難堪。

話說,我「天龍聖國」之「甲午內戰」停戰後,「龍皇」敗困「地堡」,每日不忘健身、量身;外界卻不得而知。

以往極寵愛「龍皇」的「大內後宮奶媽」,也不知皇上近況;只是小道消息不斷,「逆賊」正在清算「皇上」過往所造的業障;包括追殺政敵、迫害異己、奸商包養、勾結國外敵對勢力、放狗咬人、找人替死、入人於罪、濫行政爭、掏空國庫、炒作物價、不負責任、發動內戰;還有收受奸商獻金,扮演門神…斑剝無智,…好辯爭勝…「好人標貼」落榜,等待逮捕到案,…發監苦刑…不勝列舉。嚇壞「龍皇」,急死一掛「後宮奶媽」,危及歷史地位。

成王敗寇,歷史只歸於勝者;本來,爭權奪利非善類,冤冤相報,習以為常;過去以「小人」、「俗辣」之道待人,當下回收自己享用,天道報應,剛好而已,豈有何怪?只是,天下草民,有生之年,逢時不運,卻有幸見及惡行果報;目瞪口呆;堪稱啓示後代,歹路不可行。

若非,「乙未」年「阿母節」當日,「龍皇」之失態,咆哮於「地堡」門口,高呼「政治迫害」、「放馬過來」等不堪之落魄;其實,天下草民猶不知,「皇上」之心慌如此,淒慘堪危。

「後宮奶媽團」聽聞坊間耳語,不禁同情「龍皇」之遭遇,乃私下密會,企圖以「老身」出場,搶救困於地堡之「龍皇」;遂集思廣益,散佈「汝所不知之皇上…!」空飄傳單,細數「龍皇」之豐功偉業、好人事績;當今,「山寨逆賊」拒發「好人標貼」,若非「政治迫害」,何謂「政治迫害」?

草民收單,丈二猩猩;…,蓋前不久,曾有「天朝中國」欽差之「統戰大媽」壓境,嗆聲天下草民不「懂」事,惟不知所云?

今朝,咦…「龍皇」將復起耶!??「天龍再出」,一時,人心振奮不已,高呼「王師」來矣!逆賊好膽,竟敢「無照革命」,叛我「天龍聖國」,欺我「龍皇陛下」,…於無辜,誠「小人」、「俗辣」也。

愈往下唸,但見文末署名「天龍聖國後宮奶媽團 啓」。媽媽咪…啊!其屬何國之「黑色機關」?莫非,「保皇徒眾」籌組之「地下組織」,轄下之「反革命游擊隊」?惟天下草民,自食其力,久矣!其誰,曾與「龍皇」爭哺乳乎?又是一掛搞不清今夕何夕之「媽媽桑」。況且,「無照革命」既屬叛逆;「無照反革命」,亦然。草民,茶餘飯後捧腹大笑,可助消化也!

精選文章

法哲學筆記 - 《「黑熊 vs. 白旗」》

浮世多啓示,中國政府執行的「清零防控」突然封區或封城,人民苦矣!俄國政府的「捉兵出戰」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。稍前時候,台灣有「黑熊民兵」和「拒絕白旗」的保國抗敵宣導。這個世界,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,似乎和平已離去矣! 俺認為,和平是偽題,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。旁觀浮世...

返回